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31节

    一旁被姐姐好吃好喝伺候着的颜西看着隐约落了下风的姐姐,觉得有必要想办法让姐姐把武术班尽快的练起来!

    “颜南,怎么能打人呢?”听到动静后的林云连忙跑过来将几人分开,?看了看王小二和李勇,确认身上有没有挠出的痕迹后才松了口气,“你们有哪里疼吗?”

    王小二和李勇纷纷摇头说没有。

    林云看了眼门外的方向,“刚才我听你们爸爸妈妈叫你们了,快点回家去吧,被让爸爸妈妈着急了。”

    等王小二和李勇走开后,颜南呜呜的哭着:“妈妈你偏心。”

    “偏你个大头鬼。”在自家地盘上自己孩子打了人家的孩子,林云肯定不能一直偏袒着自己的孩子,肯定得问一问别家的孩子,一味的护着只会把孩子养歪:“人家来家里你怎么还打人?”

    颜南气鼓鼓的说:“他们笑话妹妹。”

    “那你好好和他们说,直接动手打人是不对的。”林云顿了顿,“除非他们先打你,要不然先动手就没理。”

    颜南暗戳戳的想:“那我下次等他先推我。”

    林云目瞪口呆:“......死丫头你瞎说什么呢,我不是这个意思。”

    颜南别开脸,“反正欺负妹妹就打他们。”

    颜西其实明白妈妈的想法,妈妈是一个善良、明事理、有教养的人,不会像隔壁王嫂一样不管对错都只会骂别人,可像妈妈这样经常会换位思考来考虑别人的感受,遇到蛮不讲理的受苦的还是她自己。

    其实有时候人可以自私一点,可以少顾忌一点别人的眼光。

    不过先动手打人确实不对,但颜西不想姐姐被骂太久:“妈妈,刚才姐姐被打疼了,你快给姐姐吹一吹?”

    颜南见有人帮自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妈妈,我疼......”

    林云教训的话咽了回去,终究是自己的女儿自己心疼:“哪里疼?”

    颜南想了想,张口就来:“心疼.....身上疼、屁股疼、到处都疼。”

    林云一头黑线:“哪里最疼。”

    颜南伸出手,委屈巴巴的说:“手。”

    林云牵着大女儿的手,“给你揉揉。”

    颜西看着装可怜成功的姐姐,耸了耸肩,做妈妈的就是心软,“妈妈,姐姐老是被欺负,你送她去武术班学武术,以后才能保护我们。”

    林云说:“那个挺辛苦的。”

    “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颜西想到后来新闻里尝尝出现的家暴、碎尸各种案子,觉得女孩子有个防身的功夫会比较好,而且姐姐也喜欢:“妈妈,外面很多坏人,姐姐学了功夫就不会被坏人欺负。”

    林云想想确实如此,“也不知道哪里有教的。”

    颜南立即不疼了,扯起嗓子就喊:“少林寺!”

    林云被女儿这一嗓子喊得耳朵疼,她斥道:“你喊什么喊?吓到妹妹了。”

    稳坐如山的颜西默默的将西瓜吞入嘴巴里,淡定的吐了一粒籽后点点头,“吓到了。”

    颜西点完头后就没再管自己作的姐姐,转头看起了电视,刚看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口传来礼貌敲门声。

    妈妈听到动静走出去一看,发现是苏奶奶和晏苏带着礼物过来看望颜西的。

    苏奶奶看着吊着一条胳膊的颜西,心疼的不行:“昨天下午还好好的,怎么就摔到手了呢?”

    颜南立即说:“她被狗吓到掉进水沟里去了。”

    “被狗吓到了?”苏奶奶担忧的看着颜西,“没被咬着吧?要是被咬到了得去打针。”

    林云说:“没有被咬到,就是摔下去碰到了手。”

    苏奶奶:“那就好。”

    “这谁家的狗也不看着一点。”

    林云说:“就河边那个白墙房子。”

    苏奶奶一听就知道哪家了,“是他们家就不奇怪了。”

    林云点了点头,幸亏昨天说找警察,要不然狗主人还可能耍赖。

    大人在旁边闲聊着,颜西仰着头看着晏苏,觉得脖子望着有点酸,她拍了拍身边的空位:“你坐这里。”

    等晏苏坐下后,颜西问他:“你们怎么来了?”

    “你妈妈赶集的时候和奶奶说你摔伤了,我们就过来看看你。”晏苏低头看着她肿着的手,担忧的问道:“疼吗?”

    “还好。”颜西冲着晏苏笑了笑。

    晏苏满眼歉意的看着颜西,早知道颜西会摔伤,他昨天就对她好一点了,“你以后看到狗不要怕,不要跑,你跑起来它就以为你是贼,就要去咬你。”

    颜西挠了挠脸颊,“我长得这么好看,哪里像贼了?”

    晏苏很认真的说:“狗又不知道。”

    颜西赞同的点点头,狗不知道,人不知道,“谢谢夸奖。”

    不等晏苏反应过来,颜西问晏苏,“这几天我不能去画画,苏苏你不要偷懒。”

    一向自律的晏苏看了眼爱偷懒的颜西,不知道谁最才爱偷懒!晏苏将带来的东西放到旁边的桌子上,“颜料放在这里。”

    颜西看着自己放在苏家的颜料都拿回来了,她有点搞不懂:“那你拿给我做什么?我过几天就可以去找你画画的。”

    晏苏解释:“我把颜料和画板给你拿回来了,你想画的时候就用左手画。”

    “这样啊,那好吧。”颜西还以为晏苏打算回家了呢:“我想画的时候就画。”

    晏苏把刚才颜西给他的话还给了她,“不要偷懒。”

