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16节

    林云提高了音量:“怎么处理?你别背着我偷偷摸摸的去借钱买吧?”

    颜与民解释:“怎么可能?我是什么性子你还不清楚?我有多少钱花多少钱,怎么可能借钱来买?”

    “那谁知道呢?”林云嘴上这样说,但心底对丈夫的人品还是有数的,毕竟是爸妈好好打听考验过的,这颜家一家子歪瓜裂枣不知道怎么就出了这么一根好笋。

    好笋颜与民也不生气,笑呵呵的拉着老婆的手,含情脉脉的说:“你咋不知道?咱们念书的时候你就都知道了。”

    颜西捂脸,没想到还能听到爸爸妈妈的恋爱史,正当她想继续听听父母爱情的时候,就看见妈妈甩开爸爸的手,满嘴嫌弃的说:“懒得理你。”

    妈妈又问:“诶,到底怎么办?”

    爸爸说:“就不管。”

    妈妈怔了一下,“那等她过生的时候咱们回去肯定也没好果子吃。”

    “咱们就等亲戚们都到了的时候再去,下午早点回就行。”颜与民也没啥好办法,那是他的老娘,再不满她也不能不要,所以就只能避着一点点了。

    “这能行吗?”林云有些担忧。

    “不能也没办法,我现在拿到的这点钱就只够给她过生请客。”颜与民顿了顿:“这个月底老板会结清钱,到时候工人的钱一发,剩下一点钱又得全部投进新的活儿去,不过我会想法子挪点钱出来先给你买个小冰箱放菜。”

    林云想了想:“省着点吧,也就这两个月天太热饭菜才容易馊。”

    “没事儿,总会有法子的。”颜与民看了眼妻子的肚子,烦躁的抓了抓脑袋,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朝树林里的颜南喊道:“南南别摘了,快点走,再磨蹭天都要黑了。”

    颜南哦了一声,然后麻溜的跑了出来,将兜在衣服里的野果分给大家:“爸爸妈妈你们吃。”

    林云看着颜南衣服上沾满的红色桑葚汁,整个人都要疯了:“你看你的衣服!这么大个人了还没有你妹妹爱干净。”

    颜南转头看了眼妹妹干干净净的蝴蝶结裙子,忍不住使坏:“妹妹,你帮我拿一下吧。”

    自己有那么傻吗?颜西坚定的拒绝,“姐姐,我没有口袋帮不了你。”

    颜南说:“可以的,你把裙子拉起来就可以了。”

    颜西:“......”

    她拉起来岂不是走光了?

    “我不。”颜西拒绝后转身就朝前面跑去,她一跑,姐姐就在后面追,跑着跑着就到家了。

    到家已经很晚了,爸爸妈妈简单的做了一锅面团疙瘩来吃,吃完后洗过澡便去睡觉了。

    临睡前看到妈妈将今早带出去的衣服拿出来放进了柜子里,她知道接下来应该不会再去外婆家了。

    第二天,颜西还未睡醒的时候爸爸又早起搭早班车去了县城,对此颜西都已经习惯了,迷迷糊糊的和爸爸说了去注意安全,又沉沉的睡去了。

    等再次醒来又已经是大天亮,吃过早饭和陪着妈妈去隔壁邻居家送自家种的桃子和李子,每家都送两斤,大家收下后还会送回来一点自家种的小菜或是一些村里送过来稀罕东西,大家有来有往的把邻里关系处好,遇到事儿也愿意帮把手。

    邻居们笑着收下:“这李子和桃子可真大,搬回来费了不少力气吧?”

    林云说:“还好,昨天孩子爸爸来帮忙搬了。”

    邻居们打趣道:“你们颜与民对你真好,隔三差五的就回来一趟,赚的钱恐怕还不够买车票。”

    林云脸红的解释道:“他每次回来都是有事儿,过几天他妈过生又要回来一趟。”

    “什么时候过生?”

    “再过五天。”

    “那快了。”邻居逗颜西,“西西又可以回家吃好吃的咯,高兴么?”

    颜西抿了抿唇,她可以说不高兴么?

    ......

