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穿越女变男 绝世诱受第4部分阅读

    道:“你t不给老子下药,老子会变成现在这样?”

    赵瑞凉凉的说:“当初不知道是谁说就算是死也不会来求我的!”d,说了半天原来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小气,记恨以前的夏雨说的这么一句话呢。

    “你确定你真是夏雨,你从不知道夏雨还有说脏话的习惯!”

    我脸一黑,原来这丫的还不相信我的身份呢!我豁出去了,直接吼道:“不信你直接上我!d,上完后,你自然就知道我是不是夏雨!”

    我话一出,在场的三人脸色均变,陆尧更是感叹道:“传闻的威力果然是不同凡响!”我汗,我s记得小逸告诉过我,以前的夏雨好像是个冷艳美人,我现在这样哪点可以跟冷占上边呀!难怪他们怀疑……

    赵家小妹拉拉赵瑞的袖子说:“哥,他可能真是夏雨,说不定是被逼傻的!”orz,未必我现在这样在他们眼中就是傻了?赵家小妹又紧接着说:“哥,要不你们……”毕竟是女子所以接下来的话,她也没直接说出来!

    不过鉴于她肯给她哥这样的信息,我又觉得她可爱多了!至少比初见时感觉要好多了。

    “d快点和老子办完事,办完事了老子还有事要做呢!”我还得回去继续和小逸培养感情呢。

    赵瑞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叫道:“管家……”

    一位大约四、五十岁的大叔从门边走进来问:“堡庄?”

    “带他先下去休息……”

    我暴跳如雷的吼道:“你不和我一起去?”

    赵瑞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就算你急着想解毒,也要先洗洗你满身的尘土吧!”

    咬咬齿,找不到话来反驳,只能跟着管家下去,但是我知道赵瑞肯定不想和我zuo爱做的事,幸好老子聪明,有事先备蝽药,否则我就真的是死定了。

    亦步亦趋的跟在管家的身后,管家一路上喋喋不休的交待道:“公子住的地方是菊院,我们堡主住的地方是竹院,小姐住的地方梅院,兰院是堡里的下人住的地方,堡主和小姐住的地方是堡里的禁止地,除了竹院梅院,其它的地方公子有空时可以随意看看”。

    “噢!”随口应到,我对赵家堡的布局压根就没兴趣,来之前还对赵瑞抱有一丝期望,见他这么不合作为我解毒,我现在只想快点办完事走人。

    进了菊院管家带我进了一间通风较好的房间,临出门前问:“公子真的是夏雨吗?”

    我点点头,未必我伪装得就这么不成功?

    管家尴尬的笑道:“我去吩咐人送水来,夏公子稍候!”

    “好的,谢谢……”

    管家出去后,随意的在房间打量起来,不算豪华,但也绝对不寒酸,有点书香味,说实在的不太符合赵瑞的形象,不知道这房子是不是他装修的?呃,应该不会,他一个大堡主,怎么有空管客房的摆设呀。

    赵家堡就是赵家堡,办事效率真高,没多久水就送来了,还体贴的为我准备好了新的衣裳,待他们退下后,我脱下衣服抖了抖,汗,都能抖出灰了。

    舒服的躺在浴桶里想着,我该怎样把赵瑞拖上床呢?呃,应该说是我该怎样骗他喝下蝽药呢!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暂时不会和我妖精打架,至少今晚他是肯定不会的。

    想来想去,想不出法子,毕竟初入赵家堡,厨房都不知道在哪里,而我送给赵瑞吃的东西,他也肯定不会吃。

    d,真无力!我就没见过哪个做受做得有我这么窝囊,本来送上门让别人吃就够没面子了,现在人家竟然还在这里挑,还要考虑考虑!

    泡澡泡得舒服,想事想得出神之际,门外喊起小厮的声音喊道:“夏公子,堡主邀您到前厅一起进膳!”

    “噢,好……就来!”眼珠子一转,吼吼,机会来了!

    快速洗净身子,拿着特意带来的蝽药,嘴角直接咧到了后耳,明天,明天 ,我就会是绝世大美人了,哈哈……

    二七、开扩

    得意洋洋的跟着小厮到了前厅,即使心情愉悦我仍是不忘戴上面纱,毕竟吓到人了就不好哒,吓不到人吓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不对的!进门就看到他们三人坐在饭桌边,貌似就等我一个人了,我扯起嗓门叫道:“嗨,你们都到了!”怎么我一副和他们很熟的样子呀!天知道就算去和陆尧相处了那么多天,仍是屁都不了解一个。

    他们三个倒是动作一致,都是抬头翻翻眼皮看了我一眼,又继续他们的谈话,我厚脸皮的凑上去坐好,幸好只留了一个空位,我也就不用烦恼这里坐座位是否有讲究。

    不知道是不是在谈关于我的事,我刚坐好正准备听他们聊些什么时,赵瑞竟然直接总结性发言说:“吃饭吧!”多么简单的三个字呀!愤恨的想,未必这丫的是在说我的坏话?该不会是在讨论到底要不要ooxx我吧?呃……不至于吧!这种事拿到饭桌上来讨论。

    我是很想安静的吃饭啦,我自己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引起众人的注意,可是我戴着面纱想好好吃饭,小点动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呀!

