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10节

    “西西,别不理爸爸呀。”颜与民将水瓢扔到一旁,伸手抱起颜西:“爸爸刚才不是故意向你发火的。”

    颜西别开脸,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其实爸爸已经做得很好了,会抱她会给她买吃的还会耐着性子哄她,很少打骂她,可能是最近自己有点恃宠而骄,要不然也不会和爸爸顶嘴的。

    其实她也能理解爸爸的想法,爸爸不止是丈夫和爸爸,还有一个身份是儿子,而七八十年的环境都教给他要孝顺长辈,长辈就算是错的,做晚辈的也不能叽叽歪歪的,要不然就要挨打。

    想到这里颜西又忍不住心疼爸爸,夹在中间太为难了。

    颜与民抱着颜西颠了颠,“西西,你和爸爸说说话呀?”颜西看了眼求和的爸爸,她伸出手:“爸爸,我可以不生气了,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颜与民问道。

    “爸爸可以给我一点钱吗?”颜西想找个生钱的办法,但是手里一分钱都没有,实在是太难了。

    颜与民问:“要零花钱做什么?想吃什么和爸爸妈妈说一声就行。”

    “想赚钱。”颜西小声嘀咕着,没想到被颜与民都听了去,他笑得前俯后仰:“阿云,咱们家西西才四岁就知道赚钱了,不愧是我颜与民的女儿!”

    颜西尴尬的捂脸。

    “要多少?”颜与民摸出一毛钱递给颜西,“这算是爸爸支助你的事业!”

    林云听完后又摸出两毛钱来:“够不够?妈妈再给你两毛。”

    “......”颜西翻了个白眼,不带这么逗小孩儿的!

    爸爸妈妈都不信她,也不愿意拿钱给她,颜西也没有办法,只能另外再想办法。

    第12章

    第二天一早,爸爸搭乘最早的一班车又了县城,家里就只剩下颜西妈妈和姐姐三个人。

    天气热也不方便出门,午睡后姐姐就去做作业,妈妈则继续去做衣服,而颜西这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则托着腮望着外面空旷的街道。

    小镇上赶集日是一、四、七,所以除了赶集日热闹一些,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人,颜西烦躁的看着空荡的街道,盘算怎样才能赚钱?是去卖菜还是去捡垃圾呢?

    她记得好多新闻里都说收废品的人都是家财万贯,她要不要找个小推车去捡垃圾呢?

    正当她想得入神时,看到几个邻居小孩儿跑到门口处,朝她喊了一声:“西西,你姐姐呢?”

    颜西看着几个小孩回答道:“我姐姐在写作业。”

    “你把你姐姐叫出来。”邻居小孩儿说。

    不等颜西回答,颜南从屋里冒出一个脑袋:“找我干什么?”

    为首的小女孩儿小声问道:“昨天不是说去捡宁嘎子壳壳吗?去不去?”

    “去啊。”颜南顿了顿:“等我换一双鞋子就去。”

    颜西愣了一下,半响才反应过来宁嘎子壳壳是什么?是蝉蜕。

    每年夏天都会有人专门来乡下地方收蝉蜕,几块钱一斤,这对于镇上没有收入来源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她看着姐姐换了一双粉红色的凉鞋就要朝外面走,立即说道:“姐姐,我也想去。”

    “西西,你就待在家里好好的玩。”颜南想着山上草多蚊子多,妹妹被蚊子咬了肯定就要哭,而且这是大孩子的活动,带一个小孩子做什么?