    转眼就到了颜老太生日这一天。

    一家子收拾好,齐齐整整的朝颜家所在的小河村走去,一路上姐姐都很兴奋,一会儿跑一会儿唱,高兴得不行。

    颜西毫不兴奋,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去,老太婆实在是太讨厌了。

    可再不想去,她们也必须得去,要不然被又要被挨骂。

    她们慢慢悠悠的走,直到快十一点才抵达小河村的的颜家,抵达颜家时一些亲戚都已经到了。

    颜西跟着爸爸妈妈走进院子,这还是她第一次踏入这个颜家这座新起的房子,她左右看了看,发现房子的格局和小镇上的房子还大。

    正当她想和妈妈说房子的时候,一个圆脸矮个女人阴阳怪气的喊了一声:“哟,大哥大嫂你们这个点才过来?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颜西朝圆脸女人望过去,这是颜西的小姑颜小翠,行事作风都和颜老太一模一样,上辈子没少尖酸刻薄的说她。

    颜小翠当着亲戚们的面大声说着话,丝毫不给颜与民和林云任何面子:“也不知道早点过来帮忙,真把当客人了?我们隔得远的都早就到了。”

    在场亲戚们聊天的声音戛然而止,纷纷看向了颜西她们。

    颜与民同大家解释了一句:“我早上才从县城回来,所以来得晚。”

    颜小翠扁了扁嘴巴,“我忘了大哥你现在当大老板了,的确是忙得很。不过大嫂就住在镇里,也没什么事情,昨天也该回来帮帮忙吧,就让娘和二嫂一直忙像什么话?”

    “我不是拿钱给妈请人做了吗?我想着晚回来一点也没什么关系的。”颜与民维护着妻子,“怎么妈又舍不得钱自己做了?”

    亲戚们听后纷纷交换了一个眼神,刚才不是还说颜与民一分钱没拿吗?

    林云拍了拍丈夫的手臂,让他别说了,然后又对小姑子说:“小翠你和你大哥招呼婶子们,我去后面帮忙。”

    林云说完后就朝厨房里走去,厨房里有几个熟悉的嫂子正在帮忙做做饭,她热络的和大家打了一声招呼:“嫂子我来帮你们。”

    “不用,去后面帮你婆婆她们吧。”几个嫂子说道。

    林云迟疑了一下,一脸赴死的表情往屋后走去。

    颜西怕妈妈被欺负,立即跟上去,刚走到后阳沟的时候,就听到颜老太正神神秘秘的问她妹妹:“你还有那个吃了就生儿子的药吗?”

    第20章

    背对着颜西她们的颜老太神神秘秘的问她妹妹:“你还有那个吃了就生儿子的药吗?”

    颜老太妹妹惊讶的问:“你问那个做什么?”

    颜老太满嘴的嫌弃:“老大的媳妇儿又怀孕了,?我怕又是一个女儿。”

    颜老太的妹妹:“她以前吃过不是流产吗?你还给她吃?”

    颜老太不在乎的说:“又吃不死人,怕什么?”

    颜西瞳孔微缩,下意识的看向妈妈,?妈妈脸色煞白,?浑身都在发抖,?整个人都连站都站不住了。

    颜西连忙牵着妈妈,?正欲安慰她时,?又听到颜老太的妹妹说:“超三要罚款的。”

    “说到这个就来气,?我心想着直接扔了就不用罚款了,结果你说那两个丫头片子的命怎么那么好?”颜老太气得拍大腿:“县城人贩子怎么那么笨,?把人拐走了那么远还能被人找到?白白浪费我五毛钱给她们买大包子。”

    颜西听到这里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前些天从姐姐嘴里听到的话,?颜西隐约有所怀疑,现在亲耳从颜老太听到了这些真相,?颜西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因为她的一些恶毒小心思,竟然将她们带出去扔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附近,?她的心思太也太恶毒了!

    颜西气得发抖。

    上辈子每次提起姐姐和去世的父亲,?包括奶奶在内的一些亲戚都会责怪她不应该闹着吃冰棍儿,如果没有她的闹腾,?姐姐就不会被拐走,?爸爸也不会因为去找姐姐而出车祸。

    愧疚和罪恶感如同一座大山压一直压在她的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哪怕妈妈会安慰说那不是她的错,?但她却无法原谅自己,觉得那就是自己的错。

    因为姐姐被拐,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她们一辈子过得凄凉痛苦,?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她们的亲奶奶。

    她再也沉不住了,抓起旁边箩筐里洗干净的菜叶子就朝可恶的颜老太扔了过去。

    “哪个砍脑壳的......”颜老太转头一看,发现是颜西和林云,脸色顿时一变,她心虚的梗着脖子:“你们是要吓死人吗?走路都没有一个动静。”

    颜老太的妹妹也不知道林云到底有没有听见,打着圆场:“林云你们来了呀,我们刚才还在念叨你们怎么还没来。”

    林云满目泪光和恨意的看着一脸刻薄的颜老太,声音颤抖的质问道:“当初我流产是因为你给我吃了那个什么药?”

