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7节

    颜西煞有其事的说:“那你要多读书,多读书就知道了。”

    晏苏抿了下朱红的嘴巴,“我只看到过一句请神容易送神难。”

    颜西呆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好像被内涵了。

    晏苏没有再说话,转身朝前院走去。

    颜西也总算是走下了台阶,小跑着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前院里。

    “西西真的把哥哥叫下来了?”苏奶奶惊喜的看着外孙,连忙将西瓜递给外孙,“苏苏,尝尝这个西瓜,可甜了。”

    晏苏接过西瓜,谢了外婆,然后坐到旁边的角落里慢慢吃了起来。

    颜西也走到妈妈的身边坐下,捧着一片西瓜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瓜瓤香甜多汁,直接甜进了心底。

    河风徐徐地吹,吹乱了她满头柔软的细发,她有些烦躁的噘嘴吹了吹,但是满脸汗水,黏黏的不好吹开。

    旁边吃瓜的晏苏看着用力吹头发的颜西,腮帮子鼓鼓的,像生气的小河豚。

    颜西没注意到晏苏看着自己,尝试了吹了两次后发现根本不行,然后用手背用力的扒拉着糊了一脸的头发。

    这时,林云见状忙给她理了理头发,“妈妈给你理。”

    颜西乖乖仰起脸:“谢谢妈妈。”

    林云给女儿理了理头发,“都热出汗了。”

    “以后要扎起来。”颜西吹了吹自己的头发,妹妹头虽然乖巧可爱,但是好热啊。

    林云笑着说:“好,以后不剪这么短了。”

    颜西嗯嗯的继续吃西瓜。

    等她吃完一片西瓜,天色渐晚,日益浇薄。

    颜与民和林云便带着她们和苏奶奶告辞,“苏婶儿,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苏奶奶笑着应好:“那你们慢走,有时间带孩子们过来玩儿。”

    颜与民说好。

    待她们走后,苏奶奶收拾着桌椅,晏苏也帮忙搬凳子:“那个叫西西的小姑娘可真是乖巧,苏苏也喜欢对吧?”

    晏苏想到刚才一直吵着自己写作业的小孩儿,摇摇头。

    苏奶奶诧异的哦了一声:“不喜欢?我以为苏苏喜欢这个小妹妹呢。”

    晏苏瞪大了双眼,“外婆你哪里看出我会喜欢这个小妹妹?”

    苏奶奶笑呵呵的说:“苏苏要是不喜欢小妹妹怎么还同她一起下来吃西瓜了?”

    晏苏摇头说没有,他只是觉得自己下楼来吃了西瓜她就能安静闭嘴了。

    苏奶奶也不拆穿外孙,要是外孙要是讨厌颜西的话,肯定一直关在屋里理都不理她的。

    晏苏心底叹了口气,随便外婆怎么想吧,他默默地将板凳搬进屋里,然后朝后院房间跑去:“外婆,我回屋写作业了。”

    *

    颜西她们出了院子,一家子沿着河边往回走,九五年的清溪河还没有受任何污染,河水清澈见底,周边的小孩儿们在河边玩得很开心。

    河风徐徐,凉爽惬意,颜西慢悠悠的跟着父母身后散步,她突然有点提前过上退休老年生活的感觉。

    颜南则精力充沛跑跑跳跳个不停,跑着跑着她就满头大汗的嚷着要吃冰棍,“爸爸,我好热呀,我想吃冰棍。”

    一家人刚好经过一间小卖店,颜与民过去买了一包七个小矮人递给颜南,“南南,你来和妹妹分。”

    颜南麻溜的拆开包装,“妹妹,吃冰棍。”

    对冰棍依旧有心底阴影的颜西摇摇头说不吃,而且这个时代的冰棍的做法其实挺脏的,少吃为好。

    “妹妹,这个粉色的冰棍可好吃了,你不是最喜欢吃的嘛?”颜南喜欢妹妹,一定要把冰棍塞给颜西,“快吃吧,我这次不和你抢。”

    颜西还是坚定的说不吃。

    颜南觉得纳闷,以前妹妹最喜欢抢这么好吃的冰棍妹妹怎么会不喜欢吃:“为什么呀?”

