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前男友上恋爱综艺以后[娱乐圈] 第8节

    男人靠在柜台边,气极反笑,“我倒和你观点不同。”

    他一页页的翻着剧本,看着那里面熟悉的场景和对话,冷淡下来,“《别闹》是两个人的事,是分是合都不需要其他人插足。”

    张文远愣住了。

    他的反应和他以为的完全不同。

    顾湛不知道制片人和时意还打了个赌,但他不妨碍他做出同样的决定。

    他手指点着柜台,语气清淡却不容置疑,“你换个ip拍吧。”

    他不是真心欣赏《别闹》,时意和他合作会很不愉快。

    “你说什么?”

    制片人不敢置信,随后就气血攻心,他这几年要拉投资也没少贴冷脸,毕竟世界很现实,没资本就得放低身段,他理解。但还没见过顾湛这么霸道的,“这是我拿股份换的,你莫名其妙说让我换就换?”

    顾湛不会重复第二遍,也不会去和他理论自己能不能做到。恰巧这时手机收到回复,他只微微颔首,“我会和费总联系。”

    男人身姿笔挺,脸色一但冷下来,迫人的气场就再也掩藏不住,疏离,矜贵,气势逼人。让人不敢反驳。

    制片人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回过神人就只剩下一个背影。

    他气的血压升高,“他这就走了?!他是不是没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儿?啊?他说换我就换我?他以为自己是谁?!”

    陈导连忙扯住他,捂住他的嘴,“你消停点儿!”

    张文远,“他唔,唔唔唔!”

    陈导按结实了,“你行了,见好就收!”

    他刚才生怕他把自己和时意打的赌也说出来。不知道打赌的事,顾湛就为了女朋友的心情,请他换个ip拍。要知道张文远还为难了人,顾湛会做什么就不一定了。现在只需换个ip,还不见好就收?

    想想也是报应,他固执己见让人时意退出,现在轮到自己被退出了。

    张文远扯开他的手,“什么见好就收!我拿股份换来的机会,凭什么让我收回去!”

    都说顾湛矜贵有礼,放p!他看比耍大牌的xx还傲!

    张文远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

    公司老总亲自打电话过来,通知公司会把他1%的股份还给他,《别闹》的制片人换成秦立远,立刻执行。

    张文远一口气没提上来,眼前一黑。

    第9章

    咖啡厅。

    时意搅拌着咖啡。

    哦上帝,所以你的电脑还在前男友那里?

    猫猫点头jpg

    猫猫烦恼jpg

    你可以直接要回来。

    时意噗嗤笑了笑,告诉她心意领了,但她不敢去见自己前男友。

    amy你把jack的邮箱发我一下吧。

    那好吧,jack技术很好,你放心。

    jack是amy的男朋友,一个黑客。没错,时意最后想出来的办法,是请黑客朋友帮忙。电脑拿不出来没关系,只要里面的东西不会被看到不就好了。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时意眉眼弯弯。

    她还不知自己千防万防的东西早就暴露了,跟黑客朋友联系过后,整个人都轻松了几分。

    虽然顾湛基本不可能看她电脑,但只要有这种可能,她就提心吊胆,彻底解决就好多了。

    jack很细心,把她电脑上的文档复制了一份发过来,并让她放心,她的电脑绝对干干净净。

    幸好有你amy,如果我前男友看到,简直不敢想象。

    你太客气了时,哦,你什么时候回来,臭臭想你了,宠物医生说它的心情很低落。

    时意皱了皱眉,想起爱粘人的哈士奇,“还要一段时间,这几天麻烦你多照顾它点。”

    她暂时回不去,等安稳下来就把臭臭空运过来吧。

    聊的正愉快,时意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一种莫名的预感,她突然就抬起了头。

    玻璃窗外,身姿挺拔的男人正静静地盯着她,不知看了多长时间。

    !!!!

    时意头发根根竖起,脑子一懵条件反射就逃,顾湛似乎被她的动作惊醒,大跨步而来。

    跑出两步后时意冷静下来,她跑什么啊?!一个追一个逃,跟电视剧里的傻白甜女主一样。

    脑子被门夹了吗?出的什么昏招!

    ……最重要跑也跑不掉!

    时意站住脚,深吸口气,等人进门就抬头看过去,心脏跳到嗓子眼,露出一个微笑,“顾湛?”

    她似乎很惊喜,“你怎么在这里?太巧了吧。”

    大步流星的顾湛:“……”

    时意离开的这几年,顾湛想过很多次,再遇到她会是什么场景。

    他想他一定会问问她有没有心肝,这么多年他从没换过手机号码,她却一个电话都没打过。

    他有很多问题想问。

    直到他真的见到这个人。

    隔着玻璃窗,窗外是喧闹的广场,窗内是幽静明亮的灯光。

    咖啡馆的水晶灯很亮,把人照的纤毫毕现。时意就坐在角落,乌发雪肤,笑靥如花,葱白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手机上打字。

    世界似乎变得凝滞。

    恍惚五六年的时光从没有流逝过。

    顾湛静静地看着,他发现,他竟然只想再次把人抱进怀里。

    “……”

    顾湛在离她几步之远的地方停下,“你说呢?”

    时意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乌沉沉的,她总觉得那里面有让她害怕的东西,看一眼就会被烫到。

    眼里仿佛有什么要冲出来,又被他压回去,顾湛,“我以为你知道。”

    他遥遥看她手机,“不是收到了我的短信?”

    时意嘴角一抽,坚强的装作没听见,若无其事按灭手机屏幕,优雅淑女,“手机可能没电了…好久不见,你最近怎么样?”

    顾湛停下的脚步继续走近,“你觉得我怎么样?”

    对面的人清凉长裙,微卷长发,和当年一样唯美而灵动。

    也和当年一样,爱面不改色说谎。

    没有你在身边,你觉得我怎么样?

    时意看不透他的情绪,但莫名的直觉,她总觉得他现在很危险,就像一座冰封的活火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忍不住全部爆炸。

    ……不会想打她吧?

    救命!她力气是大,但顾湛也练过啊!

    时意努力压下想逃跑的冲动,保持惊喜而温柔的微笑,出口就是彩虹屁,“当然更帅了。”

    她补充,“比以前更有魅力。”

    男人哦了一声,“那迷倒你了吗”

    时意状似自然的往后退一步,心虚之下脱口而出,“当然。”

    嘶。

    她后面是墙!

    顾湛:“那就好。”

    他重复了一遍,“那就好。”

    他似乎再也控制不住,一手抓住时意的两只手按在头顶,整个人把她压在墙壁上,抬起她的下巴就亲了上去。

    “……”

    水晶灯的光亮到刺目,时意瞪大的眼睛像两片琉璃,反射出不敢置信的光。

    顾湛遮盖住她的眼睛。

    对不起,他忍不住了。

    顾湛闭上眼,怀里人所有的挣扎扭动,都被他尽数压制,他的手掐住怀里人的腰,舌头强硬的撬开她的唇。

    他忍了太久。从时意离开开始,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忍。他以为他可以的。明明时意不在时,他过得很平静…他以为他可以的。

    他不行。

    她近在咫尺,他所有强装的平静尽数破裂,浑身的血液浑身的骨骼,都在叫嚣着渴望。

    “……”

    压抑许久的感情,像开了闸的洪水,在这个吻中尽数宣泄。

    _

    过了很久,或许也没有很久。

    唇上的温热和鼻翼间深沉的呼吸,像是一团五颜六色的梦,充斥在时意的周围,让她怎么逃都逃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