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送点小礼物

    在林霄面前提高自己的优越感,这似乎就是吕泽才想要的,他也看到了陆婉彤母女俩看待林霄的眼神,似乎目的已经达到了。

    “如果林兄实在是不喜欢当保安也行,我这里倒是有一个管事的职务”吕泽才忽然笑道。

    “看来泽才是不忍心看林霄现在困难,真心想帮他,太好了”陈晓雯也是赶忙回应道。

    “这个职位可不低,废料仓库管理员,级别嘛,半个主管级的,这个职位只要每天坐着就行,很轻松,基本上公司生产出的废料全都归你管,大小算是个官,在给你配两个民工,怎么样”吕泽才笑道。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小半个管理层了,很不错了,”陈晓雯完全不知道吕泽才话中的意思。

    “这吕泽才还真是一肚子坏水啊,这不是明摆着在说林霄是个废物,只配管废料吗?”

    “啧啧,这林霄还真能忍得住”。

    周围的人不免咂舌了起来。

    这仓库主管,可比看大门强不少,陆婉彤也知道吕泽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这才给林霄这样一个好机会。

    所以不自觉的搂住了吕泽才的手腕:“泽才,我替林哥谢谢你了”。

    但是陆婉彤看待林霄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厌恶,都已经给你那大的职务了,一点表示没有,连句谢谢也没有!像是个闷棍!半天崩不出个屁来,看来是这几年的逃亡生涯,把他彻底废掉了。

    “呵呵,客气了”吕泽才笑道。

    林霄眉头紧促,好几次都想动手把这在他耳边嗡嗡的苍蝇杀掉,不过又给忍住了。

    而陆景山怎么可能听不出吕泽才语气中的贬义,握着酒杯的手,用力也越来越大。

    陆景山似乎是终于忍不住了:“有俩臭钱就了不起了吗?霄儿给我随便拿一瓶酒都是八九百万的汉帝茅台,你觉得他稀罕你给的职务吗!”

    忽然听到这话,陆婉彤,陈晓雯,还有吕泽才等一众亲朋们,全都目目瞪口呆...

    这个时候不明所以的人们才把目光聚集在那快喝完的酒瓶上!

    “爸?这酒你也信吗?网上仿真品才几百块钱?你不要被他骗了!”陆婉彤大惊过后,这才忽然说道。

    “你觉得你爸喝了一辈子酒,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吗?霄儿不需要吕家的施舍,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陆景山喝道。

    “不管如何,我们在这里说了半天,口干舌燥,就是为了能给这小子某个生计,他倒好,成大爷了?动也不动,一句话也没有,年纪轻轻就傻了吗?”吕泽才身边的那个叔叔辈的男子冷冷的喝道。

    林霄眉头紧促,缓缓抬头,盯着那男子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本来还要继续怒喝的男子脸色一阵煞白!仿佛这一刻如坠冰窟!透体拔凉拔凉的!

    太可恶了!拿一瓶假酒来骗我爸,还在这里故作清高!一辈子只能当个废柴!

    陆婉彤心里对林霄失望透顶,若不是看在陆景山在场的份上,她倒是想上去怒斥一番。

    此刻周围的空气静的可怕!

    吕泽才三番两次的出言羞辱林霄,对方竟然还能把持得住?

    但是现实如此真实,有权有钱才是大爷。

    “行了,到此为止”林霄忽然起身:“陆叔,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下次再来看您”。

    “好,你不要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以后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陆景山这才起身,拍了拍林霄的肩膀。

    虽然陆景山已经破产落寞,但是依旧对他宠爱有加,这让林霄内心感受到了丝丝温暖。

    此刻待在外面的徐昊,也是缓缓走了进来。

    徐昊身穿一身军装,身材挺拔魁梧,一出现,强大的煞气就迎面扑来!

    “好强的煞气!这人是?”

    “看他的服饰,应该是个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吕泽才自幼跟着父亲东奔西跑积攒人脉,自然认得出对方那强大的气场,这种气场,只有真正的上位者才拥有的霸道之气!

    是任何人都无法模仿和伪装的!

    “徐昊,昨天晚上交代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林霄缓缓开口道。

    “徐帅,这是钥匙,杜康庄园已经买下,”徐昊恭敬的把钥匙递了出来。

    林霄这才走到陆景山面前:“陆叔,回来的急,也没什么送给你,知道您老爱酒,所以就把它买了下来”。

    “杜康庄园!天呐!这是...炎皇国最大的白酒生产地!这杜康庄园里储存的可都是最低百年佳酿啊!”

    “开玩笑的吧!”

    众人无不是满脸震愕!

    “霄儿?这是?你没开玩笑!”陆景山颤颤巍巍的接过一串钥匙,大为吃惊...

    “在陆叔面前,我何时开过玩笑”林霄笑了笑。

    这倒也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林霄在他面前从未说过任何一句玩笑话!句句成真!

    本以为这汉帝茅台是最大的礼物了!没想到,这才是!

    此刻的吕泽才完全傻在了当场!这杜康酒庄酒窖里的随便几瓶酒都能达到几十甚至上百万!

    还有这杜康酒庄占据着燕京风水和风景最好的地面,占地一千六百平方!上下两层外加地下酒窖,什么概念!

    而且这杜康酒庄还真不是有钱就能拍下的!首先,买下之人还必须有滔天权势才行!

    “林帅,时候不早了”徐昊这才恭敬的说道。

    “嗯,走吧”林霄这才抬了抬手。

    “这群人刚刚对林帅出言不逊,要不要”徐昊说到这里,做了一个抹脖子的举动。

    这一幕,瞬间让的吕泽才和他身后的一众长辈们面色生寒!肝胆惧裂!

    “这里是陆叔家,不要在这里生事,”林霄抬了抬手,随后离开了陆家。

    他可不想在陆叔家惹得遍地残肢断臂。

    徐昊脸色阴沉,看了一眼吕泽才等人,这一眼,仿佛是在看死人一般!

    徐昊沙哑的嗓音,带着直击灵魂的低喝,沉沉的道:“林帅何许人也,今日却被你这不入流的杂碎出言侮辱”。

    “若非此地是陆叔的家,你这群出言不逊者,早已化作碎尸,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