设置

关灯

穿越女尊之纯倾天下第12部分阅读

    轩会抱她,当她感觉那孩子似撒娇一般紧挨着她的脖子时,她不禁莞尔,双手抬起环住他的腰,小手还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背,就像母亲安慰自己的孩子一般。

    可是,情况似乎不对……水纯然的身形蓦然一僵,因为她刚刚似乎感觉到黄晓轩在,在吻她的脖子!

    其实说吻还是不恰当的,因为那孩子显然是在用舌头舔……

    用舌头舔?天,天哪!他在干什么?水纯然蓦地推开他,水眸中满是不解加气恼。

    “晓轩,你刚刚……”不是故意的吧?

    “君姐姐,我,我……”黄晓轩低着头,双手不住地绞着,声音小得一塌糊涂。

    她的身上好香,让他情不自禁地就做出了那样的举动,可是他不后悔,他很想,很想再试一次,而这次他要……

    “晓轩,我看你是真的病了,来,乖,好好躺着,我让小泰找御医去。”水纯然轻叹一口气,他还只是个孩子,她怎么可以怀疑他刚刚是想对她图谋不轨呢?再说了,这里可是女尊的世界,要不轨也轮不到那孩子不是?

    水纯然说着就安置黄晓轩躺下,而她自己则打算替他拉好被子。然,她拉被子的动作还未开始,她就感觉自己被那孩子给拉了一把,然后,她就压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她的唇就那么一贴即准地贴在了那孩子的唇上。

    水纯然一时惊愣住,就这么睁着水眸望着黄晓轩的那张清秀而又不失帅气的脸。他的睫毛也很长,再加之眼睛又大,所以他看起来超像卡通片里的美少年。

    水纯然不晓得自己是不是脑子坏掉了,面临此种危机时刻,她还能想些有的没的。

    她真的好香哦,黄晓轩感觉自己的鼻息间全是水纯然呼出的芬芳,他顿觉喉咙一紧,然后他下意识地就伸出舌头去舔……

    又是舔!水纯然黛眉一阵乱抽,她可以当他之前的舔是个意外,那么现在呢?就算她再怎么自欺欺人地骗自己说“这也是个意外”也说不过去了!

    “晓轩,你……”水纯然支起身体有些懊恼地开口道。

    “我,我……君姐姐,你喜欢我吗?”黄晓轩眨巴着大眼,脸上的红一直都未褪过。

    “当然喜欢,我很早以前就说过了不是吗?”水纯然没好气地说道。

    “那君姐姐为什么不让晓轩侍寝?”黄晓轩幽怨地问道。

    水纯然登时唇角抽搐,原来这孩子今日之所以行为怪异,就是因为想侍寝?

    “没错,我要侍寝!”黄晓轩似是明了了水纯然在想什么似的,坚定地说道。

    “咳,咳,咳……”水纯然登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一个翻身,平躺在黄晓轩的身侧。

    不会吧?虽说她水纯然明白处于青春发育期的少年有某种东西在萌动,而且极其想要发泄一下。但这里是女尊的世界呀,这里的男人不是像现代的女人一样吗?想她在青春期的时候就啥也没有萌动过,她很平静地就长到了24岁不是?

    “君姐姐,晓轩想要侍寝,可以吗?”黄晓轩不死心地侧过身体盯着水纯然瞧。

    “晓轩!”水纯然唤道。

    “嗯?”

    “你,也有需要吗?”水纯然害怕自己会教坏人家未成年孩子,所以有些心虚。

    “有!”黄晓轩以抢答的速度坚定地答道。

    “呃……是吗?呵呵……”水纯然讪讪地笑道,现在她无语了,人家孩子都有需要了,她还能说啥?她是不是要跟他谈一谈青春期的基本常识以及青春期少年需要注意的诸多事项?

    “君姐姐,今晚就让我侍寝,可以吗?”黄晓轩的声音很急切,他那大大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一抹本不该他有的愁云。

    “晓轩知道‘侍寝’是干什么吗?”水纯然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深深后悔了,因为……

    “当然知道,因为我又温习了这本书。”黄晓轩说着便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本《春宫图》。

    “咔嗒”一声清脆,水纯然的下巴掉了。

    天,天哪!他居然说又温习了一遍?还藏在枕头下面,难道是想说做到不懂的地方时再随手抽出来观摩一番?

    看着《春宫图》上那些个男女以各种姿势纠缠在一起的画面,水纯然并无多大感触,她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已,毕竟这些跟现代的“真人秀”来说还是太小儿科了。

    (注解:在现代,水纯然曾有幸一睹妖精打架的镜头,当时吓到不行,整整三天都在做噩梦。之后就如同产生了抗体一般,她对此种场面居然完全免疫了,而且达到了即便是真人在她面前大秀特秀,她也能面不改色的程度!)