    颜西轻轻抬了抬自己的右手:“我都这样了偷点懒也没关系的。”

    不要再剥削可怜病号了。

    “不许欺负妹妹。”颜南挤到晏苏的旁边,“你敢欺负我妹妹,我就揍你哟。”

    “颜南你又耍什么疯?”林云歉意的看着苏奶奶,晏苏可是苏家的宝贝疙瘩,她不想得罪了人:“苏婶,我家南南性子有点冲,没有真的想欺负晏苏。”

    苏奶奶和蔼的笑着说没事,“南南真的很懂事,还知道护着妹妹不被欺负,姐妹俩关系还挺好的。”

    林云看了眼两个女儿:“两个年纪相差不大,平时能玩到一堆去。”

    “这样好,姐妹俩也有一个照应,不像晏苏只有一个人,平时连说话的人都没有。”苏奶奶看着乖乖巧巧坐着的颜西,“幸亏这段时间颜西过来找咱们家晏苏玩儿,要不然他肯定一个夏天都不出门,就窝在屋里待着。”

    林云道:“是我们颜西打扰晏苏了。”

    苏奶奶连忙摆手说不会:“没有的事情,我是巴不得你家两个孩子去我们家玩儿,晏苏和别的小朋友都玩不到一起去,这就是缘分。”

    颜西听到这话忍不住想捂脸,哪里是什么缘分?是她死皮赖皮的要跟着小晏苏画画的,也不是真的能玩在一起。

    “真的挺有缘的。”苏奶奶同林云说起之前车祸的事情,“原本我女儿要回来接苏苏的,但是苏苏说要教西西画画没让她来,要是真的过来了兴许就碰上了那件事情。”

    林云听后心惊胆战,“不会这么巧吧?”

    慈母善目的苏奶奶看着颜西,觉得越瞧越喜欢,“这种事情也说不准,信则有。”

    颜西看苏奶奶一直盯着自己,裂嘴朝她笑了笑,长辈都喜欢乖巧嘴甜的小娃娃,她笑眯眯说:“苏奶奶,你真好看,我好喜欢你呀。”

    “我也喜欢西西。”苏奶奶被逗得笑得合不拢嘴,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娃娃了,要不是家里关系复杂,不允许她说一些话,她真的想将颜西认成干孙女。

    颜西开心的晃悠了几下脚。

    因为妈妈平时和邻里关系搞得不错,所以等晚些时候,除了抠门王家外,有一些阿姨婆婆什么的过来慰问一下她,带点自家的菜,或是带几个鸡蛋过来看颜西。

    一下午的时间,颜西都被人询问为什么会被狗吓得掉进了水沟里,大家说完又是一阵哄笑,社死现场的她崩溃的想为什么要被这群阿姨们围着问?有没有人来救救她呀?她为什么又要试图跳过水沟去逃命呢?

    第31章

    后悔不跌的颜西绑了五天的绷带,?实在受不了的她催促着妈妈带她去了小镇卫生院。

    上次帮颜西复位的医生给她检查了一下手腕,“恢复得不错,可以取绷带了。”

    取下绷带后,?医生看着颜西手上被捂得长了一些痱子,?他对林云说:“最近天气热,?缠布这里长了一些痧痱子,?你买一点痱子粉给她擦一擦就好了。”

    林云懊恼的说:“我都没注意到。”

    医生说:“绑着没拆开看不到也很正常。”

    林云点了点头,?“我怕拆了伤到她的手就一直没敢动。”

    “没那么严重。”医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叮嘱接下来不要用力的拉扯颜西的手,另外又看了一眼颜西穿着的小裙子:“脱衣服的时候也注意一些,?尽量穿带扣子的。”

    颜西赞同的点点头,?穿带扣子的衣服和裤子更方便!

    检查完了以后,颜西自己昂首挺胸的自己走回了家,?刚走到院子门口就看到爸爸牵着姐姐过来接她们,?“爸爸。”

    “诶,我们还说去接你们呢。”颜与民走近了就要弯腰去抱颜西,?但还未靠近就被颜西躲开了,?他一脸受伤的表情:“西西不要爸爸抱了?”

    大热的天,浑身汗黏黏的,?颜西非常严格执行医生的命令:“医生说不能碰。”

    “医生说为什么不能碰?”颜与民下意识的想着是不是骗人。

    林云把刚才医生的话说了一遍,?警告颜与民:“你最好别动她。”

    “哦哦哦,?我不碰。”

    颜与民立即不敢乱碰颜西了,把她当国宝一样小心呵护着,?“爸爸从县城专门给你买了两根猪脚,好好的给你补一补。”

    颜西满脸抗拒的看着爸爸:以形补形吗?

    “不要。”

    “不要也得要。”现在天很热,林云怕猪蹄放坏了,直接去厨房把猪蹄收拾出来给炖上。

    颜西站在爸爸身边,?“爸爸你怎么回来了呀?”

    颜与民说:“回来看你的手好没有。”

    虽然知道这话掺假了,但是颜西还是听着挺高兴,她轻轻抬起手,“我都好了。”

    颜与民拉着闺女肉嘟嘟的小白手,心想最近闺女吃得肯定有点好:“以后看到大狗可别跑,实在不行拿石头塞它嘴里噎死它也行。”

    颜西惊得瞪大了眼,爸爸你这么虎的么?

    林云刚好听到这句话,对着颜与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教什么教?万一她以后遇到真那么干怎么办?”

    颜与民缩了缩脖子,认怂的拉着颜西的小手说:“别听爸爸瞎说,咱们以后看到大狗走得远远的,害怕就叫爸爸,知道吗?”

    颜西哦了一声:“爸爸,你都在县城里,我想喊你你也回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