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8节

    “对了,你二弟平时出门的时间多,你再给他买一个大哥大,方便我们在家联系他。”

    颜与民额头的青筋直冒,一个大哥大要几万块,他一直想买都没舍得买,“妈,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家里的电视要是还能用就先将就用着,等以后我手里宽裕了再给你买。”

    颜老太火了,“颜与民你这个不孝子!有钱都不愿意孝敬你老娘!”

    站在门口的颜西听到电话那头漏出来的声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紧跟着又听到爸爸压着声音:“妈,我没说不给你买,只是现在工地上的老板还没有结账,暂时没钱置办这些。”

    颜老太压根不理会,她只相信自己所想所猜:“老娘才不信你的屁话,肯定是你媳妇儿跟你吹了歪风邪气,让你现在的脑子和屁股都长歪了,你真是一点都不如你二弟孝顺,真是白养你了。”

    颜与民额头的青筋直冒,“没有。”

    颜老太吼道:“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搬到镇上我就管不了你了?我告诉你,你就算六七十岁也得孝敬我!”

    颜与民无奈至极,压低了声音:“你是我妈,我当然孝敬你了,但是现在我真的没钱。”

    “你这两年和人合伙包活儿做会没有钱?”颜老太反正一点都不相信:“我看分明就是被你媳妇儿骑到脑袋上去了。”

    “真的不是。”颜与民解释着:“我们去年刚花钱建了这栋小房子,又给你和二弟在村子里建了一栋小楼房,您看看这一样一样的加起来,我这两年赚的钱都砸里面去了,我现在手上真的没钱。”

    颜老太不信:“你留那么多钱做什么?想带土里去还是想留给那几个外人?”“妈!”颜与民提高了声音,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她们不是外人,是他的妻子和女儿。

    “你就护着她们,真是白养你了。”颜老太最后下了通牒,说完后就直接挂了电话:“五天内你必须把电视、空调买回来,对了还有冰箱、洗衣机、大哥大这些,到时候亲戚们过来看到了我脸上也有光。”

    颜西气得发抖,双手都捏紧了,这个老太婆真的是两辈子都没有任何改变,偏心贪婪,不留任何一丝余地的侵占她们家的财物。

    林云脸色也有些难看,“她说什么?”

    颜与民尴尬的放下电话,“妈说过些天过生日要大办一下。”

    “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林云语气有些不好,“我们给老二建了房子不够,还要给他买家电?”

    当初她实在忍受不了和老太婆同住一起,私下和颜与民吵了多次架,最后颜与民以方便坐公共汽车进城为借口搬到离村子三十里远的小镇上居住。

    但是同时付出的代价是要帮颜老太在村里修建一处和镇上房子差不多的小楼房。

    颜老太是跟着颜老二生活的,所以给颜老太修其实就是变相的给颜老二修了一栋房子。

    原本以为妥协了求安静了,没想到还要负责修后服务,真是得寸进尺。

    颜西看妈妈也气得发抖,捏了捏妈妈的手,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着妈妈:“妈妈不气。”

    “妈妈不生气。”林云让大女儿将二女儿带着去看电视,然后避开孩子就开始狠掐丈夫的肩膀:“咱们家现在什么情况?咱们家现在连一百块钱都拿不出来,可你妈倒好,以为我们是大富豪?还买电视空调冰箱大哥大,咱们家都还没有呢。”

    颜与民有些头疼,“阿云,你别这么说,妈跟着老二一起过,老二条件比咱们差,我们多帮衬一点也没啥的。”

    林云不满的说道:“我没说不可以帮衬,但前提是咱们手上宽裕才行,我一直心疼你都没舍得找你要冰箱要空调,你妈倒好,不止要这些,还要大哥大?老二也没什么事情,整天就在村里和镇上待着,你他要什么大哥大?这次要大哥大,下次是不是就要摩托车?”

