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26节

    颜老太强忍着害怕,?哆哆嗦嗦的解释道:“警察同志,这不是别人家的,?是我大儿子家的房子,?我们就是想去屋里歇歇。”

    “想去人家屋里歇息你就踹门?不知道叫门吗?”警察看着被踹出几个大脚板印的厚实木门,“得亏这门做得结实,?要是踹坏了你们还得赔。”

    颜老太嚣张惯了,?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地盘,“我踹自己家的门,?谁敢找我们赔。”

    警察教训道:“那也不能乱踹,?要不是知道你们和这家人有关系,我直接把你们当小偷给抓起来。”

    吴翠萍嚷嚷着:“警察同志,?你们可不能不讲道理,?我们没犯事儿你可不能抓我们。”

    警察呵了一声:“你们还没还没犯事儿?人家看你们一直踹门以为是坏人都报警了,?你说你们啊,好不容易出来了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回家去吗?非得来惹点事儿才高兴?”

    “谁报的警抓我们?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颜老太突然想到了什么,剜了一眼颜家的大门,“肯定是林云干的!”

    警察实在是头疼,“这家人都没在家,?怎么可能是她们干的?”

    “不是她会是谁?上次就是她报警抓我们,这次又报警抓我们,她怎么这么歹毒?霸占着我儿子修的房子不走,还整天使坏,我真是好倒霉啊我!”颜老太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我辛辛苦苦养的儿子,好不容易快要享清福了,结果娶了这么一个丧门星,我这是倒了什么血霉啊!”

    警察见多了这种撒泼耍浑的人,明明欺负别人却哭嚎得厉害,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是受害者:“好了,别再这儿闹,赶紧的离开这里,要不然我就抓你们回去再关几天!”

    颜老二是被关怕了,立即不敢闹腾,立即拉着亲妈,“我们走,我们立即就走。”

    等颜老太几人不情不愿的走了以后,年轻一些的警察厌烦的拍了拍袖子,“摊上这么一个老娘,也是倒霉!”

    老警察点头,“家和万事兴,她这样越偏心二房,二房以后越没出息。”

    “你看她骂这一家子骂得可真难听,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仇人呢。”年轻警察脑洞大开,“我猜估计不是亲儿子。”

    “谁知道。”老警察耸了耸肩,十几二十年前,孩子乱抱乱扔的事情多得很,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回去吧。”

    “不敲门问问大家?”年轻警察问。

    一个老警察看了一眼紧闭的房子,隐约看到二楼好像有一个人影,本来想敲门问一问的,但想到前些天的事情,也难怪人家不愿意搭理这个老太婆。

    老警察摇了摇头,直接往回走:“今天赶集,人肯定不在家里的。”

    颜西踮着脚趴在窗边,望着院子外面的一举一动,看到警察将颜老太赶走后才松了口气,等警察走后她才将吓得躲在柜子里的姐姐叫出来:“姐姐,坏人被抓走了。”

    颜南满头是汗的从柜子里钻出来,“真的呀?”

    颜西点了点头,“外面没有声音了。”

    “吓死我了。”颜南抬手了抹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她们不会再回来的吧。”

    颜西回答:“不会了。”

    颜南听到妹妹的话顿觉心安,一脸后怕的拍拍心口,“真是太可怕了。”

    颜西看了眼竟无条件信任自己的姐姐,拍了拍姐姐的脑袋,“姐姐,我们下楼去做作业吧。”

    刚被吓唬过颜南没有注意到妹妹这么大人化的动作,心有余悸的说:“我还是把作业拿上来做吧。”

    两人在楼上的房间待了一会儿,林云就回来了,她在楼下没看到人,又匆匆跑到楼上来查看,看到两人趴在床上写作业这才松了一口气:“南南,你们怎么跑楼上来写作业了?”

    “妈妈,刚才有人贩子。”颜南立即将有人踹门的事情说了一通,吓得林云脸色顿时惨白,人贩子现在这么猖狂?

    颜南望着吓得脸色苍白的妈妈:“妈妈别怕,我们打电话报警抓了人贩子。”

    “抓了?不会报复回来吧。”林云下意识的担心会不会遭报复,之前可没少听说人贩子为了抢孩子杀死一家子的事情。

    不行,她得打电话给颜与民,林云心慌意乱的往楼下走。

    颜西见状,连忙追上去拉住六神无主的妈妈的手,示意她蹲下来,“妈妈,你别怕,你先听我和你说。”

    颜西将林云拉着弯下腰,附在林云的耳边小声说着:“是坏奶奶她们来踹我们家的门,我就打电话抓她们了。”

    林云一听是颜老太,脸色复杂变幻,“怎么回事?到底是人贩子还是你奶奶?”

    “是坏奶奶。”颜西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姐姐,小声同妈妈说道:“我在楼上看到她带着坏二叔踹我们家的门,我就去拦着姐姐不让姐姐开门,骗她说是人贩子。”

    林云仔细看了看女儿,不像是撒谎的样子,“怎么骗姐姐呢?”

    颜西气鼓鼓说:“姐姐觉得坏奶奶好。”

    其实也不是颜南觉得颜老太照顾你奶奶好,就是小孩子不记事,被奶奶骂了隔一段时间气过了也就忘了,颜西怕姐姐出去开门才骗她的:“妈妈,你别怕。”

    林云得知不是人贩子,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对颜老太依旧是不喜的,“她们没骂你们吧?”