    “君姐姐,我们,开始吧!”黄晓轩说着便开始动手解开自己的衣衫。

    当水纯然瞥见黄晓轩那光裸的上身时,她的脑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这孩子身材不错,很有发展的空间。

    呃,貌似她现在不该想这个,因为黄晓轩将自己剥得只剩下一条裤衩时,便已羞答答地不敢看她了。

    此刻的他,娇羞中又透着少年的稚嫩跟纯真。他那闪烁的眼神,半开的嘴唇,以及时不时护胸的动作,居然让水纯然觉得他很妩媚,天,还让不让她活了?

    突然,水纯然瞥到了黄晓轩胸前一点红砂,她很好奇,便探手摸了上去,而黄晓轩也很不意外地发出了一声颤栗的抽气声。

    “这是什么东西?”水纯然此刻压根儿就没管那孩子是如何想法,兀自好奇地摩挲着那点红砂。

    “那是,那是我的守宫砂,是男子清白的象征。”黄晓轩暗暗抽气,因为水纯然的抚摸让他有种难耐又快乐的感觉,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

    啊,原来是守宫砂!

    水纯然更加觉得好奇了,于是她便贴近黄晓轩,打算做进一步的研究。

    当水纯然的身体靠近时,黄晓轩体内的某种东西正蠢蠢欲动地准备抬头了……

    [卷二:女皇上任:第041章吻到为止]

    玉手轻轻按下去,再蓦然收回,然后再按下去,接着再收回,如此重复了数次之后,水纯然双手支着下巴,黛眉细锁,还是不明白那名为“守宫砂”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弄上去的。

    难道是用火烧的?水纯然的脑子里蹦出一念头,而她的小手又忍不住捏了上去。

    嗯,肉肉的,软软的,摸起来弹性十足!水纯然一边想着一边继续揉捏那东西。

    耶?貌似有点不对劲呀?她刚刚看到的守宫砂明明是印在皮肤上的,怎么现在变成凸起物了?

    水纯然下意识地向自己的那只手瞧过去,一瞧之下,她登时羞煞一张娇颜,而她的那只玉手也在瞬间沦为了“罪恶之手”。

    “君姐姐,我,我好热,好难受……”黄晓轩小声喃喃道,然,因为他太过小声了,而音调又有点高,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像在暧昧地呻吟。

    “抱歉哈,那个,我没注意,就碰上去了……”水纯然赧然地道歉,因为她刚刚又捏又揉的地方是人家孩子的那啥……呵呵……失误啊!

    “君姐姐不用道歉,晓轩很喜欢……”黄晓轩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脸颊红得恰似充血一般。

    喜,喜欢?不,不会吧?

    水纯然登时唇角抽搐,光洁的额头上也瞬间密布黑线。此刻的她再也不对那个该死的守宫砂感兴趣了,因为她好像把人家孩子的“火”给挑惹起来了!

    “晓轩,你很热对吧?”水纯然讪讪地问道。

    “嗯,很热很热,不晓得为什么?”黄晓轩眨巴着大眼诚实地说道。

    “呃,你等着,我去打水给你降热!”水纯然说完便溜出了卧房,害黄晓轩想拒绝的话愣是没来得及说出口。

    水纯然来到院中,不顾侍从小泰惊诧的目光,兀自用黄铜盆取了水,然后又匆匆端进卧房内。

    躺在床上的黄晓轩见水纯然重新回来后方才松了一口气,他好担心他的君姐姐会一去不回头呢!

    “君姐姐,你……”黄晓轩还未来得及将话说完,就见水纯然将一条浸湿了的帕子搁在了他的额头上,顿时,一股凉丝丝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四肢百骸,而他那刚刚异常燥热的感觉也稍稍减轻。

    “怎么样,舒服了吧?”水纯然伸出玉手探上黄晓轩的脸颊,这一刻,在黄晓轩看来,她那刚刚接触过冷水的凉手真真比那湿帕子要来得有功效呢!