    “当初孩子没了你还怪我自己没有保住?你还说是我活该?”

    颜老太的妹妹忙说:“你听岔了,没有的事情。”

    “你弄掉了我一个孩子就算了,你还把南南和西西故意带出去扔到?”林云浑身都在颤抖,用尽力气的朝颜老太喊出来:“他们可是你的亲孙女啊,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之前南南说是你带她们出去买包子,转身就没有找到你了,我以为是你忘了说,没想到全是你在撒谎,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之前林云还觉得是误会,但是现在她发现果然是她太天真了,这么恶毒的人怎么可能会好意给两个孩子买东西吃。

    颜老太沉下脸,“你少他妈的冤枉我,我可没干过,明明是她们自己跑开了。”

    林云气得双眼通红:“我都听得清清楚楚,你还想不认账?”

    颜老太的妹妹看了眼听到动静走出来的帮厨的人,立即劝道:“哎呀,婆媳间的小矛盾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待会儿私下里说,马上就到晌午了,咱们赶紧把宴席做好摆上,别让亲戚朋友看了笑话。”

    这话直接点燃了林云的怒火,她直接将旁边放着的一大盆蔬菜端起来朝颜老太砸去,“你还有心思办宴席,办你个串串!”

    颜老太被砸了个正着,她气急败坏的吼道:“林云你个泼妇,老娘非让老大和你离婚不可。”

    林云想到自己嫁入颜家八年被老太太明理暗里的针对,火气越来越大,“离就离!”

    颜西怔了一下,担忧的看向妈妈,看到妈妈满脸泪水,浑身战栗的整个人都快要站不住了,她忙上去扶住妈妈:“妈妈。”

    林云耳朵嗡嗡的响,脑子里一片混乱,整个人都在发抖,她环顾了四周一眼,最后视线落在了放在墙边的扁担上。

    颜西看妈妈没有理会自己,担心的又喊了一声,下一刻就见到妈妈直接拿起墙边放着的扁担,她高高的举起扁担,用力的往颜老太砸去。

    颜老太吓得往后躲,“你真是不孝,打长辈可是要遭雷劈的。”

    打空了的林云见打不着,直接将这些年心底的怨气和恨意全部发泄在了旁边放着的锅碗上,直接将一筐饭碗砸得细碎。

    厨房里帮忙的人连忙上前阻拦,那些碗里可是有她们的家的碗呀,“阿云,你别冲动,有什么话好好说。”

    林云的情绪就像泄洪时的洪流,全部发泄了出来,她推开这些人,冲进厨房里,将做好的一盆一盆菜全部给砸了。

    “阿云你干什么呢?这些菜可还没动呢,真是太可惜了。”

    “对呀,我们送了礼还什么都没吃呢。”在前院听到动静纷纷跑进来凑热闹的亲戚纷纷大叫可惜。

    颜小翠冲了进来,看着满地狼藉:“林云你在发什么疯?”

    “阿云。”跟着进来的颜与民看着脸色苍白的林云,急忙问道:“你先别哭,这是怎么了?”

    颜西看妈妈已经泣不成声,主动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奶奶故意把我们丢掉,还故意拿药给妈妈吃,害得妈妈出事.....”

    颜西不知道流产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但是颜与民一听就知道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气冲冲走进来的颜老太,“妈,西西说的是真的?”

    “你听她胡说八道!小孩子就爱撒谎。”颜老太心疼的看着倒了一地的菜,心疼的哭天嗷地,指着颜与民骂道:“我的肉啊,我的菜啊......我好不容易过一次生就被她给毁了,你赶紧和这个泼妇离婚,我们颜家要不起这样的儿媳妇!”

    颜小翠嚷嚷道:“大哥你看你非要娶的人,把咱妈气成了什么样,再有什么事儿也不能撒泼打砸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