    姐姐的话音一落,颜与民和林云也纷纷看向了颜西,他们也觉得小女儿这几天怪怪的,安静乖巧得有点不像他们女儿了。

    颜西心底咯噔一下,紧张得乌黑的眼睛闪了闪,然后小声说:“怕。”

    林云一怔:“怕?”

    颜西跟着点点头,主动去牵着妈妈的手,小声的同林云说:“我再也不想吃冰棍了,不吃冰棍姐姐就不会被坏人抢走。”

    听到女儿的话,林云脸上神色一变,她原本以为小孩子忘性大很快就忘记了,没想到西西还一直记在心底的,她蹲下来牵着女儿的手:“西西,那是坏人干的坏事,和西西没有关系的,西西不要怕。”

    颜西低垂着眼眸,妈妈还是和记忆里的样子一样。

    上辈子姐姐被拐后,所有人都怪她骂她,但是妈妈还是会护着她,说不是她的错,她不是故意的,是人贩子太猖狂了。

    颜西很愧疚,她知道妈妈有多难过,也知道妈妈有时候情绪控制不住的时候也想怪她骂她,可最后妈妈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将愤怒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

    这让她灰暗愧疚的人生里多了一丝光亮。

    颜西忍不住将脑袋趴在妈妈的肩膀上,“我不吃。”

    颜南见状忍痛的看着手上的冰棍,“妈妈,那我也不想要吃了。”

    “你也不吃了?”颜与民满脸不信的看着大女儿,“你能忍得住?”

    颜南想了想,摇了摇头,“那我以后要做一个警察,以后专门抓坏人!把坏人都抓光了妹妹就不害怕吃冰棍了。”

    按道理来说大女儿才是被人贩子拐走的那一个,结果怎么反倒是小女儿怕吃冰棍呢?颜与民实在想不通,想不通也懒得为难自己,他笑呵呵的看着颜南:“南南想当警察?”

    小孩子最崇拜的就是警察、科学家,所以颜南想起那一天警察姐姐将坏人绑起来的飒爽英姿,心底就更崇拜警察了,所以她重重的点点头。

    接着颜南走到颜西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哄着:“妹妹别怕,姐姐以后当了警察会保护你的。”

    “不止以后,现在也要记得保护妹妹。”林云忍不住提醒:“以后想吃什么和妈妈说,妈妈带着你们去买,以后千万不能再随便往外乱跑。”

    颜南点点头,强抱着妹妹说:“妹妹别怕,姐姐会保护你的。”

    被勒得死死的颜西有点喘不过气了:“......姐姐,放开我。”

    “妹妹,姐姐抱你回家。”颜南没放,反而掳着颜西大步往前走,活脱脱的走出了抢孩子的架势。

    颜西挣扎着下地,“姐姐,我自己走。”

    颜南:“不,我就要抱你。”

    “不要......”颜西都要疯了,她都快要被颠得吐了。

    走在后面的爸爸还乐呵呵的说:“南南真是懂事,这么小就知道抱着妹妹走。”

    林云看小女儿一脸崩溃的模样,没好气的瞪了丈夫一样,然后冲着颜南喊:“南南,你这样抱着妹妹难受,放妹妹下来自己走。”

    颜南也抱累了,正好将妹妹放下:“哦。”

    生无可恋的颜西一得自由,立即朝前面前面跑去,生怕姐姐休息好又来强抱她。

    林云收回视线看向还笑呵呵的丈夫,忍不住生气打了丈夫一下,“女儿现在都害怕吃冰棍了,你还笑得出来?”

