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28节

    颜与民虽然不想和亲妈多说,但村里有事儿他也不能不回去,“明天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颜老太顿了顿,似乎有点妥协的意思:“老二去抓了黄鳝和田鸡回来,你明天早点回来吃。”

    颜老太说完之后也没继续闹幺蛾子,直接挂了电话。

    颜西直觉有些不对劲,这老太太能突然变好了?这不会是一场鸿门宴吧?

    她看着爸爸明显有些松动的表情,忍不住说道:“爸爸不回去。”

    “爸爸就回去开个会,开完会就回来。”颜与民没敢叫上妻女一起回去,怕老太太又说一些不中听的话,“等回来的时候再给你们抓两条鱼回来吃,另外再给你们摘几朵荷花回来。”

    “我要漂亮的荷花。”颜南没有多想,就觉得荷花好看,“爸爸,我也想去摘。”

    颜与民看了眼一直没吱声的妻子,知道妻子心底不舒坦,没应颜南的话,只是说道:“你们就在家,我开完会就回来。”

    颜西见劝不动,也懒得说什么,只是在第二天爸爸休息好出发回村子时,拉着他的手说道:“爸爸,你小心一点,不要被骂了。”

    颜与民笑呵呵的说:“西西别瞎操心,爸爸厉害着呢。”

    “......”颜西无奈的叹气,这可说不准。

    等爸爸走后,林云牵着颜西回屋里,“你爸爸非要千里送骂,让他去,骂得抬不起头也是活该。”

    颜西赞同的点点头,“妈妈不生气。”

    “我生什么气,我不生气。”林云哼了一声,其实颜与民还算好的了,这个年代的男人都这样,有的还帮着亲妈动手打老婆。

    颜与民从来没有动手打骂过她,大多数都是怕闹得难看才当着颜老太说她两句、和稀泥,但私底下其实都是站在她这边的,每次因为他妈的问题,他都会想办法补偿回来,比如昨天就给她买了好多套衣服。

    林云叹了口气,要不是因为他心底还惦记着她,她早和他离了。

    颜西看妈妈好像真的不生气了,于是就央着她送自己去苏家,虽然自己也可以去,但妈妈始终不放心。

    吃过午饭后,颜西没有午睡,直接抱着爸爸给自己买的颜料、画笔、画板就去了苏家。

    “苏苏,你看,我爸爸给买了颜料和画笔,以后我就用自己的画了。”颜西熟门熟路的跑上楼,刚上楼就看到好久不见的苏老师正在给晏苏检查作业。

    颜西看着坐得板正的晏苏,嘿,小家伙竟然还怕老师。

    她朝满身书香气的苏老师礼貌的问好:“苏老师好。”

    “西西好。”苏清风看着带着小草帽的颜西,“西西等一下,等晏苏的作业写完了你们就可以去玩。”

    颜西嗯嗯的点头,“苏老师你好好的盯着苏苏做作业,不许他偷懒。”

    苏老师笑着说好。

    晏苏淡淡的睨了一眼小矮子西西,他的作业都写好了。

    颜西没有再打扰两人查作业,转身咚咚咚的下了楼,然后跑到前面客厅里陪着苏奶奶看电视,“苏奶奶,我来陪你看电视。”

    “好啊。”苏奶奶看着颜西带着的小草帽,上面还有一个粉色的蝴蝶结,“西西你这个帽子真好看,是谁给你买的呀?”

