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13节

    “我给妈妈烧火。”家里的灶台比她个头还高,颜西做不了饭,但是可以烧一下火的,家里还是用的柴火,直接把柴火往里面塞就行。

    “小孩子家家的不要玩火。”林云怕烫着颜西,将她赶了出去。

    颜西没法,只能将捡回来的灰包菌和野地瓜拿去厨房里,“妈妈,这里还有这个。”

    林云看了一眼,“这么多地瓜?妈妈给你洗来吃。”

    颜西指了指灰包菌,对妈妈说:“还有这个。”

    林云已经准备了下饭的茄子豆角和虎皮青椒,做太多菜吃不完会馊了的,“这个菌子留着明天吃,你爸爸爱吃这个,也不知道他明天回不回家,要回家的话就留着明天晚上吃。”

    “给爸爸留着。”颜西说完后,妈妈就把一大碗洗干净的野地瓜递给了她:“拿去和姐姐一起吃。”

    颜西嗯了一声,抱着野地瓜去了堂屋里,走到门口就看到姐姐心虚的埋下头写大字,等看到是她后,姐姐直接松了一口气。

    颜西当做没有看见,将洗好的地瓜放到板凳上,“姐姐,吃地瓜。”

    颜南没有客气,伸手拿了几个吃了起来,边吃边点头说好吃,“好甜好香。”

    颜西也吃了几颗地瓜,然后提醒道:“姐姐,要吃晚饭了,你的大字写完了吗?”

    “我知道,我马上就要写完了,你不要打扰我。”颜南已经不生气了,说话也没那么凶了,“你快去看电视。”

    颜西摇头:“不看。”

    “为什么不看?”颜南满脸不解,电视那么好看为什么你却不看???因为我打开了电视姐姐你又不专心写字了,颜西都懒得拆穿姐姐了,“姐姐快写,妈妈说等下要来看你写了多少了。”

    她的话音一落,颜南整个人都慌了,也顾不得再想看电视的事情,埋头开始苦写起来。

    颜西看姐姐终于认真写了,嘴角上扬深藏功与名。

    等姐姐的大字写完,妈妈也把晚饭准备好了,颜西将碗筷拿到桌子上,又一一分好,“妈妈,姐姐,可以吃晚饭了。”

    夏天闷热,所以她们吃的是豇豆稀饭,再配上开胃下房的虎皮青椒和茄子豆角,颜西足足吃了一大碗。

    林云看着女儿不挑食,心底也高兴:“还要吗?”

    颜西喜欢吃妈妈做的茄子豆角,所以还想再吃一点,她伸出手指比划了一点点那么长:“还要一点点。”

    “给你一点点。”林云拿着饭勺给颜西舀了半勺稀饭,另外又给自己舀了一勺。

    颜西抱着饭碗打算继续吃,屋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她紧张的看向林云,下一刻就看到她放下筷子去堂屋接电话了。

    颜南望着堂屋的方向,“是爸爸打的?”

    颜西听了听堂屋里的动静,妈妈基本上没有怎么说话,偶尔说两句声音也很低,她笃定说道:“不是爸爸。”

    “肯定是爸爸。”颜南忍不住朝堂屋里跑去。

    颜西见状跟了上去,看到姐姐凑到电话边上去喊爸爸,而妈妈却将姐姐推开不想让她听电话,看到这一幕她心底就有数了。

    下一瞬,电话那头就传来颜老太的骂声:“颜南你个死丫头吵什么吵?吵得我耳朵疼!”

    兴致高昂的颜南一下子被骂得垂下了头,原来是奶奶。

    颜西皱了皱眉,这个老太婆又来发什么疯?

    她凑近了一些,偷听到颜老太在那边说:“你让与民赶紧将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沙发这些买回来,现在家里就等着这些东西装饰家里了,要不然空荡荡亲戚们来了看着丢人。”

    颜西捏了捏小拳头,她就说应该拔掉电话线的。

    林云神情凝滞,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妈,与民这些天都不在家,我也说不清楚这些,要不你打电话和他说?”

    “我又不知道他在县城的电话。”颜老太倒也想呢,可她就知道颜家在镇上的电话。

    林云说:“老二知道他的传呼机,你让老二联系他就行。”

    颜老太:“老二联系了可他一直没回。”

    林云:“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等他忙完了就回你电话了。”

    电话那边叽叽咕咕的不知说了什么,下一瞬颜老太就开始提高嗓门开始质问林云:“林云,是不是你不愿意我儿子给我们买?”