    黄晓轩伸手握住水纯然的玉手,唇边绽开一抹天真的笑。

    到底是孩子呢!水纯然再次感慨,也同样回他一记温柔的笑。

    “君姐姐,你真好看!”黄晓轩探手抚上水纯然的脸,兀自摩挲着,眼神痴痴而深情。

    “哦,是吗?有晓轩漂亮吗?”水纯然只当他是小孩子心性,也便没有阻止他,任由他温热的大手轻触她的脸颊。

    “嗯,比晓轩要漂亮百倍、千倍……”黄晓轩的手渐转渐移,而他转移的目的地便是他眼中的那张粉嫩红唇。

    好柔,好软,好美……

    黄晓轩一边抚摸,一边暗自赞叹,而他全身那刚刚有所静止的血液,现下又开始闹腾起来了。

    黄晓轩强忍着体内瞬间如电击般得酥麻颤栗感,手却不愿离开水纯然的唇……

    “怎么,傻了?”水纯然调皮地在黄晓轩的手指上亲了一记,而后拉下他的手说道,“好了,玩够了就睡觉!我明日还要早朝呢!”

    水纯然说着便兀自爬上床,快速躺在黄晓轩的身边,眼睛也在瞬间闭上了。

    须臾,水纯然突然就感觉到脸上痒痒的,她蓦地一睁眼,而在她眼前呈现的便是黄晓轩欺近她的一张圆脸。

    “你干吗?快睡觉去!”水纯然无奈地推开黄晓轩的脸,并下意识地拍了拍。

    “君姐姐……”黄晓轩红着脸唤道。

    “嗯?”水纯然再次闭眼,打算入睡。

    “我们今晚不做那图上的动作了么?”好失望哦!

    “……嗯!”水纯然的黛眉忍不住抽了抽,不过她并未睁眼看他,因为她就算不看,也知道那孩子此刻的面部表情是什么。

    “那我们什么时候做?”要等很久么?

    “以后再说吧!乖,先睡觉!”水纯然无奈地再次睁开眼睛。

    “那,我可以吻你一下吗?”黄晓轩的眼神中满是期待。

    “……”水纯然盯着黄晓轩看了一会儿,待发觉他那如宠物一般楚楚可怜的眼神时,只好妥协道,“好吧,不过吻了之后就要好好睡觉知道吗?”

    “嗯!”黄晓轩的眼睛登时晶亮不已,嘟着嘴唇便要亲下去。

    然,由于他当时的心情过于兴奋,过于紧张了,所以,他一亲未着,亲脸颊上去了;二亲还未着,亲鼻子上去了;三亲……呃,水纯然忍不住笑出声来,所以他的三亲依然未遂!

    黄晓轩心里那个憋闷啊,于是他很沮丧地翻身向里兀自生着闷气,而他生气的对象还是他自己本人。

    “晓轩?”水纯然从床上坐起身,拍了拍黄晓轩的肩头唤道。

    “嗯?……”黄晓轩不明所以,也傻愣愣地坐起了身。

    “闭上眼睛!”水纯然微笑着说道,唉,就是见不得那孩子伤心失望的模样呀!

    “……哦……”黄晓轩依言听话地闭上了双眼。

    水纯然双手搭上黄晓轩的肩膀,倾身上前,然后吻上他的唇……

    黄晓轩蓦地睁大双眸,并在下一秒瞧见了水纯然那浓密的眼睫正轻微地扇动着,似美丽的蝴蝶一般让人心动不已。

    水纯然在现代并未接过吻,而她的初吻貌似也是被黄晓轩给吻去的。她现在之所以能吻得有模有样,完全归功于她在现代看的肥皂剧以及自己的领悟能力。

    第一步,唇唇相贴,轻触三秒;第二步,探舌轻舔对方的唇瓣,意在刺激对方的感觉神经;第三步,待对方的唇齿张开之际,将舌溜进对方的口腔,然后与对方的舌头进行致命纠缠……

    汗哪,这便是海淑雅曾经对她说过的接吻必备之三部曲!而她也照做了,只是眼下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在意料之中啊!

    水纯然蓦地感觉到黄晓轩圈臂将她紧紧搂抱住,而她想要撤身时,却被他纠缠得脱不开舌头了!

    黄晓轩的体温在瞬间飙高,滚烫的胸膛紧紧贴着水纯然的身体,而水纯然也察觉到他身上的某样东西正在渐渐变化中。

    天,她该怎么办?

    水纯然趁着俩人急促呼吸的当口,大力推开黄晓轩,娇颜上漫过两朵红云。

    “我们吻到为止吧!乖,睡觉!”水纯然不自在地说道。

    “君姐姐,我,我……”好难受!姐姐呀,我这次是真的难受了!

