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重回九零后我家成了豪门 第4节

    “妈你要是觉得好,平时没事儿可以叫小女孩儿来家里玩,正好苏苏也在家,小孩子凑在一起玩也热闹一些。”苏老师看着坐在梨树下认真画画的男孩儿,“苏苏,你说怎么样?”

    晏苏茫然,舅舅在说什么?”

    “苏苏喜欢安静,最怕小孩儿哭,每次邻居小孩过来他都躲屋里去了。”苏奶奶笑眯眯的看着外孙,“不过刚才那个小女孩就不哭不闹的,看着真是乖巧。”

    晏苏想到刚才给自己糖的小女孩儿,的确是不爱哭。

    “那个小女孩的确很聪明很勇敢。”苏老师顿了顿,“幸亏她反应及时,被拐的孩子才能救回来。”

    苏奶奶想着也是后怕,她转头叮嘱晏苏说:“苏苏,平时没有大人跟着千万不要往外跑,遇到人贩子就糟了。”

    晏苏没想到那个叫颜西的小女孩这么勇敢,他看着颜料盒上薄荷糖忍不住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冷漠了。

    等出了苏家的院子,颜与民问女儿:“苏奶奶家的花好看吗?”

    “好看。”还有一个好看的小朋友,但颜西没有说,只是指着路边的月季花对颜与民说:“爸爸,我们家也种一些花吧。”

    颜与民问:“可以呀,西西想种什么花?”

    “只能种一种吗?可不可以什么花都种一些?”颜西她们家现在住在的地方位于小镇边缘,申请宅基地的时候划分的区域挺大的,小楼房后面空置的区域可以建一个小花园。

    颜与民说道:“那我们先回家和妈妈商量一下,屋后妈妈种了很多小菜,要种花的话还需要拔掉那些菜。”

    “啊?”听爸爸这么说,颜西这才想起来,屋后空地里的确种着很多菜,除了春天的时候,其他几个季节的产出都足够她们一家子吃。

    拔了来种花实在是太浪费了,颜西摇摇头:“不种了,多种菜我们才有菜吃。”

    颜与民乐呵呵的说:“没事,爸爸偷偷拔了给西西种。”

    颜西摇头:“妈妈会和爸爸吵架的。”

    颜与民说:“不会的,妈妈对爸爸可好了。”

    可好了?颜西忍不住想问昨晚上你们为什么吵架?但想一想还是算了,还是给爸爸留一分面子。

    临近晌午,天气越来越热。

    小镇街上没什么人,只有几间杂货铺稀稀拉拉的开着,没什么人气。

    等跑回家,颜西白嫩的皮肤已被晒得火辣辣的疼。

    林云看到女儿被晒得红彤彤的小脸,忍不住骂丈夫:“早上不就和你说了要给西西带顶小草帽吗?你耳朵铲蚊子去了?”

    颜与民拍着脑门:“早上走得匆忙,我给忘了。”

    “你怎么没把吃饭忘记了?”林云捧着颜西巴掌大的小脸,“得亏咱们女儿和我一样不容易晒黑,要不然和你一样晒成了黑煤炭。”

    整天在工地上顶着烈阳做事的颜与民:“......”

    媳妇儿嫌弃我黑?

    颜西瞄了一眼爸爸妈妈,然后默默的朝堂屋里跑去,屋里正放着樱桃小丸子的录像,姐姐正看得津津有味。

    颜西跑到颜南的身边,摸了摸姐姐的额头,好像不烧了:“姐姐你好点了吗?”

    颜南精神不错的点点头:“看了一会儿电视我觉得我好多了。”

    “如果可以吃一根冰棍,我的病肯定好得更快。”

    “......”颜西突然觉得自己对姐姐的幻想都破灭了,“我找妈妈给你买冰棍。”

    “别去找妈妈。”颜南立即拉住颜西,将她拽上木头沙发上坐好:“妹妹,我们一起来看电视。”

    颜西就这样被姐姐强行禁锢在了她的身边看起了电视,原本她不想看电视的,但是发现越看越起劲,虽然电视的清晰度不高,色彩也很灰暗,但她慢慢找到了童年的感觉。

    接连看了两集后,颜南说:“看完这一集就不看了。”

    颜西没想到姐姐的控制力这么好,刚想说让姐姐休息休息,结果下一瞬就听到姐姐说:“待会儿要放西游记,再看一集的话就来不及了。”