    “我爸爸给我买的。”颜西摸了摸自己的小草帽,“他昨天回家了。”

    苏奶奶噢噢两声,“你爸爸可真会买东西。”

    颜西嘿嘿的笑了笑,“我爸爸厉害的。”

    “你爸爸确实厉害。”苏奶奶好像听儿子说颜西的爸爸是个包工头,应该也是赚钱的。

    “苏奶奶,我爸爸昨天遇到一个特别吓人的事情。”颜西将车祸的事情说给苏奶奶听,“实在是太可怕了。”

    苏奶奶听到后眉心跳了跳,原本前天女儿怕晏苏呆不习惯计划昨天来接外孙的,但外孙说要教颜西画画,等暑假结束才回去,所以女儿就没有再开车过来,要是真的来接晏苏的话,可能刚好在从县城来小镇的路上遇见这件事。

    老年人都迷信,所以苏奶奶立即双手合十的念了一声菩萨保佑。

    颜西看到苏奶奶脸上浮出一丝庆幸,低头看着自己晃悠的双脚,幸好爸爸也没事。

    看了会儿电视,晏苏的作业也检查完了,颜西继续去画画。

    其实只是为了感激苏老师救回了姐姐才来找晏苏学画画拖住他回家的,但现在画着画着她还挺喜欢这个安静又文艺的事情。

    画了一下午后,颜西准备回家,回家之前她摸出荷包里放着的几颗大白兔奶糖递给晏苏,“苏苏,我爸爸给我买的糖,给你吃。”

    晏苏看了眼大白兔奶糖,“你吃。”

    颜西将奶香味十足的糖塞给晏苏,“我专门给你拿的。”晏苏没接过来:“我不喜欢吃糖。”

    不喜欢才怪呢,不喜欢会专门囤那么大白兔奶糖来吃?颜西反正是不相信小孩子不喜欢吃糖的,“你别不好意思,你拿着吧。”

    晏苏还是摇头说不要,然后拿着画笔去清洗上面沾染的颜料了。

    颜西看着晏苏的背影,小弟弟还这么客气,她想了想直接上了楼,将自己带来的二十颗糖一股脑的都放到了晏苏的盒子里,顺带还帮他摆放的整整齐齐。

    放好后,颜西才收拾收拾回家,到家后就看到爸爸满脸寒霜的走了回来,“爸爸?”

    “爸爸,你不是说抓鱼摘荷花回来吗?”颜南围着爸爸转悠了一圈,“花呢?”

    “忘了。”颜与民敛了敛脸色,对林云说:“晚上吃什么?我去做。”

    林云猜这趟回去肯定又挨骂了,但她没多问,只是温声说道:“都做好了,等你回来就可以吃了。”

    “那我去端过来。”颜与民走到厨房里,看着凉着的花生稀饭以及两个拌好的凉菜,再回头看看围着妻子转的两个女儿,还是家里好。

    大家吃着晚饭,默契的没有问回家的事情,只是吃了一半的时候颜与民说:“咱们家户口迁到镇上了,以后村里的地、房子都不归我们了。”

    林云哦了一声,想着以后想吃粮食该怎么办?

    “以后我们拿钱给岳母,请她多种一点庄稼,以后我们去背一点来吃。”颜与民顿了顿,“多拿点钱。”

    颜西听到这儿瞪大了眼,这老太婆又作什么妖了,这下搞得爸爸宁肯去外婆那边买粮食吃也不愿回村里去买?

    当着孩子的面,林云也不好多问,只是应了一声好,然后又给丈夫和孩子们多夹了一点凉拌肉片,“多吃点。”

    “我也给爸爸妈妈夹菜。”颜西给爸爸妈妈各夹了一块肉,颜南也跟着学帮长辈夹菜。

    颜与民看着碗里的肉,脸上总算是浮出了笑意,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好,那个家不要也罢。

    *

    吃过晚饭后,一家人院子里乘凉。

    颜与民拿着颜西这几天画的画看了看,觉得画得挺好看的:“咱们家以后要出个画家了?”

    颜西乜斜了一眼自己的画,爸爸你说这话不颤?

    颜南凑近瞅了一眼颜西的画,而后眼巴巴的望着爸爸:“爸爸,我想学。”

    “学呀。”颜与民没什么意见,觉得女儿爱学是好事,“明儿和你妹妹一去苏家。”

    “我想学功夫。”颜南说着比划了起来,还自带配乐的嘿哈嘿哈了几声。

    颜与民眉头三条黑线:“你天天上蹿下跳的功夫已经很好了。”

    “我超厉害的。”听不懂讽刺的颜南一副很骄傲的样子,跑起来踹了墙壁两下。

    林云看着墙上又多出来的几个脚印,“颜南!想吃笋子炒肉是不是?”