    对,不想给你买!颜西听得想要去拔电话线。

    林云按住颜西的手,不让她乱动:“与民要是有钱你可以让他买,我没有任何意见的。”

    颜老太总觉得这个儿媳妇没安好心:“我看就是你把钱拿捏着不肯给我用,你们住在镇上整天过着好日子,却不愿意拿钱出来孝敬我,小心遭天打雷劈。”

    林云听到这话真的觉得心痛丈夫,丈夫在外面累死累活的没一个人心疼他,反而全都像蚂蟥一样盯着他吸血,“妈,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去年与民赚的钱都拿来修房子了,原本打算用来买材料的钱也挪出来给老二修房子了,我们现在哪里有那么多钱来买这些东西?”

    颜老太觉得这些都是骗人的假话:“我才不信你们的,我看你们就是分明想拿几万块钱去生三胎,你这辈子就没有生儿子的命,浪费那个钱还不如拿给我用。”

    不止林云气得血气上涌,颜西听得也想一巴掌糊她脸上,她直接拔掉了电话线,不让妈妈听这些污言秽语:“妈妈,不要理她。”

    颜西扶着红着眼的妈妈坐在椅子上,担忧的看着脸色难堪的妈妈:“妈妈,你别生气,生气了弟弟妹妹会不舒服的。”

    林云捂着眼,小声啜泣着。

    颜西看到林云竟哭了起来,整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她踮起脚爬上椅子,用小小的身躯抱住母亲,想让母亲觉得有一个依靠:“妈妈,不哭。”

    颜南见状,也不学着颜西的样子上来抱着母亲,“妈妈,你别哭。”

    “妈妈没哭。”林云擦了擦眼睛,抱着两个乖巧懂事的女儿,觉得心底有了一些支撑,“还是我的南南和西西最好。”

    颜南张口就说:“那妈妈就只要我和妹妹就好了。”

    颜西听到姐姐的话,慌张的看向妈妈,怕妈妈心底难过。

    妇女能顶半天,儿子女儿都一样,其实颜西也并不想要母亲为难自己,为难自己的身体,她想这么劝说妈妈,但她没有这个权利,她没有决定母亲想法和这个小宝宝该不该出生的权利。

    上辈子一直觉得亏欠家人的她只能说,如果你想要我会好好照顾他呵护他,如果不想要她也是支持的。

    但按照这些天她看到的情况,颜西觉得妈妈是想要这个孩子的,她轻轻拍了拍妈妈的肩膀,“妈妈想要就好。”

    林云抱着贴心的女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做了决定:“姐姐说得对,妈妈有你们就好了。”

    第16章

    第二天,早上六点。

    颜西迷迷糊糊地被叫了起来,她像个木偶人一样的被妈妈套上了一条胸前有蝴蝶结的粉红色裙子,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妈妈,这么早我们要去哪里呀?”

    “我们去外婆家玩。”林云给给颜西穿好裙子后,又从旁边的立柜里拿出两套衣裤,放到一个缝制布口袋里,“南南快点自己穿好衣服,再晚天气就热了。”

    颜南有些兴奋:“我们要去外婆家?是去摘李子吗?”

    “对,咱们去外婆家摘桃子、李子、梨子,另外还有不少好玩的,到时候我们多待几天。”林云牵着两人下楼,“快点下楼了。”

    颜西看着收拾好的衣服里面只有她和姐姐的衣服,她隐约猜到一点什么,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无论妈妈做什么样的决定,她都愿意支持。

    锁好家里大门,一家子沿着山间小路朝外婆家所在的大山村走去。

    山间鸟语花香,绿荫蔽日,颜南在林子里跑来跑去,一会儿去路边的金银花,一会儿又去摘野地瓜,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差不多八点才抵达外婆家。

    外婆家的房子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土坯墙小瓦房,掩映在一片果树绿荫下,夏日里坐在树荫下乘凉十分安逸。

    “外婆,我们来了。”颜南像个小炮弹似的跑进了堂屋里。

    正在吃早饭的外公外婆连忙迎了出来,“南南西西你们来了。”