    颜与民倒是没想那么多,“不吃冰棍不是挺好的吗?反正你平时老说她不能多吃冰棍,正好她自己给戒了。”

    “那又不一样,她是被吓成这样的。”林云叹了口气,“也可能是她把昨天嫂子的话听进心底去了。”

    颜与民皱了皱眉,“说什么了?”

    林云将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颜与民有些生气:“西西又不是故意的。”

    爸爸顿了顿:“小孩子不是大人,想事情不像大人想得那么周全,也没有大人那么有自制力和忍耐力,控制不住口渴想吃冰棍也正常,而且最重要的是南南没事就好,让她别提这些了。”

    “我知道这个,但是最重要的不是嫂子说些话。”林云将南南昨天说的话告诉了颜与民。

    颜与民听完后明显的愣住了,“南南没有记错吧?”

    林云侧面说道:“我不知道,不过南南记事情记得挺清楚的。”

    颜与民挺疼女儿的,所以说道:“那我去问问。”

    “算了,没有证据的事情别去问了,可能是忘了吧。”林云看着走在前面的颜南,蹦蹦跳跳的丝毫看不出感冒的样子,“南南没事就好。”

    颜与民也深知老娘的性子,这件事要么就是带她们出去吃包子一转眼孩子不见了,她可能是心虚不敢和他们说,要么就是真的忘记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肯定会找个机会问一问,要不然媳妇儿心底记挂着肯定会有疙瘩的。

    一家子慢慢悠悠的往家走,等走到家门口时就听到家里的电话叮铃铃的响个不停,隔壁邻居王嫂大声说:“你们跑去哪里了?你们家的电话响了都快半个小时了,吵得我耳朵嗡嗡的痛!”

    第9章

    颜西望着屋子里响起的电话铃声,动静并不大,稍稍隔得远一些就听不见,她看了眼还在逼逼叨叨的邻居王嫂:“妈妈,王阿姨的耳朵比狗耳朵还灵。”

    林云连忙捂住颜西的嘴巴,要是被王嫂听到了说不得要吵架,她忙抱着颜西往院里走。

    “王嫂,我们先进去了,多谢你提醒哈。”说着一家子就匆匆进了屋,没管还在外面嚷嚷的王嫂。

    门一打开,颜与民就匆忙跑进屋里去接电话,“谁呀?”

    电话一接起来,那边就传来颜老太不满的怒骂声:“谁谁谁?连老娘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耳朵被屎糊住了?”

    “妈?”颜与民无奈的看了一眼老式不显号码的座机,“我一时间没听出来。”

    “连老娘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白养你这么大。”无论说什么,颜老太都有理由怼骂回来:“我打了你几十个电话你怎么都没接,你们耳朵是聋了还是手断了?”

    颜与民无奈的解释:“我们去外面办事儿了,刚回来。”

    颜老太骂骂咧咧的:“大晚上的办什么事儿?我看分明就是你媳妇儿撺掇你的。”

    又来了!颜与民看了眼在门口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压低了一些声音:“妈,你找我什么事儿?”

    这一句话直接点燃了颜老太的怒火,“找你什么事儿?我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你这个不孝子,就算你搬去了镇上住,就算你变成镇里人,我依旧是你老娘!”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颜与民真的很无奈,转移着话题:“妈,你吃过晚饭了吗?”

    “少给老娘扯这些有的没的。”颜老太不满的哼了一声,但也没有在纠结颜与民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的事情,而是说起了自己打电话过来的目的:“再过半个月是我五十岁生日,到时候肯定要请家里亲戚们过来热闹一下的。”

    颜与民嗯了一声,“这个肯定是应该的。”

    “你二弟家的房子现在已经修好,但是里面家具电器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什么不摆到时候让亲戚看笑话,你这几天就从县城里买一些回来放家里摆好。”颜老太想着刚才老二和老二媳妇说的那几个牌子,“我听说有个什么大熊猫彩电,看着比家里这个小电视看着舒服,还有一个什么春风空调?听说一开上屋里就会十分凉爽,这些你都记得买一个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