    颜西看了眼楼上的方向:“那我告诉妈妈。”

    “......嘘。”颜南想出去玩儿,要是被妈妈知道了肯定不让她去,于是只能妥协让颜西去换鞋子:“你快一点。”

    颜西换好了橡胶凉鞋,戴了一顶草帽就跟着姐姐往外跑。

    小镇后面就是河流,跨过一道石头墙就到了山林间,山林里草木丛生、树荫蔽日,十分凉爽。

    唯一的缺点就是山林间蝉鸣四起,聒噪至极。

    进入树林后,小伙伴们便分散开,在林子里到处找了起来。

    颜西则跟在姐姐的身后,一直盯着树干、树叶等地方,发现蝉蜕后就告诉姐姐,姐姐个子高一些,踮着脚就摘下来了,若是实在太高了,姐姐就用小木棍戳下来。

    蝉蜕掉下来后,颜西就蹲下去捡,两人配合着一会儿的功夫就捡了二十多个蝉蜕。

    两人捡着捡着,突然听到旁边一个站在泡桐树下的小孩儿惊呼着,“哎呀,这颗树下雨了?”

    旁边的几个小孩儿也跑过去,“下雨好凉快的。”

    颜南见状也想过去凑热闹,颜西连忙拉住姐姐,这不是雨,是蝉撒的尿,她可不想待会儿姐姐一身蝉尿还来抱自己,她指着旁边马儿杆叶上的蝉蜕说:“姐姐,这里有好多,快点来捡,要不然被其他人拿走了。”

    颜南一听立即就将去‘淋雨’的事情抛到脑后,踮起脚继续捡蝉蜕。

    山上的蝉蜕多,但每天来捡的人也很多,要是错过了她们就得少捡许多:“妹妹你到处看一看,哪里有就叫我,我负责拿。”

    颜西嗯了一声,继续到处找蝉蜕。

    山林物资丰富,除了到处可见的蝉以外,时不时的还可以发现一丛甜香四溢的野地瓜,颜西弯腰将将熟透了红彤彤的地瓜摘下来放到小篮子里,等拿回家洗干净再吃。

    除了野地瓜以外,一些松树下面还有许多灰包菌,外表有一些小小的纹路,看上去麻麻癞癞的,虽然长得丑,但炒熟后吃起来脆生生,味道还挺不错的。

    颜西和姐姐配合着找了两个小时,蝉蜕没有找到太多,反而是地瓜和灰包找了好几斤。

    “妹妹,我们走回去了。”颜南叫她。

    蹲在地上捡灰包的颜西回过头,看见姐姐热得满脸通红,“姐姐,我们不捡蝉蜕了?”

    “不捡了,妈妈现在肯定要找我们了。”颜南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伸手来牵颜西,“走了。”“好。”颜西将刚才又捡到的几个灰包放到篮子里,然后跟在姐姐的身后一起往山下走。

    上山的方向在颜西家那一边,但是现在已经走到另一头了,她们没有原来反而,而是从最近的小路回小镇。

    小路需要穿过一片茂密竹林,清风徐徐,竹叶如波浪起伏,浪声不断。

    “这里面有笋蛹。”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眼尖的发现竹节上有一点枯黄的痕迹,立即拿镰刀将枯黄的地方割开,然后从里面捻出了一根白白嫩嫩的笋蛹,他兴奋的拿给其他小孩子看:“你们看,好肥。”

    “呕.......”其他大部分都是女孩子,最怕这种蠕动的东西,吓得下意识的往后退开:“你不要拿这么近。”

    六七岁的男孩儿特别淘气,拿着笋蛹就来下吓女孩子,吓得大家啊啊啊的直叫。

    “王小二,你离我们远一点。”颜南将颜西护在身后,凶巴巴的瞪着男孩儿,“别拿来恶心我们。”

    小男孩儿有点怕颜南,讪讪收回手,“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们都不喜欢?真是没有眼光。”

    “这么恶心的东西你喜欢。”颜南强壮镇定的牵着颜西走远了一些,“妹妹别怕。”

    颜西仰头望着明显是自己在害怕的姐姐,反手拍了拍姐姐的手背:“姐姐你别怕。”

    颜南不承认:“我不害怕。”

    “好吧,是我害怕。”颜西给姐姐留了点面子,然后坐在阴凉处休息。

    颜南盯着竹子看了看,然后说道:“妹妹你热不热,我给你做一个小风扇。”