    “乖,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水纯然轻轻拍了拍黄晓轩的肩膀,然后又唱起了幽幽的摇篮曲。

    黄晓轩此刻只感觉自己想要发泄一下,至于如何发泄,他也不是很清楚。虽然他懂得男女之间所做的那种事是羞人之事,但个中详情他还是懵懵懂懂的。

    就这样,俩人一觉睡到天亮。天亮之后,水纯然照例去上早朝了,而黄晓轩此刻又开始后悔了,因为他又没有侍寝成功呢!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想起来就开心,就是他的君姐姐吻了他,就像她在他十二岁那年吻的方式一样。但那时候觉得恶心的他,在昨晚却觉得水纯然的那记吻带给他的感觉很美好,而他很想沉醉其中,永远也不要醒来。

    那么侍寝的事情呢?他必须快些侍寝成功才行,因为,因为……黄晓轩那大大的瞳眸中闪过一丝焦虑……

    [卷二:女皇上任:第042章心生萌动]

    紫岫宫·议事堂

    水纯然正蹙眉细阅着刑部尚书木秋枫呈上的奏折。

    只见她手中的鹅毛笔有一下没一下地抵着下颌,贝齿时不时地轻咬着下唇,面部表情娇憨可爱而又不失一股子灵性,实在是动人得紧。

    木秋枫垂手站立一旁,本是等待着女皇发话的,现下倒是被女皇的风华给迷住了。

    坐在一旁的嫣王自是将木秋枫的表情看在了眼里,于是,她便假意咳嗽了几声,以提醒木某人千万不要像她的姓氏一般“木”才行!

    嫣王这一咳嗽,木秋枫倒是没怎么反应,相反的,水纯然则关切地望着她,忧心地说道:“皇叔怎么咳嗽了,是不是又感风寒了?皇叔千万要保重身体才行哪,如若再像上次那般闹出大声势的话,可就不妙了!”

    “多谢圣上挂念,臣会保重身体的!”嫣王说完,暗自擦了一把汗。天,这女皇的记性就不能差上一毫吗?非得将她之前的事迹给提得人尽皆知吗?(注解:嫣王之前的事迹可参照前文“嫣王生病”一章!)

    木秋枫自是不了解嫣王的事迹了,所以她依然“虎视眈眈”地盯着水纯然看,大有要将“女皇面部的汗毛孔到底有几只”的这个问题给探寻到底的势头。

    水纯然阅完后,方才抬首看向木秋枫,红唇微扬,称赞道:“木尚书今日的朝服用竹筒滚过吧?很有型呢!(注解:这个时代的人们用竹筒灌上滚烫的开水来熨烫衣服,使其笔挺有型,即便没有电熨斗,他们依然能穿出自我来,这可真是勤劳与智慧的结晶啊!)”

    “圣上过奖了,臣一向如此讲究!”木秋枫木木地来了一句,听得嫣王是左右眉峰上下乱窜,心想,这木鱼疙瘩头还真是木大胆呢!

    “呵呵……”水纯然但笑不语,心道,终于让她碰到个自信的人了!

    “木尚书的提议很好,所列举的治理方案也相当合理,朕将刑部的变革一事全权交予木尚书负责,有需要可以向嫣王求助!”水纯然认真地说道。

    “圣上圣明,臣遵旨!”木秋枫心下感激得要命。

    想当初她木秋枫激|情蹿升,豪气勃发,正打算在刑部大干一番,为国作出贡献之时,却是迟迟得不到圣上的赏识,害她一直处在怀才不遇的愁绪之中。如今好了,女皇完全变了,不仅圣明,而且美丽!对,尤其美丽,唉,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人儿呢?

    木秋枫正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时,忽然就听水纯然说道:“不过,朕有几点意见想跟木尚书提一下,就是您以后的奏折可不可以不要写那么长?也不要用过多的修饰语,尤其要慎用那些晦涩难懂的文言之词,看您一份奏折足足花了朕一盏茶的时间,太浪费了!”

    木秋枫登时惊得张大了嘴巴,心道,女皇果然是变了,果敢明断,实乃一代明君哪!

    而嫣王听了水纯然的评语后,心中不免小小地自卑了一把,因为她看一份奏折最快也要一盏茶的时间,所以,她以前才会把自己给整趴下了!

    木秋枫走后,水纯然起身踱步,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心中却是百转千回。

    “皇叔,情况如何了?”

    “回圣上,臣等已将他们其中之一的隐藏据点给捣毁了,只是并未捉到活口,那些死士被虏获的第一时间就服毒自杀了。”嫣王沉声说道。

    “哦?皇叔可曾想过他们的背后主谋是谁?”水纯然平静地问道。

    “这……”嫣王有些犹豫,她很明白,身居皇权的人最忌讳的便是毫无根据的怀疑了,“臣还不能妄加判断,不过,臣可以肯定的是,此据点定与之前刺杀圣上的那次事件有瓜葛。”

    “嗯,如果朕没猜错的话,他们接下来将会有所行动,所以皇叔这一段时间要小心为妙!”水纯然慎重地说道。

    “是!……”

