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164节

    晏苏问道:“那吃过晚餐再出去逛逛?”

    “好啊。”颜西换了身稍微正式一些的衣服,和晏苏的衬衣西裤刚好搭配,两人手挽手去了室外观星台用餐。

    观星台上摆满了鲜花,到处都点着蜡烛,烛火昏黄摇曳,成片的蜡烛像极了一片星海,和星空交相辉映,特别的璀璨浪漫。

    颜西看着远一些的观星台上也有人落座用餐,知道这些都是酒店的安排,“酒店也太懂了。”

    晏苏勾唇浅笑,指着星空的方向,“天文台说,晚上八点二十分英仙座流星雨会现身。”

    颜西看了时间,“还有十几分钟。”

    她满眼期待的望着没有被污染的浩瀚星空,“它会准时出现吗?”

    “会的。”晏苏微微握紧了放在膝上的拳头,然后朝候在不远处的服务生点了下头。

    服务生会意,很快开始送上了今夜的七夕晚餐。

    两人拿着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彼此互说了一句:“节日快乐。”

    这时,不远处的钢琴台上弹奏起了着海顿的g大调第九十四号交响曲“惊愕”,曲调轻快活泼,音乐诙谐富有活力,让酒店里为数不多人忍不住翩翩起舞。

    晏苏放下酒杯问她:“还记得以前我们拉这首曲子的时候吗?”

    “记得。”颜西回想起小学时跟着晏苏学这首曲子,她怎么也拉不好,因为这首曲子偏轻快活泼,而她那时候的性子一直受上辈子的影响,所以怎么也拉不出轻快活泼的音乐。

    晏苏为了让她拉好琴,带着她去游乐场玩儿,带她去各个她没有去过的地方,那个时候她慢慢的敞开心扉,尽量的让自己活得像个小孩子。

    也是那个时候,她逐渐对晏苏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就把他当做唯一愿意拉自己一把的人。

    颜西勾唇,望着一直陪着自己的晏苏,“晏苏,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一直在我身边。”

    晏苏也记得以前的颜西像个小大人一般老成,可是后来慢慢的也活得像个小孩子了,他希望他的女孩儿在外间所向披靡,但是回家时依旧能像个小孩子一样,“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晏苏看了眼天边准时出现的彩色流星雨,起身走到颜西的身边,单膝下跪,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戒指,“西西,你愿意吗?”

    颜西愣住了,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快要跳出来了,她来时还曾经期待过一下,可是看到酒店的操作后,她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惊喜在这里等着她。

    原本应该在全国各地的亲人们都出现在了观星台的旁边,纷纷开心的看着两人,原本说是在加班的父母、姐姐、阮甜、周萌、表舅舅他们也来了。

    颜西眼眶泛着湿意,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晏苏,从四岁多到二十四岁,相识二十年,相爱六年。

    她爱晏苏。

    一直期待着嫁给晏苏。

    一直期待着两人可以白头偕老。

    所以,她毫无疑问的点头,“我愿意。”

    早就准备就绪的花瓣从天而降,晏苏郑重的把戒指给颜西带上,然后在流星的见证下亲吻了自己的女孩儿。

    第168章

    晏苏在流星银河星光的见证下求婚成功,?亲人们纷纷拍手鼓掌,为两人送上祝福。

    阮甜羡慕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看向身边的霍昀,?“和西西的求婚比起来,?我的一点都不浪漫。”

    霍昀看着飞速坠落的流星,?“那我再求一次?”

    “不要,?这是独属于西西的。”阮甜哼了一声,?“我不许你蹭她的创意。”

    霍昀揽住她的肩膀,?“那不蹭,?我以后再重新想一个。”

    阮甜捏起拳头轻轻打了一下霍昀的胸膛,?“算了,都领证结婚了别费钱了,你的钱也是我的钱。”

    旁边的许城也被颜南捶了下胸膛,?颜南的力气可比阮甜大多了,许城吸了口凉气,?“宝贝,轻点儿,?七夕节别谋生亲夫啊。”

    颜南瞪了许城一眼,?然后动作轻柔给他揉了揉心口。

    颜北看着周围都是一对一对的,?抱着宝贝小侄子和默默的走到一旁去,?“咱们两个单身狗来看流星。”

    等流星看完后,?颜西在亲人们善意的调侃走下了观星台,?和爸爸妈妈抱了一下,“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

    “昨天就提前来了。”林云轻轻地拍了拍女儿的后背,?“但是晏苏想给你一个惊喜,我们就没有同你说。”

    颜西看向一旁的晏苏:“这些都是你准备的?”

    “除了流星和星空,其他的都是二姐夫和我们一起准备的。”颜北凑过来,?“恭喜二姐。”

    “一路上的玫瑰花也是?”颜西抱住晏苏,“我看这里都处都是七夕的气息,以为是酒店做的。”

    “酒店才不会这么大规模的布置呢,全是你未来亲亲老公花重金弄的。”阮甜哼了一声,“你还发图来眼红我,那些都是我布置的!”