    颜西偏过头看着目不转睛盯着电视机的姐姐,觉得姐姐肯定挨过不少打。

    两人又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在妈妈的催促下去吃了午饭,姐姐吃完后就去守着电视看西游记了,犯困的颜西则开始睡午觉,等她睡醒午觉后,楼下传来陌生女人的大嗓门。

    她揉了揉眼睛朝楼下走去,走到半道上就听到女人骂她:“我看这一切都怪颜西,要不是她折腾,颜南也不会跑去买冰棍,也不会被人贩子给带走。”

    颜西朝说话的女人望去,这是她的舅妈向桃,一个从来都看不上她们家的女人。

    第5章

    向桃穿着一条红色格子连衣裙坐在椅子上,手时不时的抬手捋一捋新烫的卷发,眯着狭长的小眼睛吐槽着颜西:“你们家颜西就是一点都不听话,小小年纪就犯这么大的错,一点都不像我家小想,我家小想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都知道帮我做家务了。”

    林云脸色微变,“嫂子,这和西西没有关系。”

    向桃没有注意到下楼的颜西,捋了捋卷曲的头发,“怎么没有关系?要不是她跑出去嚷着要吃冰棍儿,颜南能被拐走?”

    林云觉得这事情不能怪颜西,孩子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才四岁,什么都不懂。”

    向桃扁了扁嘴巴:“她犯了这么大的错,换作是我肯定拿着棍子狠狠的抽她了,也就你们惯着护着。”

    林云有些生气,语气加重了一些:“嫂子你也知道午后天气有多热,她们在外面走了那么远的路,口渴想吃一点凉的也很正常,她们也没想到会遇到坏人。”

    “你们家颜西怕是什么公主转世,走一点路都受不了,以后下地可怎么办哟。”向桃捋了下耳边的头发,语气里透着莫名的高人一等:“你这样惯着孩子,迟早得养歪。”

    林云脸色很难看,正欲还嘴时余光看见楼梯处的颜西,她恼火的看了一眼娘家嫂子,也不知道嫂子说的那些话有没有被西西听到。

    她连忙起身走过去抱起颜西:“西西,睡醒了怎么没有叫妈妈?”

    向桃看着颜西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小丫头命可真好,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能睡到现在才醒。”

    还是一如既往的讨人厌,颜西将头埋在林云的怀里,看都不想看向桃。

    向桃见状有些不满:“小丫头都不知道喊人了?”

    要不是和大哥关系好,林云也不想搭理向桃,她护着女儿:“昨天被吓到了。”

    “她还被吓到什么?要吓到也是颜南那个丫头被吓到吧?”向桃曲起涂着红指甲的手指用力的戳了戳颜西藕节般的手臂,“颜西你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懂事?差点把你姐姐害得被拐卖了,要是没有被救回来,你就是罪人!”

    颜西的眼眶瞬间红了,上辈子可不就是吗?

    林云看颜西红了眼,连忙将女儿护在怀里,“嫂子,你别乱说行不行?”

    从昨天到现在,林云一直没有对女儿说过重要话,虽然知道前因是西西想吃冰棍儿,但小孩子又不是故意的,真的也怪不得孩子身上去,要怪也是怪她们做大人的没有看好孩子才对。

    而且南南也救回来了,所以她就什么都没提,怕孩子们再次被吓到。

    “呵,我还不能说了?”向桃没好气的说道:“我这也是为了她好。”

    “农村娃儿还是得有个农村娃儿的样子,别娇生怪养的,以后养歪了就遭了,到时候都不好找县城的婆家。”向桃因为家里条件不错,也有稳定的工作,自认是林家最有本事的人,所以一贯口气很大,“忠言逆耳,小妹你要妹你不乐意听就算了,以后别后悔就成。”

    九十年代的城镇户口很受欢迎,向桃作为县城某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端着铁饭碗所以觉得高人一等。

    颜西翻了个白眼,城里人又怎么样?以后农村户口可值钱了,她学着小孩子天真的样子问道:“妈妈,林想表哥又笨又爱哭又不爱干活,他是长歪了吗?以后会不会娶不到媳妇儿?”

    林云:“......”