    颜西望着外公外婆,也开心的跑了过去,跑近一些后仰着头看着个子瘦高的外公,满脸沧桑,但身体站得板直,看着还挺精神的。

    上辈子外公大概在几年后因为肺病去世了,那时候她可能七八岁,所以对外公的印象不太深,只觉得他是一个严肃不爱笑的人。

    颜西盯着外公认真的看了看,发现他虽然寡言少语,但是眼里的热切的目光却透露出他对女儿、外孙过来是开心的,她突然觉得外公应该和外婆一样和蔼,只是他不擅长表达而已。

    颜西看着跑去牵着外婆的姐姐,自己则跑到外公的身边主动的牵住外公粗糙的大手,仰着头软软的喊:“外公。”

    原本还有些羡慕的林外公低头看着牵住自己手的外孙女,眼里浮出笑意,“热不热?”

    颜西点点头,“热。”

    “我给你开电风扇。”林外公连忙牵着颜西进屋,然后就开始忙活着搬电风扇出来了。

    颜西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屋里的布局,一侧靠墙的位置放着两张八仙桌,桌子上放满了杂物和一个小小的电视机。

    中间的位置还有一张专门用来吃饭的八仙桌,旁边就放着一个碗柜和几张板凳和椅子,十分简陋。

    不过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的,还没有十几年后的欣赏眼光,现在基本上就是将屋里收拾干净就好了。

    “今天怎么想到过来了?”林外婆忙招呼着林云往里走,“吃过早饭了吗?”

    林云说:“还没吃。”

    “来正好,早上刚蒸的馒头。”林外婆在旁边的橱柜里拿了三幅碗筷出来,“南南西西快来。”

    颜西爬上外公专门给自己搬来的竹椅上,接过外婆用筷子给自己串起来的馒头,甜甜地道谢:“谢谢外公外婆。”

    林外婆惊讶的看着她,“咱们西西说话变得文绉绉的了,和电视里的人说话似的。”

    “就是跟着电视里学的。”林云给颜西舀了一点豇豆稀饭,“西西快点吃饭,不要到处看。”

    正在环顾外婆家环境的颜西哦了一声,拿着馒头咬了一小口,馒头是用自己家种的麦子磨成粉做的,因为没有去麦子表面的那一层皮,所所以蒸出来颜色偏褐色,掰开后里面还有许多蜂窝小孔,吃起来也很香很筋道,和后来买的完全不同。

    颜西吃一口馒头又喝一口稀饭,时不时的再加一点切成片的泡酸姜放在馒头上混着吃,微辣酸爽,特别好吃。

    林外婆忍不住说:“西西最近的胃口是不是变好了?我记得以前总不爱吃饭的。”

    “最近是好了一些,可能长大了懂事了。”林云其实也想不通为什么,但是不用自己操心孩子吃饭的事情,她也能省下很多功夫。

    林云看着桌上多出来的一个碗,忍不住问道:“大哥和嫂子不在家?”

    “回县城上班去了。”林外婆顿了顿,“小想在家,不过还在睡觉,叫他起来吃饭也不起来。”

    林云:“帮你干活了?”

    “他哪会干活,昨晚上拿着他妈给他买的一个什么东西一直玩到半夜,叫他睡觉他也不肯睡。”林外婆提起这个唯一的孙子也是头疼。

    林外公说:“还不是你们惯着的。”

    “平时他都住在县城,好不容易回来一下惯一下怎么了?”林外婆双标起来连她自己都害怕。

    林云怕父母吵起来,忙说道:“这几天地里的活儿忙吗?”

    “不是很忙,就是地里又该扯野草了,谷子还没打药,树上的李子和桃子这几天得全摘了,要不然熟透了全掉地上怪可惜的。”林外婆絮絮叨叨的说起了家里的活儿,“你们待会儿多摘一些,拿一些回去,剩下的我让你爸挑去镇上卖了。”

    林云:“那我们等下去摘。”

    等吃完早饭收拾干净后,外公外婆就拿着箩筐去摘果子了,颜西看了眼热衷于看电视的姐姐,也跟着外公外婆去了外面的李子树下。

    树上许多李子都被鸟啄了,外婆看得心疼,嘴里埋怨着丈夫:“我就说应该早一些来摘掉,你看现在都被吃了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