    颜与民虽孝顺,但不愚孝,也疼自己这个小家:“我没钱肯定不会乱应她的话的。”

    “你不应她就不要了?”林云吸了吸鼻子,“你说你当初给家里安电话就算了,还非在村里也安一个做什么?这下好了,天天找咱们要这要那的,只是给你妈用就算了,结果她一转头转给了老二,你说你是不是存心气我?”

    女人吵架就喜欢翻旧账,翻就算了,还上升高度,颜与民连忙解释:“不是的,我没有......”

    林云冷着脸,“真是气得我肚子疼。”

    “肚子疼?”颜与民连忙扶着林云,担忧的看着她的肚子:“阿云,你可别把孩子气出问题。”

    “你还知道孩子?”林云抬手拍开颜与民的手,“按照你妈的想法是要把咱们榨干,这孩子不要了,我们明天就去流掉。”

    “别呀,咱们不是说好了吗?”颜与民忙拦着她,“你怎么又变卦了?”

    林云恼火的问道:“你有钱交罚款吗?”

    “有有有。”颜与民安抚着林云,“没有我也得想法子赚......”

    站在门口的颜西听到这里直接都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妈妈平坦的肚子,里面有个宝宝?

    林云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朝她看了过来:“西西,你怎么没和姐姐一起看电视?怎么跑过来了?”

    颜西这次没有再转移话题,而是盯着林云的肚子直接问道:“妈妈,这里是有一个小宝宝吗?”

    林云愣了一下,尴尬脸红的瞪了一眼丈夫,她没想到会被女儿听到。

    颜与民笑呵呵的将颜西抱起来,大大方方的承认道:“妈妈很快就会给你生一个弟弟或是妹妹,高不高兴?”

    颜西的脑子嗡嗡嗡的响。

    上辈子一直都是没有的,怎么这辈子就有了?还是上辈子其实也有的?

    颜西突然想起上辈子去拜祭爸爸的时候,墓地旁边还有一个小土包,那时候她问妈妈那是谁,但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交代她不要忘记了小土包。

    那个时候她以为那是姐姐,现在想来可能是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宝宝。

    颜西顿时红了眼,这全都怪她!

    如果她没有嚷着要吃冰棍,姐姐就不会被拐,爸爸就不会出车祸,说不定还会有一个超生弟弟或是妹妹,他们一家子应该还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

    上辈子的萦绕在心中二十多年的愧疚再次涌上心头,晶莹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都怪她!这一切都怪她!

    “怎么了这是?”林云见她这样顿时吓得不行,连忙上前去抱住起她,“西西不喜欢弟弟或是妹妹吗?”

    颜西趴在林云的颈窝里小声的哭着,越哭越伤心,越哭越难过,怎么忍都忍不住。

    颜与民看颜西一下子哭得这么伤心,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西西这是怎么了?”

    “可能是害怕我们不疼她了。”林云之前生颜西的时候,颜南也有些难过,她熟练的抱着颜西耐心的哄着,“就算以后有了弟弟妹妹,妈妈也不会不疼咱们西西的,西西相信妈妈好不好?”

    第10章

    颜西原来以为自己对不起的只有姐姐、爸爸和妈妈,没想到现在还多了一个未出生的弟弟或妹妹,这让她瞬间又多了一份罪恶感,久违的负罪感让她难受得想要一直哭。

    她抽抽搭搭的哭个不停,哭得汗水浸湿了头发,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颜南望着趴在妈妈怀里哭个不停的妹妹,警惕的看着爸爸:“爸爸,你是不是揍了妹妹?”

    颜与民立即摆手说没有。

    颜南担忧的问林云:“妈妈,那妹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林云说没有。

    “那她为什么哭?是不是想吃冰棍了?”颜南眼睛一亮,“妈妈,我去给妹妹买吧。”

    “妹妹不是想吃冰棍。”颜与民拦住跃跃欲试的大女儿,“妹妹是心底难过。”

    颜南不明白又没有挨打又没有吃不上东西:“妹妹为什么难过?”