    颜西摇摇头,“我说打电话给警察叔叔是隔壁邻居看到的,她不知道我们在家里。”

    “那就好。”林云松了口气,同时脸上浮出一丝厌恶,现在一听到颜家人就生理性厌恶。

    “西西做得对。”林云心底只是在不满为何这么快就把颜老二给放出来了,却未去深想四岁的女儿脑子怎么能转得这么快。

    虽然知道不是人贩子了,但林云还是给颜与民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自己管好那一家子,要不然下次就不是报警抓他们那么简单了。

    颜西看妈妈气不顺的挂了电话,十分有眼色的走到了外面院子里,本来想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敢多问了。

    本来以为妈妈歇一会儿心情就会稍好一些,结果隔壁邻居王嫂隔着围墙问起早前的事情,“林云,你们早上不在家?”

    林云摘菜的手微顿,“去街上了。”

    “难怪。”王嫂拍了下巴掌,“我看到你婆婆来了,在你家门口待了好一会儿,你回来没瞧见?”

    林云否认说没有。

    王嫂八卦的往屋里瞅了瞅,好像真没见到人:“那你婆婆可能就回去了,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中午要吃一顿好的。”

    林云有点烦,端着还没摘完的空心菜要回屋,这时王嫂又叭叭的问道:“你们是不是婆媳间闹矛盾了?”

    “我和你说呀,婆婆有时候也是为你好,你忍一忍就过去了,闹太难看了也不好。”

    颜西真的不喜欢就这个多嘴的邻居,她仰起天真的小脸对王嫂说道:“阿姨,我昨天晚上还听到你骂王奶奶老不死的,你骂人是不对的。”

    颜西没有遮掩的大大咧咧的说着,隔壁王家的人正好听得个正着,王嫂立即变了脸色说没有:“小丫头你听错了,我什么时候骂过了?”

    “昨晚上你出来倒洗脚水的时候,说老太婆的脚太臭了。”颜西脆生生的说着,“阿姨你一点都不诚实,撒谎要被狼外婆吃掉的。”

    “你这丫头胡说八道......”王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家的老太太给喝住了,“给我回来!”

    王嫂连忙回家去解释:“妈,我真的没有......”

    自己家一堆烂事儿还喜欢跑别人家搬弄是非,颜西暗骂了一句活该,她捂着嘴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结果一转头就看到妈妈正盯着自己,“妈妈?”

    林云沉着脸,“你给我进来!”

    颜西捂脸:哦豁!

    乐极生悲了。

    林云听到隔壁争执的声音,头疼的看着童言无忌的女儿:“你这些话都是上哪听的?这些话能随便乱说吗?”

    颜西装傻,“啊?阿姨明明就是那么说的。”

    “那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林云发现说半天女儿也听不懂,只能无奈指着墙角,“罚你站一会儿。”

    颜西扁了扁嘴,靠着屋檐下的墙壁站着,立着耳朵听着隔壁王家的动静,隐约听到嘭地一声响,噢哟,在砸碗?

    林云出来看到颜西的动作,伸手用力的戳了戳她的脑门,“你这是跟谁学的呀!”

    “坏奶奶。”颜西推给颜老太。

    林云回想起在村里时隔壁邻居家吵架打架时,颜老太直接端着饭碗跑到人家院子边上去听人家,回来还会学给家里人听。

    她没想到这种坏习惯竟然被颜西给学到了,她气得打了几下颜西的屁股:“好的不学你学坏的?真是气死我了你!”

    被打屁股的颜西又羞又不难过,她多少年没挨过打了?好丢人!

    颜南跑过来护着颜西,“妈妈不许打妹妹。”

    林云:“我是她妈妈。”

    颜南气呼呼的说顶嘴:“你生妹妹又不是拿来打的。”

    林云看着护短的大女儿:“我生的还不能打了?”

    “你打我们,我们就告诉爸爸,让爸爸回来收拾你。”在颜南的心底觉得这个家爸爸最厉害,所以爸爸能管住妈妈。

    林云又气又好笑:“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颜南跟着学了一遍,然后果不其然的也挨了一顿干笋子炒肉。

    然后。

    颜西和颜南两个人就排排站在墙边——罚站。

    颜西叹了口气。

    颜南也跟着叹了口气:“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如果爸爸在家,他就可以插科打诨几句把她和妹妹给放了。

    颜西算了算日子,“可能过几天?”

    颜西望着大马路的方向:“希望爸爸给我买洋娃娃和游戏机。”

    颜西点了点头,“爸爸不会忘记的。”

    在两姐妹的期待中,八月五号颜与民脚趴手软的被人扶着下了公共汽车。

    第26章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

    颜西从屋后的小菜地里摘了几个熟透的小番茄回来吃,刚出厨房就看到公共汽车停在了自己院门口,然后看到爸爸被人搀扶着下车。

    “爸爸?”颜西见爸爸脸色苍白,?好像出了什么事情,?连忙叫了在屋后干活的妈妈出来。

    林云手忙脚乱的将人扶到椅子上坐下,?发现丈夫手脚冰凉:“与民,?你身上怎么这么凉?”

    颜与民瘫坐在椅子上,?嘴巴干得起皮。

    颜西端起一杯水递给他喝,?“爸爸,喝点水缓一缓。”

    颜与民喝完了一杯水,?缓了缓才说道:“我今天差点就回不来了。”

    林云脸色顿变,?声音颤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

    “我差点就被大卡车撞了。”颜与民想到下午的事情依旧心有余悸。

    颜西的脸色变了变,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上午回到了县城,?然后去城外找砖厂的谈事,?我想着正好砖厂在回镇上的路上,所以谈完后就在路边等车,?当时我提的东西太多了,?就想放下来歇一歇,结果给西西买的颜料掉了出来,?顺着斜坡掉到下面的田里去了。”颜与民抹了一把脸,?“我刚下去以后,?就看到一辆横冲直撞的大货车压着路边开了过去,直接撞飞了一辆迎面开来的小轿车,?到处都是血。”

    林云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轻轻抚着丈夫的后背安抚着他,“没事了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