    “你们都下去吧!”赵家小妹潇洒的挥挥手,站在后面待命的那群奴婢便恭敬的退出了大厅。赵家小妹好心的提议道:“夏公子,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要不你就把面纱取掉吧!挡着也不太好吃饭!”

    很感谢赵家小妹贴心之举,更是心细的遣走了所有奴婢,但我却不打算领她这份情,毕竟我很难忘记刚刚她初见我容貌时,吓得花容失色的表情。

    我好笑的说道:“我取下面纱后,我倒是方便吃饭了,就怕你们到时候会不方便!”在座的三人都见过我脱下面纱时的容貌,也尴尬的漠不应声,就怕我真的一冲动把面纱取下。

    仍是动作甚大的吃着饭菜,脑子里却想着要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蝽药放入赵瑞的饭碗里呢!虽然他就坐在我旁边,但这个旁边也隔得甚远呀!一张大圆桌,总共才坐了我们四人,彼此间的距离可想而知,幸好菜品种够多,我才免了要爬上桌夹菜的尴尬。

    一直磨叽到吃完饭我都还没找到机会下药,苦着张脸看着赵瑞,幸好我现在蒙着面纱,他们都看不出我的表情,否则就我现在这样,别人十之八九会以为我对赵瑞情根深种。

    “等会我们谈谈!”本来以为今晚没希望了的,没想到赵瑞却自动送上门。我j笑道:“好呀……”

    赵瑞冷淡的说:“别高兴得太早,我没说帮你解毒!”

    我在面纱后对他做做鬼脸,不情愿的说道:“我又没说你今天晚上会给我解毒,我先回房了,你等下有空了再过来找我吧!”

    赵瑞对我的提议没有反驳,我便乐得屁颠颠的回房准备了。

    既然不能光明正大的下药,那我总可以把药放到香炉里吧!赵瑞总不至于对我防范成这样,从今门起就憋气,一直到出去吧!这样最好,我自己也可以随便闻点蝽药,情动xxoo时可能会没那么痛!

    毕竟人家第一次嘛!讨厌……

    呃……

    恶寒!我是不是该先回房自己清洗一番呀!d,做小受就是这点不好,事前工作要备得特别足,否则容易受伤且不卫生。

    快速跑回房里,找小厮要了一桶清水,便紧紧的锁上了大门!

    先是清洗后庭,汗……其实刚刚洗澡洗得挺干净的,就是没清洗过里面,丫的,第一次帮男人清洗这里真的是好激动好激动噢……

    吼吼……这夏雨的后面绝对是个处呀!紧成这样,勉强的伸入一指,还只能进入手指头的一小截,缓缓向前移点,就会觉得疼,紧得夹住我的手指都怪不舒服的。

    脸红心跳中……

    好不容易弄到一半后,我傻傻的想,老子激动个屁呀!现在这个身体是我占有着,我这是在玩自己的菊花!d……

    勉强的清洗了一番,又从包里翻出润滑油,汗!其实也不是什么润滑油,就是从小逸那里顺手牵羊拿过来的,反正是润肤滋补的药膏,当时就觉得挺适合当润滑油的,早料到有用到的一天,现在不正是需要!吼吼……

    再次尴尬的抬起一条腿,缓缓的伸入一根手指,因为刚刚清洗时,已经在里面搅动过,也不会觉得痛疼,紧接着又伸入一根手指慢慢的扩张,d,幸好我想到了自己先扩张,否则待会儿让赵瑞提枪直上,我不直接被爆菊才怪!毕竟几个中了蝽药的人还有蛮多理智的啦!不过好也就好在没理智,有理智,那丫的指不定就不会要我了。

    “咚咚……”敲门声突然响起,吓得我直接三指齐插自己的某处,痛得我哇哇直叫,赵瑞在外面问道:“夏公子没事吧?”

    我现在有很大的事,可是我这能说吗?

    “没事没事!刚刚吃了饭觉得热,又泡了个澡,麻烦等会儿”。幸好现在天气够热,我才能找这个理由。

    “那我待会再来!”听到转身离开的脚步。

    我忙拿起衣服往身上套,扯开嗓子叫道:“不用了,我穿好衣服就出来了!”d,我一切都准备就绪了,这时候能让你离开吗?

