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167节

    “我爱你。”

    “再说一次。”

    “我爱你。”

    “我爱你。”颜西重复了几遍,仰着头与晏苏鼻尖相对,“你呢?”

    “我爱你呀。”晏苏定定看着颜西,从那年暑假见到她的第一眼,这个女孩儿就与她纠缠不清了。

    原以为只是碰巧相识,可是两人却相伴了许久,一年一年又一年的,喜欢她陪着她已经深入骨髓,无论未来去到哪里,他都将一直陪着她,一直爱着她,“很幸运遇见了你。”

    颜西听着晏苏他在自己耳边的低声呢喃,轻轻的应了一声,“我也如此。”

    重新过来一次,她改变了家人的境遇,也遇到了深爱的人,颜西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上辈子那么苦,这辈子这么甜。

    真好。

    第二天,他们很顺理成章的起晚了。

    炽热的阳光穿透玻璃照进屋里,驱散了春末的少许寒意,屋里渐渐暖和起来,让人有些躺不住。

    颜西躺在晏苏的怀里,透过半阖的玻璃窗看着窗外森林,蓊蓊郁郁,还有小松鼠在茂密枝叶间跳跃,“真好。”

    “再睡会儿?”晏苏慵懒的将手搭在颜西的腰间,指尖轻轻滑过她平坦的小腹,“还早。”

    颜西看了看时间,已经晌午了,“我们不起真的好吗?”

    晏苏无所谓,“没人会说什么的。”

    颜西想想也对,反正大家都是过来人,“那再睡会儿,妈妈说的话你挡在前面。”

    晏苏看着顺从自己的西西,笑着托起她的唇浅啄片刻,“西西怎么这么听话?”

    颜西的所有柔软都留给家人和晏苏了,“因为你是晏苏。”

    晏苏捏捏颜西的白皙的脸蛋儿,“叫老公。”

    颜西软软的喊,“老公。”

    晏苏愉悦的亲了亲颜西的眉心,“老婆。”

    两人腻腻歪歪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起床换衣服,收拾好一起去了餐厅,一本正经的进去吃饭,结果被小许许一句话给搞脸红了。小许许因起晚了被妈妈说懒,现在看到最喜欢小姨才慢悠悠的进来,也嚷嚷了起来,“姨姨懒,睡懒觉......”

    小许许的话一出,餐厅里的人都揶揄的看向刚度过新婚夜的颜西和晏苏,“啧啧啧,睡得还好吧?”

    颜西本来觉得没什么的,顿时被大家给逗得面红耳赤,尴尬的点了下下头,然后去吃早餐。

    “别逗她。”晏苏叮嘱了朋友们一声,然后过去同颜西拿早餐,昨日并没有吃正经的吃过一顿饭,又忙碌了一夜,两人都已是饥肠辘辘,满满的拿了一大盘。

    阮甜看着两人餐盘里的食物,“看得出西西是累着了,多吃一点好好补补。”

    颜西挑起好看的眉眼看向阮甜餐盘里的食物,“彼此彼此。”

    阮甜见西西这次不脸红了,登时笑了起来,“果然颜西的娇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哼。”颜西咬了一口外脆里嫩、油气飘香的烤包子,浑身都得到了满足。

    等吃过早餐没多久便是午餐,大多数宾客吃过午餐便要陆续离开,颜西和晏苏一起送走了大家。

    另外还剩下一些至亲或是想要在该省旅行的宾客没有离开,阮甜还有一些假期,他们决定开车组团去最美公路、沙漠、魔鬼城转悠一圈。

    第二天,大家便开车出发去旅行了。

    送走客人后,颜西和晏苏也告别了这处美丽的地方,去了市区的机场,出发去国外开始了他们的蜜月旅行。

    他们先去了北极圈的拉普兰,入住了提前预定的最漂亮的玻璃屋,这里的冬天还没过去,他们还可以看到皑皑白雪,他们在这里可以滑雪、看麋鹿、看圣诞老人、参加各种各样的集会。

    晚间,颜西躺在玻璃屋里的大床上,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间的漫天星辰,这里的银河更加璀璨漂亮,幽蓝幽蓝的,漫天星辰,离他们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星星了。

    颜西望着星空,这里地理位置特殊,太阳风极强,所以会更漂亮,“这里的星空是我去过所有地方最漂亮的地方。”

    “我们每年来一次,好不好?”颜西同晏苏商量。

    晏苏嗯了一声,“每年极夜时再来,到时候每天都可以看到极光。”

    颜西嗯了一声,“你说我们现在还能看到吗?”

    “运气好也许能看见。”晏苏抱着颜西望着天空,“西西的运气好,上次我们一来就看见了。”

    颜西偏了偏头,和晏苏头挨着头一起望着星空:“可是上次我们是冬季来的。”

    极光一般是在十月入冬后到来年三月左右,现在已经四月了。

    “现在还没有进入极昼时间,夜里还是有机会的。”晏苏转头看向颜西精致的侧颜,“我这么幸运,肯定能看见的。”

    颜西住侧过身,同晏苏面面相对,“为什么不是我幸运?”