    “一直以来都是敌暗我明,我们很被动,现在索性就给他们一击,看他们有什么反应!”水纯然严肃地说道。

    “圣上,臣从诸多疑点中都发现左相得嫌疑最大,如果事情果真如此,那么轩妃那里……”嫣王本不打算说出自己的疑心的,也是顾虑到女皇宠爱黄晓轩那孩子,但她最终还是说了。

    “皇叔的顾虑朕明白,还未进宫时,朕就亲眼目睹了翠花被殴的惨状,所以朕很清楚该怎么做!晓轩还只是个孩子,朕真的不想他受到伤害!”水纯然的水眸中闪过一丝黯然。

    “臣明白了!”嫣王现下有些替水纯然担忧了,不过,最好不要是她想的那样才是!

    嫣王离开了,水纯然独自站在窗前。

    望着庭院中那越来越绿的景色,她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以前的她很讨厌同事之间的勾心斗角,她一直都以“难得糊涂”之心态对待,表面上懵懂无知,心里却似明镜一般映照出那些人的丑恶嘴脸。

    如今,她莫名穿到了此处,而且还莫名地当上了女皇,这就注定她的生活不可能再平静了。

    虽然之前的熊大夫曾给她诊断过,说她的体质跟这个世界的女人并无二异,但她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她没理由不相信资深的现代医师的判断而去信一个怎么看都像是脑袋被门板给挤过的熊老婆子的话。

    她当然没忘了她只有五年的生命可以存活,即便那医师说了有“个例”,但那“个例”又岂会轮到她?之前曾冒出过的“找个男人成家生子”的绮想也不过是她心中的憧憬而已,如果她只能活五年的话,那么她宁愿不找,省得她挂掉了,还有人为她伤心。

    水纯然兀自想着,心下又不免觉得可笑,最近不知是不是因为接触到的黑暗面太多的缘故,总让她生出悲观的想法呢!

    这时,一只白粉蝶轻飘飘地打她眼前飞过,而她很自然地便想到了黄晓轩的那张圆脸。

    那孩子最近好像怪怪的,老想着要侍寝,但她并不是原来的那个紫君虞,她如何能满足他?

    想着那日与他的吻,水纯然的面上泛起红晕,心里居然有了波动。黄晓轩是菜鸟一只,那么她又何尝不是一只菜鸟?

    虽然她从理论上明白那种事不过尔尔,虽然她的观念里也并不是十分地排斥那种事,但理论与观念又怎能同实际操作来相比,那压根儿就是两码子事嘛!

    既然她不是真正的紫君虞,那么她就不会真正让他侍寝!水纯然暗暗想着。

    然,眼下的事情是,那孩子似乎疯了,只要她一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二话不说,直接脱了衣服便要侍寝,所以她有好几次都推脱说自己临时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并转身走人。

    她不用回头看也知道那孩子肯定伤心失望极了,但碰到那件事,她也没辙了,所以,躲吧,尽管见他沮丧时她的心中也有隐隐的痛!

    此时,侍从孟左走进议事堂,说道:“圣上,今晚要去哪宫就寝?”

    “……”水纯然闻言,黛眉一阵急抽,是啊,如今有三位“佳男”在等着服侍她呢,她真不晓得有了诸多选择的日子到底是她倒霉呢,还是她幸运?

    “圣上?……”孟左见女皇兀自沉思着,于是再度出声。

    “嗯,去玄中宫吧!”唉,还是小烟好,那么得善解人意,那么得温柔,每次都是她在向他撒娇呢!水纯然想至此,心情登时明朗起来。

    …………

    玄中宫·凌烟居

    “小烟,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水纯然一见到阙凌烟便兴奋地拉着他的手走至桌前。

    阙凌烟好笑地望过去,那是好大的一只锦盒,不用说,里面定是装着他没吃过的各色小点心。

    阙凌烟真不晓得自己是太幸运了,还是太幸运了?自那日筵席中被水纯然给喷了一脸的茶水加口水之后,水纯然便时不时地给他送吃的过来。

    话说,她送就送呗,可每次她都送很多,大有把他当猪养的势头。他很想跟她说他已经吃不下了,但望着她那笑意盈盈的脸,以及亲自拈起点心送至他唇边的玉手,他就很没骨气地咽下了想说的话,然后无比幸福,无比无奈地含泪吞掉那些点心。

    唉,他当时的感受可不就是痛并快乐着?

    “小烟,你想什么呢?”水纯然的小手在阙凌烟的眼前挥了挥,而后说道,“看,这是我新研制的‘香酥肉卷’,不油不腻,不粘不干,而且含有身体所需的多种营养成分,包你吃了不忘,忘了依然想吃!来,张嘴!”