    门外离去的脚步,又走回来!我迅速的点燃蝽药丢入香炉后才风情款款的跑去开门,只是这个风情款款是自认为的,因为赵瑞见到我后的第一个表情就是皱眉,d,我这诱受真失败,我发誓就这一次主动扑男人,以后一定要让男人扑我,我失败一次就算了,不能永远在失败中渡过。

    二八、尴尬

    赵瑞进房自然是什么也闻不出来的,小逸制出来的蝽药当然是无色无味的,嘿嘿,他就这么毫无警觉的走入了我的陷阱中。

    让赵瑞坐下后,我也一屁股坐在旁边,底气十足的问:“有什么事开门见山的说吧!”现在完全不用看他的脸色,毕竟他中了蝽药,我只要不让他出这房门就行。汗,早知道应该在他茶里加点软骨散,呃……吃了那玩意,等下运动还能有力气吗?

    “你到底是谁?”赵瑞凌厉的眼神紧迫的盯着我,毫不给我避闪的机会,不过我压根就不用避闪,我如果不说,谁会知道住在这个身体里面的灵魂换了呢?所以我怕谁呢!哼……

    扬起下巴高傲的说:“我就是我!”

    赵瑞快速伸手捉住我的右手腕,看他的样子貌似是在探我的内力,既然是这样我也不怕,若夏雨本身有的,那这身体里肯定还是有的。

    “你真是他!”赵瑞不可置信的松开我的手。

    我撅着嘴巴说:“我不是我,还是你不成呀!”d,我就是我,我可没硬说我是夏雨,对于夏雨这名字我不敢苟同,我还是比较喜欢欧小米这称呼,多么的可爱呀。

    俩人就这么望着彼此也不开口说话,说实在的我有点佩服赵瑞,毕竟我刚刚洗澡时就已经取下了面纱,刚刚急着开门也没来得急戴上,他竟然可以视若无睹的盯着我的脸看这么久,最终被他看得受不了了先问道:“你到底看清我是谁没?”好吧!我承认不是被他看烦了,而是我下面已经起反应很久了,未必他就没一点反应?

    “我们做不做?”开门见山吧!讨厌藏着掖着。

    赵瑞脸色一变说:“你果然下药!”

    我抬头做无辜状,反问:“下什么药!”

    赵瑞起身,我迅速跑过去堵住门,着急的问:“你要去哪?”

    “让开……”这丫的就是一个贱人,明明就难受想要,竟然还想去找别人解决,妈的,他去找别人,那我怎么办?毒没解又受着情欲煎熬,当我吃素的好欺负是吧!

    从袖子里直接滑出一包蝽药,趁着和他僵持,他不注意时向他撒去,他虽然退得及时但却也吸入了一些。

    赵瑞皱眉,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发红的眼紧迫的盯着我!此时的我像被大灰狼看上的小白兔一样,就是他眼中的美味呀!我不容易呀!这可是特极蝽药,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这样做呀!今天看样子是爆菊爆定了!我泪糊糊呀……不过为了美丽!老子啥苦啥罪都能受!

    看着赵瑞失去理智的走向我,我除了感叹小逸蝽药的威力外,再就是觉得心慌,我第一次呀!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温柔的王子呢!若是把这个第一次的对象换成小逸,那该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呀!为什么不是小逸对这个身体下的情殇呢?

    赵瑞扛起我走向床边,扯碎我的裤子后,又掏出自己的宝贝,狠狠的插入了我身体之前,还像宣示般的说道:“这是你自找的!”

    “啊……”这就是我扩张的成果呀!疼得我作不得声,我是多想弱弱的告诉他一声,我有润滑膏,可是痛得我只想哭泣。

    “啪啪……”重重两掌拍在我臀部上,后面那个不顾我死活的男人还叫嚣道:“放松点,进不去!”

    d,这情况我怎么放松。

    疼得我低头埋首在被褥之中,稍微抬头,我竟然可以看见鲜红的血液从大腿根部划落,一滴一滴坠落在雪白的床单上,画出一朵又一朵美丽的花朵,似血色玖瑰般娇艳动人。

    有了血液的润滑,赵瑞进入也变得轻松多了,也正因为这样,他更没人性了。

    “混蛋,你个王八蛋……啊……痛……你他妈的不会轻点?你……你禽兽啊!”承受来自后方的狂抽猛送,初次承受巨大欲望的后庭根本无法适应这种异样的感觉,狭窄的|岤口现在已经不止是流出丝丝的血液那么简单了,我怀疑内部已经完全被撕裂开了。而身后的人根本就没想要放过我,只是抓着我的腰,让我成兽|交状,用力的让他的欲望进到我身体的更深处。

    不知道经历了多久这样的痛楚,只感觉到赵瑞的抽锸越来越快,最后赵瑞一阵低吼,在我体内射出了浓浓的白色液体。呜,好痛……

    妈的!以前看书,是哪群无良的作者说的,第一次做受时,就能感觉到翩翩欲仙的感觉,放屁,放t的狗臭屁。

    腰都还没放软,臀部又被他高高的抬起,我此刻是多么的想说一句:神呀!你让我昏死过去吧!