    颜西抽抽噎噎的哭着,时不时的打个哭嗝,她不是难过,她就是觉得对不起家里所有人。

    颜与民看了眼妻子又看了下颜西,小声同颜南说:“爸爸妈妈决定再给你生个妹妹或者弟弟,你妹妹听着难过了。”

    林云不满的瞪了一眼丈夫,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

    颜与民摸了摸鼻子,“反正她也是迟早要知道的。”

    颜南的眼睛亮了亮,凑近林云惊喜的问道:“妈妈,我又要有小弟弟小妹妹了?”

    “妈妈,什么时候小弟弟会出来?”颜南盯着妈妈的肚子欢喜的看个不停,“等小弟弟生出来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就像保护妹妹一样保护他。”

    林云抿了抿唇,她还没确定要不要留下来呢。

    其实前几天去县城医院的时候就是检查孩子的,但是她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如果再生一个就会面临罚款,所以她就打算不要这个孩子。

    但是在准备去缴费的时候发现两个孩子丢了,所以后面的事情就耽搁了。

    这两天在家颜与民又劝了劝,林云觉得打掉也怪可惜的,但刚才被他妈气着了,口不择言的说了一些话,结果却被西西听见了。

    现在看西西哭得这么厉害,所以她又觉得有两个女儿就够了。

    颜南又去安慰坐在椅子上还在抽泣的颜西,像小大人一样的轻拍着颜西的后背,“妹妹,不难过了。”

    颜南掰着手指细数着有弟弟妹妹的好处:“其实多一个弟弟妹妹挺好的,这样我们跳绳就可以不用说套在板凳上了。”

    “再有一个弟弟妹妹,他吃不完的零食和冰棍还可以分给我们吃,我们要是犯错了,还可以推给不会说话的他们,我们要是想吃零食的话,就可以让他去和爸爸妈妈说.......?”

    抽泣着的颜西差点忘了呼吸:“......”

    在她年幼无知的时候究竟帮姐姐背了多少黑锅?

    颜南拉着颜西的手:“妹妹,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颜西默默的抽回手,她不想苟同姐姐的小算盘。

    林云挨着坐下:“西西你不喜欢弟弟妹妹也没关系,其实妈妈也觉得有南南和西西就够了。”

    颜与民皱了皱眉,但没说话。

    颜南不太明白林云的意思,但是颜西却听懂了,她吸了吸鼻子,“没有不喜欢。”

    林云似乎有点诧异,毕竟刚才女儿哭得实在是太难过了:“没有不喜欢?”

    颜西点了点头,重复着说:“没有不喜欢。”

    “那为什么哭了?”林云询问道。

    颜西抿了抿嘴唇,“我开心。”

    林云和丈夫对视了一眼:“开心?”

    颜西轻轻的点头,上辈子她曾见过妈妈曾经神色复杂的盯着旁人的孕肚一直看,当时她不太懂,现在大概是懂了,妈妈其实应该也是很不舍那个孩子的,就像舍不得姐姐和爸爸一样的舍不得,哪怕他从头至尾没有出现过。

    上辈子太不幸了。

    她只想弥补这一切。

    她看了看安全在家的姐姐和爸爸,又将目光投向妈妈平坦的小腹,她不想妈妈因为自己没有控制好的情绪而做出违背心思的想法,所以再次重重的点点头:“开心的。”

    林云和颜与民看着像个小大人说话似的女儿,心底总觉得有些怪异,“为什么觉得开心?”

    颜西眨了眨眼,童言童语说道:“因为以后有人和我玩。”

    林云看着又变得贪玩的女儿,觉得肯定是自己想多了,她揉了揉颜西,“也许会和你玩具或者抢衣服穿。”

    颜西哦了一声,“那给他。”

    林云诧异的看着颜西:“这么大方?”

    颜西点点头,“我是大姐姐。”

    “你倒是比你姐姐更大方。”颜与民笑呵呵的看向林云,“阿云,你看......”

    “你给我闭嘴。”林云现在不想搭理丈夫,抱着颜西去厕所帮她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