    水纯然好似推销产品的推销员一般,把自己的产品夸得是满天飞,就差没说成是仙丹妙药,尝一口轻飘飘,尝两口就羽化而登仙了!

    阙凌烟听她这么一说,本来很有吃的欲望的,结果愣是被她给说没了。然,美人当前,玉手在唇的,他不吞,岂不是白痴?

    所以,他吞了,而吞下去之后,他才发现,水纯然并没有骗他,那东西果然很美味。

    于是,不用水纯然再度动手,他自己便一块接一块地吃了起来。

    水纯然瞅着阙凌烟那优雅唯美的吃相,不禁轻吐一出句:“果然是秀色可餐啊!”

    “啊?”阙凌烟不明所以,转脸看她。

    “没什么,小烟继续!来,喝水,别噎着!”水纯然微笑着说道,并顺手端起一盏茶水递给他。

    “咳咳,咳咳……”阙凌烟此刻真感觉自己冤得够呛,他没打算噎到的,结果水纯然倒是提醒了他!

    “瞧你,我才刚提醒呢,你还真的就噎住了!”水纯然赶紧帮他顺背,脸上满是娇嗔的表情,看得阙凌烟是一颗心蹦啊跳,两只眼闪啊烁的。

    他发现自己陷得是越来越深了,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能惑动他的心神!

    晚上,他们一如往日般同床共枕,也一如往日般将安全距离拿捏得很准。

    他依然在里,而她依然在外。他假意闭目,而她则习惯地说上几句。

    然,今晚的她似乎有些不对劲,他感觉到她的神情中有一丝迷惑。不过,他并没有问她,他知道如果她愿意,她会说的,果然----

    “小烟,你接过吻吗?”水纯然幽幽地问道。

    “咳咳,咳咳……”阙凌烟登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而且被呛得很惨……

    [卷二:女皇上任:第043章初次表白]

    “小烟?你怎么又咳嗽了?是不是刚刚被噎到时留下的后遗症?”水纯然稍支起头部瞧向阙凌烟,脸上满是关切之意。

    “咳咳……”阙凌烟那秀美的眉峰登时上下篡动,同一时间,光洁的额头也黑了大半。

    天,她是如何做到的?明明就那么纯真无害的模样,为何能说出如此呛死人不偿命的话语?阙凌烟暗暗想着。

    “你还好吧?要不要我去拿水来?”水纯然说着就要下床去,她没有在半夜里还使唤侍从的习惯,按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天生受罪的命!

    “不要!……”阙凌烟下意识地一把拉住水纯然的衣服,然,下一秒,他的脸便“唰”地一下爆得通红。

    “呵呵……不要就不要嘛,不用那么激动吧?”水纯然也颇感不自在地说道,而且她边说边动手将自己那被某人给拉扯滑至肩膀处的衣服,而那个某人便是阙凌烟,阙美男。

    “对,对不起!……”阙凌烟闻言,脸颊更红了,天,他真是太失礼了!

    “没事了,你又不是故意的!算了,睡觉吧!”水纯然故作轻松地说道,然,也只有她自己晓得她刚刚有多尴尬了!

    天,她刚才可是露了一大片胸前的肌肤啊!虽说她里面穿了内衣,但当阙凌烟瞪大双眸紧盯着她瞧的时候,她方才察觉到一个她一直都在忽略的问题,那就是,阙凌烟可是个同她一般大的成年男人哪!

    水纯然闭上眼睛想借此掩饰自己那尴尬的情绪。本来在现代遇到这种情况时,女子一般很有大喊“非礼”的权利的,然,当她瞧见阙凌烟那恨不得钻地缝的神情时,她只能很悲哀地长叹一口气。

    唉,她不会忘记,这里是女尊的世界,而在这样的世界里,女人永远都没有充弱的资格的!

    “那个,小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好吗?”阙凌烟十分不安,于是,在时间过了良久之后,他仍忍不住又向水纯然道歉。

    “……”水纯然嘴唇微弯,心内登时感觉轻松愉悦,这样的阙凌烟也满有趣的!

    “小然?你……”阙凌烟很执着,等不到水纯然的原谅,他怕是一整夜都睡不着了。

    于是,他便犹豫着探出手去,打算轻触水纯然的肩部,因为水纯然此时正背对着他侧躺着。

    岂料,水纯然也在他探出手的瞬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身,她打算让身后的某男闭嘴,因为她已经很困了。

    然,由于阙凌烟那探出的手愣没煞住车,也由于水纯然转身的时间也拿捏得过分恰到好处了,所以,所以……

    耶?这是什么情况?阙凌烟的手轻触上某样柔软的物什,那样的触感让他怔愣了半天依然不晓得要有所反应。

    “小烟,你是不是可以……”把爪子拿开了?