    可惜,神也有偷懒的时候,我不止没昏,还越来越精神,没法子呀!痛的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发泄过一次,这次竟然相对之前要温柔一些,而我在这细微的变化中竟然也悄悄的有了一些感觉,只能感叹蝽药的威力无限大呀!一边血流不止,一边还能有酥麻的悸动……

    整夜被他折腾了一遍又一遍,他发泄了多少次,而我又冲上颠峰了几回,都记不清,只知道外面鸡叫时,我们还奋战在床榻之上。

    最终我光荣的昏了过去,可身后的他还在奋战!d,跟j尸一样,我想我一定是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的。早知道应该找小逸要那种闻了便会疯狂,但办了一次事就会清醒的蝽药!我也就不用受这么多罪。

    二九、决心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身子已经被清洗干净了,动动腰想坐起来,下体一阵撕裂,d,好痛噢……那丫的贱人难道就只帮我清洗了没上药!看了屋里一圈竟然没半个人在,d,我怎么这么命苦,哪个诱受被x完,不是被小攻当祖先般供着宠着疼着的,为啥就我像只被人遗弃的小狗一般呢?

    硬撑着破碎的身子爬起来,一拐一拐的走到梳妆镜前。

    “呵呵,呵呵,呵呵……”

    “这个,这个就是我噢?”慵懒的把玩着秀发,镜子里显现出一个拉扯着随意浅笑的人,狭长的眼半眯着,眼尾上挑,朦胧着几分风情几许柔媚,我抽了抽唇角,镜中人的薄唇撅出诱惑讨爱的角度,泛着水润唇光。

    我盈盈转身,随意披在身上的丝袍顺着肩头慢慢滑落,肆虐的痕迹,青紫斑斑烙印在颈项、胸口,不但没遮掩了白璧无瑕的肌肤,倒添了几分滛靡的色彩。我的手指顺着肌肤慢慢掠过,感受着指尖下的细腻柔滑,纤细的腰身、修长的腿,不知道这样的容貌身材能否让赵瑞和陆尧对我刮目相看。

    我一声轻叹,似软弱,似无力,又酥麻入骨,心头却是一声冷笑。

    昨日的我有求于你们,今日的我美艳动人,td,谁再敢在老子面前装狗屎,我不整得他求爹告娘的,我就不叫欧小米。

    满意的望着镜子的自己,薄薄却性感的嘴唇挂着浅浅的笑意,这样完美的组合,真是太适合我诱受的身份了。

    不顾身体的不适仍是在镜子面前搔首弄姿了一番,忘我的举动导致后庭直接撕裂,鲜红的血液顺着大腿往下流,糜烂的艳红点缀着我雪白的大腿。

    被眼中看到的样子完全震惊,下体的撕裂让我自然的咬住下唇,而镜中显示出的那个我,整个小脸委屈的皱起,双眸闪着柔柔水波,艳红的双唇在贝齿无情的蹂躏下越发显得娇艳。

    得意的勾起嘴唇,看着不断流淌的血液,虽觉得迷人,可更觉得疼,举步艰难的到衣柜中翻出包裹里的伤药。慢腾腾的移到床上,哼哼叽叽的开始上药。

    小逸的药果然是好呀,一大坨轻轻的往里面擦,反复擦上两圈,竟然奇迹般的止血了,呃,其实我是多么的想说,我都不确定这伤药能不能擦在那种私密地方。

    擦好药后撅着雪白的屁股趴在床上,没过多久房门吱的一声被推开,看见来人是赵瑞,我连遮的想法都没有。该看的不该看的他都看了,甚至还用过呢!主导这一切的是我,现在若遮遮挡挡不显得娇情吗?

    歪头勾唇望着他那副痴迷的样子,轻蔑的笑了,看见他手中的瓶子,好笑的问道:“出去帮我买药了?”也对!平常人没几个会家里准备这方面的伤药,看样子他便也心,也不像我想的那样,把我一个人丢弃在这房里,不闻不问。

    赵瑞回过神走上来,酷酷的把药膏一递说:“自己涂上!”