    晏苏低低声说:“因为我幸运才能遇见你。”

    颜西看着满眼都是自己的晏苏,“明明是我幸运才是。”

    如果不是遇见晏苏,她可能不会变的这么优秀,家里也不会这般顺利打入榕城商圈,如果不是晏苏,她大概还会和上辈子一样,不敢去爱人。

    晏苏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如果不是西西,他可能会因为自己的任性,害得母亲出车祸,会悔恨终身,可能因为父亲常年不在家,一个人变得性子孤僻执拗。

    幸好西西拉着他学画画,幸好幸好。

    幸好他是幸运的那个人。

    颜西亲了亲晏苏的唇,“我们都幸运的,好不好?”

    “我们都是幸运的。”晏苏轻轻靠近,两人甜蜜接吻,此刻就玻璃窗外的天空变得幽蓝幽蓝,然后缓缓的出现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彩带,颜色瑰丽,没美轮美奂。

    颜西睁开眼,拉着晏苏看向窗外的彩色极光,五彩缤纷,绚丽多彩,神秘又壮观。

    颜西第一次看到彩色的极光,她忍不住惊叹,“好美。”

    晏苏赞同的亲了下身边的人儿,“如愿了。”

    “我们好幸运。”颜西回头看向晏苏,“我们真的超幸运的对不对?”

    晏苏嗯了一声,“极光也知道我们是新婚夫妻,所以来祝福我们白头到老?”

    “对。”颜西捧着晏苏的唇亲了上去,柔软又美味,爱意缠绵,“我们会白头到老的。”

    “我爱你。”

    “我亦如此。”

    极光那么美,人也那么好,一切都刚刚好。

    *

    两人在极光村里待了三日,缠绵悱恻过后继续开车往其他国度走去,一路上他们看到了一望无垠的冰原、密不透风的森林、还有蔚蓝的大海。

    他们去了历史悠久的博物馆,去了热闹的集市,狂欢的酒吧,吃尽了这里特色的海鲜,打卡了所有想去的地方,泡着温泉,喝着红酒,享受着在这里的每一天。

    阮甜她们看到颜西发的图片,每天都在哭嚎,发视频过来骂颜西:“你太没良心了,勾得我好想去,我什么时候才能长时间出国去玩呀!”

    “随时可以来。”颜西顿了顿,“要看极光的话你们还是十月以后来吧,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我们这么好运的。”

    作为医生阮甜是最忙的,她捏了捏拳头,“你别这么凡尔赛,小心挨揍!”

    颜西将晏苏拉入视频镜头里,“你来揍晏苏。”

    晏苏笑着揉了揉颜西,“不要欺负我家西西。”

    “我不敢。”阮甜委屈的看着秀恩爱的两人,“你们都有超强律师团,我怕......”

    霍昀笑着说:“他们来医院时我们再收拾他们。”

    “老公你说得对。”阮甜跑到角落后颜西私聊,她笑眯眯的看着红光满面的颜西,“最近精气十足哦。”

    颜西看了眼去处理工作的晏苏,小声说:“还行,就是有点费腰。”

    阮甜被逗得笑得合不拢嘴,“那你小心一点别怀孕了。”

    颜西轻咳了一声,“不会的。”

    “总有意外的嘛。”阮甜笑眯眯的看着颜西,“等你怀孕以后我来帮你做检查哦。”

    颜西捂脸,“你又不是这个科的医生。”

    阮甜说:“我很快会轮转去妇产科,到时候你可以来。”

    颜西哼了一声,“那还早呢,等你回到你的心外科后再怀。”

    阮甜嗨呀一声,“你早一点嘛,我想给你接生。”

    “不要。”颜西觉得尴尬,“你自己给自己接生吧。”

    阮甜:“我倒是想呢。”

    颜西听她的语气,觉得有点不对劲:“你想生宝宝了?”

    “看小许许我有点想了,而且南姐的做法很对,不影响后续升迁。”阮甜也理性的分析了现在的问题,打算趁着博士毕业前把这些问题解决了。

    阮甜又拉着颜西说了不少自己最近研究的怀孕秘招,“你以后可以试试。”

    “我再想想吧。”颜西挂掉电话后,翻看着阮甜发来的东西,啧啧两声,果然结婚后甜甜就不是那个小甜甜了,她真的很好奇甜甜是不是都试过。

    晏苏看过颜西的手机看了一眼,眯了眯眼,“你还有心思研究别人的床上故事?看来是我的错?”

    颜西连忙解释说没有,“不是,只是甜甜说这样更好生宝宝。”

    “生宝宝?”晏苏将手机放到一旁,“我们不着急,过几年再说。”

    颜西忙不迭的认怂,“我也这么想的。”

    晏苏勾唇,“孩子不生,可是我们做一些其他快乐的事情,比如试试那些动作?”

    躲不了跑不了的颜西最后哭着骂阮甜,阮医生你害我!

    *

    蜜月旅行持续了一个月,两人如胶似漆,恨不得时时刻刻的在一起,若不是国内还有工作,两人真的一点都不想结束工作回国。

    等回到北城后,两人换上正装,各种成为了杀伐果决的老板,飞快的处理着堆积许久的工作,再忙晚上也要早早回家,两人一起吃饭看电影。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又是一年。

    新的一年里颜北已经开启了清大高材生的大学生活,同时还继续参加了各类击剑比赛,暑假的时候还跟着国家去参加了最近这一届的奥运会。

    参加奥运会是每一个运动员最期待渴望的事情,颜北也不例外,他学了十几年的击剑,拿了不少非正式比赛和正式比赛的冠军,但他还从来没有参加过最大型的世界级的盛世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