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前男友上恋爱综艺以后[娱乐圈] 第200节

    第169章 [vip]

    饶是顾湛一向冷静, 此时也无法保持平静了,“你的名字是一号!谁准你自己起名叫未婚夫?!”

    机器人很诚恳,“可我的创造者给我的身份就是时兮兮的未婚夫啊?”

    它咔咔扭过头,扫描了一下他, “创造者!是你呀!”

    顾湛:“我没有!”

    男人深吸一口气, “你过来, 我看看你的程序。”

    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他当初设定的它的名字是一号。

    他疯了才会给时意设定出一个未婚夫。

    机器人看他两眼, 眼球上下动了动, 竟非常灵活的躲到了时意身后,“虽然你是我的创造者, 但我是兮兮的未婚夫,我只会听兮兮的话。”

    顾湛:“……”艹。

    他当年给机器人设定的程序就是它只听时意的话。

    时意忍不住笑了出来, 发出噗嗤一声,收到顾湛的视线,才咳了咳,表情恢复平静,“你真厉害,未…它很可爱。”

    !

    机器人检测到时意的夸奖, 眼睛亮了亮,两只小手抱着她的手指头,用脸蛋儿蹭了蹭,“谢谢兮兮。”

    “兮兮的夸奖是对未婚夫最好的赞扬~未婚夫高兴的心都化了。”

    因材料限制,机器人的皮肤仍就是钢铁冰凉冷硬的触感, 且行动也有些僵硬, 但这种机械咔咔咔的模样, 也有几分别样可爱。

    时意被萌了一下。

    她是真的很喜欢顾湛送的这个生日礼物。

    它还会甜言蜜语!

    眼看时意被它哄得笑逐颜开, 顾湛忍无可忍,直接釜底抽薪,按上机器人头顶的按钮把它断电,“它有bug,我去检查一下:)。”

    时意:“……”

    噗。

    顾湛走的飞快,时意一个人落在衣帽间,笑着扶住额头,唇角不停上扬。

    哈哈哈哈。

    hhhhhhhhhh。

    衣帽间明亮空旷,时意笑完,看着面前的礼物,把那一叠信拿了起来。

    目光落在信纸上。

    最早的一封信,开始于时意离开一个月以后。

    顾湛写:时意,我找不到你了。

    随后的信时间不一,有的间隔时间长,有的间隔时间短,有的写于一个节日,有的写在某个下雨的夜。

    [今天下雨了]

    [我有时候会想,你是不是一直在玩弄我,有时候又会想,你不会。]

    [谢楼看到我昨天给你写的信,他嘲笑我文采很逊,说这不像我啊,说世上女子千千万。

    可我遇到你的那天,就不是我了。

    世上人那么多,也哪个都不是你。]

    [情人节快乐]

    [有人问我为什么进娱乐圈,我想你该知道原因]

    [时意,我赌你会回来]

    [……]

    [时意,我很不快乐]

    “……”

    一张张的信。

    一句句的话。

    别墅外的蔷薇开的正艳,别墅里的人似乎眨了眨眼,有圆形的痕迹落在信纸上。

    顾湛承认自己出来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自己做的东西占了自己未婚夫的身份,是个人就受不了!

    他坚信机器人出了问题。

    然而他检索了一遍程序,发现问题竟然在于他。

    出于某种闷骚的心理,顾湛选择自己的声音做一号的语言系统,想达到这种程度,他需要先录一遍语音。

    他选择读甜言蜜语。

    十几岁时顾湛脸皮还没有修炼那么厚,冷着脸在夜晚偷偷读甜言蜜语大全,读了一个星期,某次差点被时意碰到。

    机器人全部完成后,顾湛对机器人进行最后的测试。这次测试最后,顾湛看着小机器人,鬼使神差说了一句,“…咳,我是时兮兮的未婚夫。”

    “……”

    机器人优秀的听到了这句话,并用自己的程序加以理解。

    哦,原来我是时兮兮的未婚夫啊。

    它反应十分灵敏的把身份从一号换成时兮兮的未婚夫。

    顾湛:“……”

    呵,他五年前做出的东西就这种水平?!

    顾湛果断把机器人的程序进行改造,如果不是时间问题,他更想直接升级。

    机器人重新开机,双眼扫描,“滴,主人的未婚夫你好,一号为您服务。”

    顾湛勾勾唇,嗯了一声。

    行,认清身份了。

    改造机器人的程序总共花费了十来分钟,顾湛不想让时意多等,带着改造成功的机器人出去,却没在衣帽间发现人。

    衣帽间空空如也。

    时意:“我在这儿。”

    顾湛从楼梯往下看,时意正坐在客厅,手里拿着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

    顾湛:“怎么下来了?”

    “从哪里拿的酒?”

    时意只笑笑。她的眼神仿佛被水洗涤过一样,波光潋滟,能让人溺毙在其中。

    她笑,“喝吗?”

    “喝!”

    顾湛把机器人放到一边,老婆的邀请怎么可能不喝,“我已经修改了它的称呼,它叫一号。”

    “怎么想喝酒了?”

    时意嗯了一声,却没和一号对话,而是摸了摸它头顶的按钮,暂时让机器人关机。“一会再看,今日适合喝酒。”

    时意拿起红酒,倒进两个杯子里,把其中一个杯子递给顾湛,自己举起一个,“来?”

    顾湛挑眉,接过来杯子,和时意碰了碰,“来。”

    时意抬起下巴,红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红唇里。

    此时顾湛还没开始。

    一杯红酒让时意的嗓子有些微的软,她看了眼顾湛,抬抬下巴示意酒杯,“喝呀。”

    没有人能拒绝的了时意。

    特别是眼前的时意。

    顾湛本想问很多话,对上她的视线后,却觉得那些都不重要。

    他举起酒杯,“嗯,喝。”

    红酒从喉结滑下,带来令人心惊的热度。

    时意拿起酒瓶,继续把两个空杯满上,“继续。”

    顾湛:“继续。”

    一杯又一杯。

    直到酒瓶见底。

    酒意很快在身体里发挥作用,时意还想去拿一瓶,被顾湛拉住了,“不喝了。”

    时意歪了歪,整个人坐在顾湛怀里,唇蹭过顾湛的耳朵,努力保持清醒,“你不行了?”

    男人表情僵了下,额角青筋跳了跳。

    他看了眼怀里软绵绵的人,手像是有自我意识一样,揽上怀里人的腰,“喝醉了?嗯?”

    时意斩钉截铁:“没有。”

    喝醉的人从不承认自己醉!

    顾湛把她手里拿着的杯子放下来,把她的发丝掖到耳后,“嗯,你没有。”

    时意:“你不信我。”

    时意眯起眼睛,似乎要证明自己一样,手指突然顺着他的胸口下滑,“顾老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男人瞳孔一缩,看着怀里的人,身体僵硬的像个石雕。

    时意的手指在手下物体上点了点,大胆的凑到他耳边,声音轻而诱惑,“我18岁的成人礼还没办……让我看看你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