    嘴一歪,伸手朝屁股上一指,咧牙裂齿的笑道:“我已经涂过了!”赵瑞没说什么,把药往床头边的凳子上一放便转身离开。

    对着他的背景有气无力的说道:“看清我是谁了吗?”我就是在记恨他不肯主动帮我解毒,还得害我用些非常手段。

    赵瑞冷冷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留,又继续向门外走。

    见他不理我,我一个人也不想唱这出独角戏,委屈的吧哒两下嘴巴说:“你害我累了一夜,也不打算送点吃的过来给我吗?”皱着一张小脸,委屈巴巴的看着他的背影,若他回头,一定会心疼我现在的这个样子,没人会忍心拒绝这样的我,可惜老天没给他这个机会,他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的房间。

    “哎……太无趣了!”趴在床上自怨自怜的叫道。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我怎么就这么失败呢?我为何会这么失败?难道是因为我太主动了的原因?可是我不主动就换不回我今天的美貌呀!这点主动是必要的!哎……”

    那个赵瑞说实在的,我真不喜欢,若硬要说个不喜欢的原因吧!就是因为他不在乎我,可能是想象跟事实差太多了的原因吧!让我觉得特别受打击,本来听小逸说他是因为爱我才给我下情殇的,我就幻想着我到了赵家堡后,会有个英俊帅气的小攻对我特别特别好,特别疼我,特别宠我,体贴的为我解毒,因为我这段时间受的委屈而会责备自己。可是事实呀!根本就是人家不甩我,不愿意帮我解毒。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长相真的很入我的眼。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泼墨般的黑发紧紧的束在脑后,古铜色的肌肤,显得脸庞更是冷俊;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黑如石墨的双眸蕴着无穷的吸引力,高挺的鼻,以及那常不自觉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傲感觉,无一不在张扬着他的高贵与非凡,这样的男人狂野不拘,难以把控,但又常会引人不自觉的扑向他。

    而我恰巧有着飞娥扑火般不怕死的高尚情操,鉴于种种情况,这个男人,我决定要了。只是我要想想该用何种借口才能留在赵家堡,赵瑞冷冷淡淡不像会留下我的样子。

    “咚咚……”

    费力的拉过被子盖住自己雪白的臀部后才说:“进来吧!”这人肯定不是赵瑞,赵瑞没这么有素质,他是不会敲门的,至少刚刚是没有敲门的。

    “夏公子,堡主吩咐我送来的粥”。小厮乖巧的低垂着脑袋,看也不看我。

    “放这凳子上吧!”见小厮抬头,便用眼神示意他就放在刚刚赵瑞放药的那个凳子上。

    “你可以出去了!”放好粥后便开始赶人,我可不想有人盯着我吃东西,更何况我里面还光着呢!我虽然有点小变态,但也不至于变态到可以在谁的面前都赤裸相见的地步。

    “那奴才在外面候着,有什么事叫一声就行了!”小厮脸色微红的说道。

    微微点一个头,满意的看到小厮因为我简单的一个微笑而脸红心跳,双眼专注的看着他,柔情一笑。小厮更是急切的低下头,匆匆忙忙的往外跑,还在出门时被门槛绊了一下。

    好心情的把粥端了过来,咕噜咕噜两口就喝光了,哒哒嘴巴有些嫌少,不过算了,我不计较,毕竟我那里还不方便呢!所以不能吃多,也只能吃些流稀式东西。食物应该是赵瑞特意吩咐的吧!看不出来他冰冷的外表之下,便是包裹着一颗火热的心,就冲他这份细心,我更加坚定了要把他诱到手的决心,让他以后心甘情愿为我而奋战。

    三十、厌恶

    这一躺,我足足躺了三天才起床,原因有二,一是我没好的话,可以光明正大的赖在这里,二是我是小诱受呀,我的菊花不能坏呀!我必须好好保养呀!我是多么的不容易呀……

    经过这次被爆菊后,我充分的体会到了菊花伸张性强的重要性,以前曾在网站里看过贴子,说是有专门调教菊花的地方,而且清洗什么都是用猪油,说是比较好。看样子,我有必要去青楼找那里的老爹讨教一二,或是学点床上驭夫术,不然我就太亏了。

    我这么漂亮,当然得多勾引几个人回来才对得起自己嘛,可是若每个都是这种情况,那我未来的x福在哪里?侍候一个躺三天还不能完全恢复,那多尴尬。

    今天吃过中饭后,感觉还不错,话说我这三天都是喝些稀粥,三天来也就便便了一次,由于那次便便害我又小小的流了一场血后,我就决定了将便秘进行到底,菊花一日不康复,老子就一日不大便!