    颜西回头看向姐姐正伸手去抓竹子上趴着的笋子虫,笋子虫头顶上有一根细长如同大象的鼻子的黑色头管,外壳是黄色的,上面还有黑色的条纹,看上去有些丑陋。

    跟着她就看到姐姐三两下将笋子虫的两条大前腿给掰掉一截,然后捡了一根细长的竹枝插入大前腿里面,然后拿着晃一晃,笋子虫就开始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妹妹,你看我给你做的小风扇。”颜南将笋子虫递给颜西,并教她怎么吹风最凉快:“妹妹你试试。”

    颜西接过笋子虫对着自己的脸吹了几下,然后又给姐姐吹:“姐姐也吹。”

    “我再做一个。”颜南又去花林里找笋子虫了。

    颜西看姐姐想去玩儿也没拦着,她就坐在这里等姐姐。

    这时,一个比较眼生的小女孩儿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来抢她的‘小风扇’,“给我。”

    “你热得想吹风?”颜西看小女孩满头是汗,于是拿着笋子虫给她吹了吹。

    “我要。”小女儿就是想自己也有一个。

    “你要?”颜西将小风扇藏到身后,“这是姐姐给我的,你可以自己去做一个。”

    小女孩儿刚才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笋子虫,所以她现在就想白捡一个:“这是我们家的竹林,你给我!”

    “不给。”这是重生后姐姐给自己的第一个礼物,颜西并不想拿来哄对方,而且这小女孩年纪比她大,她凭什么让着她?

    颜西往后退了两步,“你不怕这个虫子吗?”

    “我为什么要怕?”小女孩盯着颜西手上的笋子虫,这个拿回去玩完了之后还可以烧来吃,吃起来可香了。

    颜西还记得刚才这个女孩吓得跑开了,心底忍不住想:这些小孩子可真奇怪,害怕白白嫩嫩的笋蛹却不害怕这些长大的笋蛹?

    她幽幽的说道:“可是这个就是他抓的那种白嫩嫩的虫子变的,你真的不害怕?”

    “啊?”小女孩吓得小脸一白,“真的是那个虫子变的?”

    颜西点点头,“真的。”

    小女孩说:“你骗人。”

    颜西非常笃定的说:“没有,就是那个白白胖胖的虫子变的,不信你可以回家问你妈妈。”

    “哇......”小女孩一想到自己还吃过笋子虫,直接吓得哭了,为什么会是那个虫子变的?

    颜西看小女孩被吓哭了,默默的转身朝旁边走去,这可和她没关系啊!

    她刚走了几步,突然身后有一股大力推了她,她被推得一个踉跄的朝地上摔去。

    摔在地上的颜西疼得眼泪花花都冒出来了,她吸了吸鼻子,有点想哭。

    可她还没来得及发挥小孩儿哭戏,推她的小女孩反倒哭得更厉害了,引得散开的小孩子们和做活儿的大人都望了过来。

    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背着一背篓干柴走过来,“娇娇,你怎么哭了?”

    叫作娇娇的小女孩儿立即扑进妇人的怀里,“奶奶,她吓我......”

    妇人一听孙女被吓哭了,顿时沉下脸,“你怎么吓娇娇的了?吓出毛病你们家负责吗?”

    颜西吸了吸鼻子,撑着站了起来,拉着跑过来的姐姐告状:“她推我。”

    颜南一听急红了眼,冲着娇娇吼道:“你推我妹妹!”

    “谁看见了,明明是她自己摔的。”妇人不满的看着颜西:“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撒谎骗人小心被狼吃掉。”

    颜南气急:“我妹妹没有撒谎。”

    妇人不信:“要是被人推的你妹妹会哭都不哭?肯定是自己摔着了不好意思哭。”

    颜西看了眼手上的擦出的血丝,“我不爱哭还错了?难道要像你的孙女一样一边哭一边干坏事?”

    “小丫头嘴巴这么会咧?”妇人不依不饶的说道:“你们是哪家的,我去找你们妈说理去。”

    旁边的王小二嘴快的说:“她们是镇尾新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