    水纯然依旧微笑着,那笑容依旧很纯真,很美好。然,此刻,她的笑在阙凌烟看来却是相当得冷,冻得他更加得不知所措了!

    “小然,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阙凌烟怯怯地移开手,又开始了他那没完没了的道歉工程。

    “嗯哼!”水纯然再度翻身背对着他,此刻的她只觉得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让人啼笑皆非了。

    “我没想摸你的……呃……我只是想碰你的……呃……我……”阙凌烟越说越急,越急越乱,越乱就越让他冒汗!汗汗汗,他此刻真的是很汗哪!

    “嗯哼!”水纯然自是明了阙凌烟此刻那凌乱紧张的情绪,但她依然没转过身去,因为她突然很想逗弄他一下。

    “小然,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阙凌烟几乎要哭了,怎么办?她真的生气了,她不会理睬他了,如果是那样的话……

    “啪嗒”“啪嗒”之声突然就传进了水纯然的耳中,正当她在思索那“啪嗒”之声到底是什么东西所发之时,而接下来,她居然又听到“啪”地一声甩耳光的声音。

    水纯然迅速转过身来,而映入她眼帘的便是阙凌烟的那张梨花带雨的懊恼的脸孔,毫无疑问的,那“啪嗒”之声便是他的泪水打在玉制凉枕上的声音,而那记耳光也是他自己甩自己所发出的。

    “你干吗自己打自己?”

    当水纯然瞧见阙凌烟的泪水,以及他脸上那道醒目的指印时,她突然感觉好心痛,直觉自责起她刚刚想捉弄于他的心理。

    “真是傻蛋,干吗打自己呢?这么漂亮的脸蛋都被你给糟蹋了!”水纯然柔声说道,玉手抬起,轻轻为他拭泪。而她自己不知道的是,当她见到阙凌烟的脸颊渐渐浮肿起来时,她居然落泪了!

    “小然,你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阙凌烟瞧见水纯然落泪了,他很心疼,以为她是被他给气的。

    “我没有生气,小烟也不要再责怪自己了!”水纯然笑了笑说道。

    “可是,你流泪了……”阙凌烟探出手,用手背抹去她颊边的泪水。

    “真的哎,好奇怪,我并不想哭啊!可是,这,这怎么回事……”经阙凌烟的提醒,水纯然的泪越发流得汹涌了。

    “你别哭了,都是我的错!”阙凌烟忏悔地说道。

    “不是你的错,我不想哭,一点都不想,可是这眼泪它就是该死地流个不停……”水纯然抡起衣袖拭泪,这只沾湿了用那只,两只都用完了,就拉起阙凌烟的衣袖备用。

    “可是,你在哭!”阙凌烟依然很自责。

    “我哭不关你的事,不要再自责了!”水纯然一边拭泪,一边说道,那模样好不凄惨。

    “是因为我做了惹你不高兴的事,你才生气的!”阙凌烟在牛角尖里狠劲地钻着。

    “我没生气!”这男人真啰嗦,要她说几遍啊?

    “可是,你在哭!”天,他又折回来了!

    “我哭不关你的事,懂不懂啊你?”水纯然一时火大,她本就因涕泪四流而说话不利索了,这男人还在那里啰嗦着,再好的脾气也会被逼疯的!

    “可是……”阙凌烟的话还未说完就息声了,因为他没机会说了。

    因为水纯然终于忍受不了他的啰嗦,所以她直接堵住了他的嘴,用的是她自己的唇……

    阙凌烟蓦地睁大双眼,心里有着震惊,亦有着狂喜,还有着无法名状的忧虑。

    水纯然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因为想让一个人闭嘴而去吻那个人,这样的情节太恶俗,太戏剧化。然,今日的她,却实实在在地体会了一把,感觉嘛,还不错!

    俩人的唇就这么不轻不重,不偏不倚地贴着,谁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良久,水纯然才离开阙凌烟的唇,然,她开口的第一句话仍然让阙凌烟有如遭天打雷劈的感觉。

    “小烟,你以前接过吻吗?”已经止住泪水的水纯然,再度问出她曾经问过的问题。

    “嗯……”他是接过,是被逼的,被紫君虞给霸女硬上“唇”的。那是他不堪的记忆,所以他压根儿就不想再提起。

    “是吗?我也接过,是跟晓轩那孩子接的,我有罪恶感呢!不过,接吻的感觉还不错,不晓得这算不算是喜欢,不过,我当时的心跳好快!呵呵……”水纯然兀自说着,全然没在意身侧的阙凌烟早已是黑了整张脸。

    她居然在他面前提到跟别的男人接吻的事情,还真当他阙凌烟是窝囊废不成?