    颜南被吓得立即朝屋里跑,“我不想。”

    颜西同情的看着跑开的姐姐,姐姐你别这么跳,迟早要挨揍。

    外面蚊子太多,颜西不想待在外面了,转身朝屋里走去,刚走进屋里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她正准备去接电话,但被爸爸抢了先。

    爸爸喂了一声:“大刘呀?我明儿回去。”

    颜西见不是讨厌的人,心底默默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时,就听到爸爸说:“我去过砖厂和预制板厂了,但是他们现在正在赶制其他人的砖,我们得排到九月初才能拿到。”

    大刘说:“地基都已经开始挖了,八月中基本上就能挖好,太慢了我怕学校不满意。”

    颜与民说:“可咱们熟悉的砖厂人家忙不过来呀?我想让他先挪几万给我们都不行。”

    大刘说:“实在不行咱们就换一家。”

    “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一家红星砖厂就挺好的,价格比别家便宜三分钱,质量也不错。”

    红星砖厂?还没走开的颜西下意识的拧起了眉。

    第28章

    颜西隐约记得红星砖厂是出过一个大新闻的。

    她警惕的望着爸爸,?只见皱了皱眉,“可砖厂那边我也说好了,现在变了就不太好吧。”

    “咱们又没签合同怕什么?而且咱们赶工期要紧,?早点做完咱们也好做下一个活儿。”大刘顿了顿,?“而且每一块便宜三分钱,?咱们买那么多砖得便宜好几千块钱。”

    颜与民听着有点心动:“可是那一家在其他县城,?他们给咱们送货吗?”

    “他们包送货的。”大刘又夸了这个砖厂几句:“我也看了好几家,?看来看去还是觉得他家又好又便宜,?要不咱们明儿就和红星砖厂签合同订砖了,早点把这个事情定下来。”

    暂时没有其他好选择的颜与民应了一声好:“那我明天一早就去县城。”

    颜西拧着眉头,?回想着关于红星砖厂的记忆。

    “在干什么呢?皱巴着一个脸是不是困了?”爸爸蹲下来要抱她去楼上睡觉。

    颜西摇摇头,?“爸爸,不要买这个砖厂的砖。”

    颜与民疑惑的看了眼女儿,?“为什么不买?”

    颜西盯着爸爸的脸,?想起了一些快被自己遗忘的事情。

    上辈子爸爸出车祸后,第二年大刘叔就因为建造的房子倒塌而被抓去坐牢了,?中间具体是怎么样的她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大刘叔的妻子曾经来妈妈这儿借钱去周旋,两个苦命的女人抱头痛哭时还大骂了红星砖厂。

    颜西郑重的说道:“便宜没好货。”

    “一定不要买。”

    颜与民没上心,?逗着颜西:“便宜还不好?省下的钱都给西西买好吃的。”

    “不好,?省下的钱迟早要还的。”颜西拉着爸爸的手,?认真叮嘱道:“他们的砖肯定不好,里面好坏参半,?修得房子一点儿都不牢固,垮塌了压到人可怎么办?”

    做生意的都有一些迷信,颜与民不大爱听这种不吉利的话。

    林云看丈夫表情不对,猜到他一些想法,?“西西别乱说话,过来我带你去洗澡。”

    颜西不放心爸爸,上辈子爸爸出事前就和大刘叔拆伙了,房子倒塌的事情没有牵扯到她们家,但是现在爸爸还要继续和大刘叔一起做事,所以她必须体现爸爸:“爸爸,我没有乱说话。”

    “我之前还梦见李婆婆摔断腿呢,然后李婆婆就真的摔断腿了。”颜西看向一侧的妈妈,“爸爸你要是不信可以问妈妈。”

    颜与民还不知道李婆婆摔断的事情,他下意识的看向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