    没法子!不是老子太恶心,而是大便后的清洗工作更恶心,所以我宁愿憋着。

    小厮把我吃剩的东西收拾走后,他前脚出去,我后腿也就跟着开溜了,话说我来了这赵家堡也四天了,还没好好的看过,怎么说这里将来也会成为我的财产之一呀!吼吼……

    巧遇呀!何谓巧遇,巧遇就是在这风景优美的花园里,我十分巧合的碰见了我另外一个决定搞定的男人——陆尧。

    风情款款的走上前准备给他一个意外惊喜,哪知道他警觉性这么强,还未走近他身边,他便礼貌性的回头问道:“夏公子身体好了?”

    多么让我尴尬的一句话!貌似他们都知道我被赵瑞爆菊了?好吧!我忍了,没有上次的爆菊,哪来我如今的美丽。扯扯嘴角不解的问:“你怎么还能认出我来?”

    还想让他惊艳的,哪知道他一眼就认出了我,而且眼底波澜无惊,丝毫没有惊艳的样子,我现在有些怀疑恢复容貌第一天时,赵瑞对我的惊艳,完全是因为我那雪白臀部的原因。

    陆尧微微后退一步说:“我以前见过你!”

    噢……

    好吧!那就原谅他没有露出爱慕的眼神。

    他退我进,我又凑上去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据我这几天的打探了解到,原来这个叫陆尧的男人竟然是赵家小妹的未婚夫,orz……这样一个有洁癖的人竟然还能有未婚妻,这不是误人家终身吗?好吧好吧!我承认我也听说了陆尧对赵家小妹赵静是唯一一个可以肢体接触的人。

    噢……赵静真是好命,就因为她的特别,就捡了一个做武林盟主的帅老公!丫的,不行,这么好的货色不拐带走,真是对不起党和人员的期望。再说了,这正是老天给我证明自己魅力的时候,我不能辜负他老人家呀。

    陆尧假意走过去闻闻开得正艳的鲜花,实则是避开我的亲近,d,真想不通,我都变成大美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待他见呀!未必我是带菌者,想我也不比赵静差呀!为什么她能接近,我就不行,真t的心理不平衡。

    不过老子是谁?欧小米呀!这身体住的可是一个连子弹都打不穿,脸皮无穷厚的人呀!根本无视他刻意的疏远。屁颠颠的又粘上去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

    陆尧看了我一眼,眼中的厌恶就不用我细细形容了,只是我就不知道我哪里碍到他了。他冷冷的说:“想一个人透透气”。潜台词的意思就是我想一个人待着,你能不能哪边凉快待哪边去。

    有时候我就有这种强项,对于不喜欢听的声音,耳朵自然是闭得紧紧的,装成啥也没听到的样子,我还特别热情的迎上去说:“一个人多无聊呀!我陪你呀……”

    陆尧又是厌恶的看了我一眼,这次连话都没有说!我宁愿相信他是有洁癖不愿意与人亲近,也不愿意相信他的厌恶只针对我一个人。

    看他怡然自得的赏花,无视我存在的样子,我又巴拉巴拉的凑上去问:“你和赵静是怎么认识的?”

    虽然不想搭理我,但出于礼貌还是冷冷的回言道:“从小就认识!”想想也对,若不是从小就认识,陆尧这怪癖赵静怎么可能轻易接近他呢。

    故作惊讶的说:“原来你们是青梅竹马呀!”汗,这么一对恋人拆散他们会比较困难吧?可能也容易,毕竟一般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女,更多的感情是依赖而非爱情,只是他们分不清而已。

    陆尧连个回应都懒得给我,d,我命怎么这么衰,决定要搞定的两个男人都不喜欢鸟我,我没差到连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反胃的地步吧!不管怎么说这个陆尧,我和他也相处了这么多天,他对我怎么还是这副死样子呀!等他哪一天对我倾心时,我觉得我的级别也提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多么具有挑战性的一件事情呀。

    “这花都开个好漂亮噢,这花叫什么呀?”他不理我,我理他还不成吗?没法子,因为我不说话,他绝对可以一直无视我,当我就是园里种的一颗会移动的大树,然后赏完花后,又若无其事的离开。

    陆尧转身直接离开,显然是烦我的噪舌,我坚持不懈的在他身后追着喊道:“你这是去哪里呢?”

    陆尧越走越快,不耐的回道:“回房休息!”

    “啊,休息多无聊呀!我还没在商州玩过呢,你带我出去玩玩吧!”