    “谢谢亲爱的。”颜西转身要给甜甜一个亲亲,但是还没靠近就被晏苏拉了回去。

    霍昀也将自己老婆拉了回去,谁也不想自己亲过的女人和其他人间接接吻。

    观星酒店很美,又有流星和星空,大家都没有浪费时间,各自玩去了。

    颜西和晏苏继续回到位置上,在流星下四目相对,眼里藏满了温柔和爱意。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一个浪漫的求婚。”颜西托腮看着晏苏,其实就算在家里她也会答应的,只要是晏苏就行。

    “你喜欢就好。”晏苏拉着颜西的手,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手上的粉色的求婚钻戒,他想给颜西最美好的回忆。

    颜西问晏苏,“总是说要我喜欢,那你喜欢吗?”

    “喜欢啊,你愿意嫁给我我就最高兴了。”晏苏已经期盼了好久好久,“我们回去就去领证,好么?”

    “好啊,明天就去。”颜西也迫不及待的和晏苏成为同一个户口本上的人,“你以后别后悔就行。”

    晏苏抓起颜西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下,“不娶你回家我才会后悔。”

    颜西勾唇,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和天上悬挂的月亮一样弯。

    第二天,两日看过日出后便安排下山,下山后两人就直奔民政局领了证。

    拿到新鲜出炉的结婚证,两人互相道了一声恭喜,“恭喜晏先生,成功娶到老婆了。”

    晏苏笑着牵着她的手亲了亲,“恭喜颜小姐,嫁给晏先生了。”

    两人说完后相视一笑,然后往朋友圈里一发,“我们结婚了。”

    亲戚朋友们纷纷点赞道贺恭喜。

    助理、副总等人纷纷点赞,我们有老板娘了/老板夫了。

    两人回到家中,和双方长辈们一起吃饭,然后父母双方便安排婚礼的事情,“打算在哪里办?国内还是国外?”

    颜西喜欢国内某片一望无际的山林花海,“我想去那儿,可以吗?”

    五月晏苏和颜西一起去那儿旅行过,那里的确如仙境一般,“好。”

    苏明月也曾去那儿采风,知道哪里很美,雪山草甸,山林花海,比瑞士还漂亮,“去这里的话比较适合夏秋季。”

    林云说:“我看了日子,十月,或是明年四五月。”

    “十月婚纱来不及,年底太冷了,明年四月吧。”晏苏和颜西已经商量过,“明年四月我们会没那么忙,可以安排长假,到时候正好去度蜜月。”

    “也行。”苏明月知道儿子拿定了主意就不会改,她看向亲家母林云,“阿云,现在已经八月中旬,十月大概做不好。”

    林云有点担心,“那来年四月还未入夏,会不会冷?”

    苏明月说道:“我以前三月去过,三月还有些冷,但是草木已经复苏,四月开春刚刚好。”

    林云颔首:“那也行。”

    苏明月说道:“那日子和地点订好了,其他的就由我来安排吧。”

    林云也没和苏明月争,“好。”

    一切都商量好,各自回家。

    回家后,颜西看到家里客厅里堆满了领证礼物,颜西一一拆开,贵重的放保险柜,普通摆件放在摆架上。

    全部收拾好以后,阮甜发了一条消息过来,“西西,我给你送了一份礼物放房间了,记得去看哟。”

    颜西问道:“是什么?”

    阮甜飞快的回:“是婚姻保鲜秘诀。”

    保鲜秘诀?颜西回到房间,果然床头柜旁边看到了一个礼盒,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放着一套黑色蕾丝/情/趣睡衣,额......

    颜西拿出手机骂阮甜:“这什么玩意儿?”

    “好东西呀!”阮甜笑回了一串,“保证你家亲亲老公看了□□。”

    “......”颜西没回阮甜,嘴上说道:“不用这个也能让他□□。”

    正好进屋的晏苏听到这一句,“老婆?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颜西连忙将睡衣扔到盒子里,心虚的朝晏苏笑了笑:“你收拾好了?”

    晏苏看了眼盒子,“阮甜送你什么了?”

    “没什么。”颜西说着就要将盒子盖好放到衣帽间去,“我去洗澡了。”

    晏苏见西西不想说,也没有再追问,亲了下她便放她走了,“去吧。”

    颜西去了洗浴室泡了个澡,舒缓着疲乏,等泡好后她犹豫再三将阮甜送的衣服穿上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穿着性感衣裳,半遮半掩,和掩耳盗铃没有任何区别,颜西白皙的脖颈不自觉的泛了红,绯红的颜色像极绽放的绯红桃花。

    “西西?”晏苏忙完洗好澡回房,浴室还紧闭着,他不放心的喊道:“西西?好了吗?”

    颜西拍了拍赧意盎然的脸,闷声闷气的说好了。

    “那怎么还不出来?”晏苏推开门,一眼便看到了西西穿着一条家里第一次出现的衣服,眼里闪过诧异,随即又了然,带着几分压抑的兴奋。

    颜西看到晏苏的变幻的眼神,知道阮甜的意思了,她抿了抿嘴唇微微往门边一靠,曼妙身姿显露无疑,“晏先生,要拆礼物吗?”

    晏苏心口一热,“当然要。”

    衣服很软很薄,也很好撕,这一晚晏苏很尽兴,餍足的他看着昏睡的颜西,心底盘算着可以在衣帽间里开拓一片新世界。

    之后,家里就会时不时出现这种奇奇怪怪的衣服,都是一次性的,颜西慢慢的也习惯了,唯一觉得挺浪费钱的。

    晏苏将自己的资产拿出来递给颜西看,“每天一件,我的资产足够买到我们几百辈子穿的衣服。”

    颜西的脸红得滴血,“你流氓,脑子里怎么就只有这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