    当一个心性平静的人,无论男女,被激怒时,他或她所能做出的事情绝对超乎人们的想象,而阙美男此时的心境恰似一波池水被某人给一掌击出涟漪来了,所以,接下来就是那池水要动荡的时刻了。

    “据我所知,和喜欢的人接吻才会心跳加快,莫非小然已经喜欢上轩妃了?”语气相当得酸!

    “是这样吗?可是我只当他是弟弟呀!小烟,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你千万不要吓我哦!”水纯然轻轻捏了捏阙凌烟的挺鼻,讪讪地笑道。

    又是好朋友?唉,他却拿她没办法呀!

    “哼,我才没有吓你,不信可以试试!”阙凌烟颇有些赌气地说道。

    “怎么试?”水纯然有些不解。

    “你闭上眼睛!”现下轮到阙凌烟指挥了。

    “接下来呢?”水纯然很配合地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接下来当然是要吻你!

    阙凌烟轻托住水纯然的后脑勺,然后俯下面部吻上水纯然的唇……

    二十四岁的他虽然还是清白之身,但拜紫君虞所赐,他对男女这方面的事情很了解,纵然他自己很反感这种了解。

    他细细摩画着水纯然的唇缘,动作轻柔得像云一样缥缈。水纯然感觉唇部很痒,于是她便开口想笑,而她这一开口恰让阙凌烟的长舌有了探进去的机会,于是,俩人的唇舌便彻底交濡契合在了一起。

    水纯然没料到阙凌烟会深入地吻她,当她意识到时,她的舌已经被纠缠了。而她此刻蓦地惊沸一身的血液,心跳也在瞬间飙上了一个高峰速度。

    阙凌烟的吻和黄晓轩的不同,至于不同在哪里,可以用两种东西来形容。就是,黄晓轩的吻像柠檬汁,酸酸涩涩的,而阙凌烟的吻则像薄荷水,清凉中带着甘甜。

    吻了好久,阙凌烟才粗喘着放开水纯然,而此刻俩人的面部皆羞窘异常,一时间竟各自瞥开视线无语沉默着。

    良久,阙凌烟首先开口道:“小然,刚才……”

    “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我刚才的心跳很快,而且我不讨厌你的吻……”水纯然红着脸说道,从小到大,她还从未对异性表达过自己的爱意呢!

    就在刚才,她才意识到,她之所以那么信任、依赖阙凌烟,没事总想对他好,偶尔空下来时也会想着他,可不就是因为她喜欢上他了?

    当她说出“喜欢”这俩字时,登时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

    [卷二:女皇上任:第044章逢魔时刻]

    乍闻水纯然那有些犹豫,有些不确定,有些赧然,但却丝毫不做作的表白时,是男人都会动心的,更不用说还是已经将心陷落在她身上的阙凌烟了。

    阙凌烟的身形明显一僵,双手也在瞬间握紧成拳。

    他干哑着嗓音,有些受宠若惊,亦有些不置信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水纯然转脸望向阙凌烟,烛光在她的娇颜上镀了一层光晕,此刻的她是那么得美,而又那么得不真实!

    阙凌烟有一瞬的害怕,所以他伸出手,想触摸到真实的她。

    “应该是真的吧?不是你自己说的,只有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才会心跳加快吗?怎么,你现在反倒来问我了?”水纯然弯唇微笑,在烛光下越发显得美丽耀眼。

    “你!”阙美男被小小打击了一下,有些气恼地垂下手,偏过脸。

    水纯然再次弯唇一笑,她想,她刚刚是着魔了,否则她怎么会对阙凌烟表白呢?她不是决定在她余下的生命里认真地做好女皇该做的事情吗?而她晓得在那些该做的事情里头并不包括要将女皇的三位男妃纳为己有。

    之前,在那三人里头,她知道黄晓轩是迷恋她的,而白羽则是讨厌他,至于阙凌烟,他并未有表现出来,所以她也不清楚他的想法。

    现下,阙凌烟因为要试探她的感觉而主动吻了她,而她居然发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而且唇齿间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原来那些小说书上的描写并不全是空|岤来风的。她想,她是喜欢上他了!

    很在情理之中不是吗?水纯然兀自敛眉想着。

    他容颜绝色,性格温柔,和她同年,而且是唯一一个知道并相信她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人。

    也许别人不了解,当一个人完全处于一个陌生的世界时,能遇到一个相信自己,理解自己的人,那是一件让人感到很幸福的事情。

    但是,她不能太自私,不能因为自己觉得幸福,就把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