    陆尧为了甩了我,直接用轻功从我眼前奔走,d,当他是奔驰呢!跑这么快,会轻功了不起噢!等老子学会轻功后,看你怎么逃,d,每天缠得你连上厕所的机会都没有,憋死你!郁闷……

    愤愤不平的回房,在路上遇见打扮得格外漂亮的赵静,脸一变笑呵呵的打招呼道:“赵小姐今天真漂亮,出去玩吗?”丫的,陆尧个死贱人,难怪不肯带老子出去玩,也不理我的咯,原来是佳人有约,还骗我说是什么回房休息,贱人贱人贱人……

    赵静被我一夸,俏脸一红,格外得意,女人呀!就是经不起甜言蜜语的攻击。

    扬起灿烂的笑容说:“我们约好了一起去划船”。d,古代就是这么无聊,玩来玩去就这些玩意。

    “你身体好了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眼睛瞬间一亮,其实划般也挺好玩的嘛,假意推辞说:“你们去玩,我跟着多不好,还是算了吧!”

    “没事没事,你和我们一起去吧!”在赵静的大力邀请之下,我自然是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我都已经变了容貌,你怎么还认得我”。 慢半拍的反问过来,不解的看着赵静。

    “因为我以前本来就认识你呀!”赵静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哥到底为什么对我下情殇呀?”好奇,既然不是爱我,为啥下这种药,太阴损了吧。而且怎么看也不像有深仇大恨的样子呀,否则我这会儿怎么还可能安安稳稳的站在这里和赵静拉七扯八呀。

    “嗯,我们快点吧!他们肯定等不急了!”

    逃避,摆明了在逃避我的问题,我肯定这妮子绝对知道事情的真相,不过人家不愿意说,我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反正这事最终我会理出个结果来的,哼……

    三一、失落

    跟在赵静的身后,在大门口那两个男人看到我时,不出所料,脸色均是一黑,d,我都快赶上苍蝇了,走哪赶哪。

    赵静好意的解围道:“我见夏公子一个人待在房里也挺无聊的,便邀他一同去游玩,没关系吧?”这么娇滴滴的一个美人,如果无辜的看着我问我,我也会说没关系呀!更何况这两位一个是她的兄长,一个是她的未婚夫,谁舍得让她失望呢?所以我也就很荣幸的成为他们中间的一员。

    幸好他们是坐马车,否则我的某处肯定又要受罪。

    到了江边,和所有小说里面的情景一样,上了一艏又大又豪华的画舫。不用想也知道有两个俏丫环在旁边随侍,因为他们俩个男人不甩我,我只能问赵静,“这是你们家的画舫?”

    “是呀!”

    “挺漂亮的呀!”瘪瘪嘴嫉妒的说道。丫的,看样子我有必要快点回夏家庄,听这名号,我家应该也是粉有钱的才对。

    跟着他们进入船舱后,就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四人围成一桌,不过我觉得我挺多余的,因为他们三个人说话我完全是插不上,我也不想接话,不是我脸皮变薄了,而是我词穷了,不知道该跟他们谈些什么。

    哎……毕竟人多了,而且还有一个女人在场,这种场景下勾搭人不是我的专长。

    无聊的撑着下巴,看着他们天南地北的聊着,忍不住优雅的打了一个哈欠。

    “夏公子是不是觉得挺无聊的!”我能不觉得无聊吗?他们完全把我当木头人,我觉得我如果跟他们玩一二三木头人,肯定我最棒。

    眯了眯眼睛说:“还好啦……”潜台词是有蛮无聊,你丫的别说你听不出来。

    赵静讪笑,“是挺无聊的,不如我们玩点什么好吗?”

    我心咯噔一沉,一般这种情况下玩点什么游戏,不用想就知道是吟声作对,d,能不能不要,与其玩这个我倒宁愿继续发呆。

    另俩位男人没意思,赵静便说:“我们玩成语接龙吧!”

    嘎嘎,我虽然以前挺喜欢玩的,但那是因为和我的那群伙伴一起玩,每次都是我虐她们,所以特别有成就感呀!怎么说我以前也是个写手,屁几个成语还是比她们懂得多。可是在他们这群之呼者也的古人面前,我会不会有些班门弄斧呀!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出这个糗比较好,怎么说夏雨也算是声名在外的一个冷艳美人,自然是集武学、才识、长相于一身的,我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呀。

    “你们玩吧,我有些晕船,想去船舱上吹吹风”。说完便离开席位走向船舱,反正我一向都是我行我素的,也不用管他们三人的看法,说不定我的离开,正合了他们的心意呢!

    一个人站在船头,突然觉得我怎么这么孤单呢?

    哎……

    若若还曾经说过,若哪一天我有幸穿越后,一定要托梦告诉她,可惜这些天来,我都是一觉到天明,别说做梦,晚上起床翻身的机会都少,我还真是随遇而安呢。

    突然好想那个贱女人噢,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呵呵,看到我掉到河里时,她是什么样的表情,肯定是吓坏了,那丫的当时想的绝对是要不要坐牢,毕竟是她要我一直往后退的。她那没良心的女人,真不知道还能见到她不?