    颜西又问:“妈妈,我以后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定不会像林想表哥一样长歪的。”

    林想是向桃唯一的儿子,在家自然很受宠的,平时醋瓶子倒了都不会扶一下的,但向桃还是觉得儿子是最好最优秀的,“我们家林想是男娃子不太会做家务活也很正常,你们家两个女孩子可得好好教一教,要不然以后嫁不出去。”

    颜西在心底冷笑,什么为你好?不过就是仗着多读几年书有一个不错的工作,到处拉踩炫耀显摆罢了,把所有骄傲得意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面,脑子被驴踢了吧?“舅妈这样都可以嫁给舅舅的。”

    向桃一向自命清高,好言相劝结果还被一小丫头讽刺了,真是气死她了,她伸手就要去掐颜西的手臂:“颜西你这个死丫头。”

    不等向桃靠近,颜西张嘴就嚎了起来,“舅妈掐我,舅妈是坏人,我讨厌她,我不要她来家里了!”

    林云连忙抱着女儿躲开,“嫂子你干什么?童言无忌,你怎么和一个小孩子计较?”

    “怎么了这是?”带着颜南去杂货铺买冰棍的林外婆匆匆走了进来,焦急的问道:“西西怎么哭了?”

    假哭的颜西睁眼看向外婆,现在的外婆还不到五十岁,比记忆里的年轻了许多,一身青色衬衣和裤子,再配上一双黑色的手工布鞋,看上去简单又干练。

    上辈子家里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后,妈妈颓丧抑郁,她又还什么都不懂,幸亏外婆过来照看了她和妈妈一段时间,要不然她们孤儿寡母的可能没办法撑下去。

    后来在她高中的时候,妈妈去世后外婆怕她一个人孤单难受,还专门过来陪着她,还偷偷拿钱给她念书吃饭用。

    她一直很感激外婆,如今再次看到外婆,颜西直接真哭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外婆......”

    林外婆慈爱的看着颜西,揉了揉她齐颈柔顺头发,“怎么了这是?是被吓到了?”

    颜西趁机同外婆告状,“舅妈骂我掐我,我讨厌她......”

    林外婆闻言瞪向了向桃。

    向桃说话难听,但在婆婆面前还是犯怵的,“我就说她昨天不该胡闹,要是她不嚷着要吃冰棍儿偷跑出去,颜南能被人贩子拐走?”

    林外婆想到昨天的事情,是觉得很危险的,“孩子还小不懂事,阿云会好好教她们的,你瞎操心什么?”

    林外婆说完后又看向林云和两个外孙女,“昨天的事情的确是太吓人了,我们听到消息的时候都差点没急死,你嫂子赶紧骑着自行车载我过来了,我们都很担心。”

    颜西瞄了一眼林外婆,她知道肯定不是这样的,舅妈才不会担心她们呢。

    林外婆继续说:“说起来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向桃哼了一声:“还能是怎么样的?不就这两小丫头偷偷跑出去,然后颜西嚷着要吃冰棍闹得颜南没办法跑去买的?幸亏颜南找回来了,要不然颜西这丫头罪孽就大了。”

    颜西瞪向舅妈:“我讨厌你......”

    “说你两句还不乐意了,以为我稀罕说你?”向桃转身朝外面走。

    正在吃冰棍的颜南看着妹妹被欺负了,忍不住吼道:“不是舅妈说的这样的!”

    林云愣了一下,“南南你说什么?”

    颜南说:“妈妈,明明是我们一眨眼就没看到奶奶了,我们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奶奶,妹妹累得走不动了我才去买冰棍的。”

    颜南随口的一句话,直接令颜西的眼神彻底变了。

    颜西记得很清楚,当初就是因为颜老太说是她闹着要吃冰棍然后姐姐就带着她跑了出去,最后导致姐姐被拐。

    后来每次一提及这些事,她这个罪魁祸首都要被颜老太拿出来骂一圈。

    现在听到姐姐说的话,颜西不得不产生了怀疑,上辈子听了成百上千遍的原因难道是假的?她忍不住看向颜南:“找奶奶?”

    林云的脸色也变了变,“南南,你说你们昨天去找奶奶了?”

    颜南点了点头,“我们找了奶奶好久的。”

    身为母亲的林云一想到两个女儿在烈日下到处找奶奶就心疼得不行,“南南,你和妈妈说一下为什么你们要出去找奶奶?”

    颜南不懂妈妈为什么要问这个,“爸爸妈妈你们走了以后,奶奶就问我们要不要吃肉包子?然后我们就去了卖包子的地方吃包子,可等我和妹妹把包子吃完,奶奶就不见了。”

    颜西听到这里,直接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