    突然想家了,以前一直嫌家里束缚太多,每天必须按时起床吃饭,必须早起,晚睡了妈妈也会唠叨,反正做些什么妈妈总会唠叨一两句,那时候就幻想,我如果有钱就好了,我就一个人买间单身公寓,一个人住着,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想吃什么吃什么,家里无论多脏都无所谓,不愿意出门,就可以半个月一个月不出门,就抱着电脑,待在家里,跟若若在网上海阔天空……

    可是现在没人唠叨了,怎么感觉少了点什么呢!突然懂了,原来有唠叨才有关心。身边好空,在小逸那里的时候还不觉得,三不五时和他斗斗心机,虽然总是我输,虽然总是不服气他对我指手划脚,可是也因为这些命令,让我觉得我在他那里是一个不可缺少的人,可是在这里,我觉得我像空气。错了,我怎么会是空气呢,空气是人类必不可少的,我像是垃圾,让人看了会碍眼的垃圾,只想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突然很想唱歌发泄一下,低低柔柔的嗓音轻吟道:“叶子在窗外轻轻摇动,人行道没有行人走过,镜子里的我很不像我,自从你离开了我变得很软弱,你的影子在每一个角落,好像是在提醒着我少了你的陪伴我现在有多寂寞,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我想我可以假装不曾爱过,冰的夜里让眼泪温热我,感觉如果要走谁能说

    no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爱你怎么会是这个结果,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头……”

    很伤感,喉咙哽咽得说不出话,不知道是歌曲太过悲伤,还是因为我太过孤单。

    强忍着泪水,放声尖叫:“顾若若,我t恨你,你t就是一个贱女人……”恨你叫我退退退,d,什么叫退退更幸福,一个人在这里幸福个屁,人生地不熟,身边没有一个真正关心我的人,大家都把我当病毒,当异类。

    哭完她,又泣声道:“顾若若老子想你,想你,好想你……”吼出这句话后,我已经泣不成声,我想你,想你们,想好多好多人,我想我的电脑,我想吃kfc,我想吃牛排,我想唱ktv,我想喝啤酒,我想……

    “呜……”和若若虽然只见了一次面,相处的时间也不是很久,可是我们比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还亲近,从在网络上认识她的第一天起,我们俩就从来没有隔断过联系,没有哪一天是没聊几个小时的,虽然一个住南一个住北,可是我们每天身边发生的大小事情,没有一件不向彼此报备的,就连今天和哪个男人怎么样了,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会当成八卦拿出来分享。

    我哭得正兴头上时,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句,“美人哭什么呢?”

    抬起迷雾的大眼,四处乱瞄,看到旁边的船的甲板上站了几位翩翩公子,一看就知道是有钱有势的纨绔子弟。

    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却意外的看到他们集体倒吸一口气,伤心中的人哪还管得了他们在想什么,我继续哭,我哭,我哭,我哭哭哭……

    “告诉本公子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教训他……”

    有些幽怨的说:“你如果能教训到她就好了”。d,那贱人现在不知道抱着哪个美男在唱情歌呢!可怜我一个人在这里孤苦伶仃。

    “这天下还没有谁是本少爷搞不定的,你说是谁”。某位公子嚣张的叫道。

    无视他们的疯言疯语,就算是这里的的皇帝也不可能惩罚得到顾若若。

    “夏公子你怎么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三个人都站在船舱门口,而我刚刚的糗态肯定被他们看光了,现在脸上还挂着泪水呢!

    胡乱的抹去脸上的泪水,对赵静扯出一抹落寞的笑容,“我哪有哭呀?你眼花吧”。

    无视他们三人研究的眼神,脸一撇看着江河中的水波,水中倒映出来的我,还真的挺可怜呢!扯扯嘴角,想开心的笑出来,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勉强,索性不笑了。

    “刚刚的歌是你唱的吗?”赵静含笑的走到我的身边。

    轻轻的点个头算是回应,现在不太想开口,至少不想跟他们说话,我不想他们听到我沙哑的嗓音,不想他们同情的看着我。

    “很好听呢!”

    “谢谢!”嘴微微的扬,就当是在笑吧!

    “能教我吗?”

    “好,下次有时间就教你!”能不答应吗?这样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继续赖在她家里,只是,此刻的我并不想待在她家。不过无所谓,反正我的性格是一阵风一阵雨,心情随时随地都会变。

    “那歌你是唱给顾若若听的吗?”看样子他们倒是听得挺全的。

    含笑的望着远方,其实这歌没什么深意,就是突然想哭,突然觉得这里就我一个人了而已,所以才会唱这首《一个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