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思绪万千

    燕京郊外,谷酒巷。

    第二天一大早,林霄就买了一些补品前往谷酒巷。

    下了车,离得老远,一阵阵醇厚的酒香顺着巷子飘荡,哪怕是嗅上一嗅都感觉神清气爽。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林霄站在巷口,竟然陶醉的赋诗一首。

    这酒香不仅仅是香,还带着故里的味道。

    多年不见,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并没有改变。

    林霄记得陆叔叔是个老酒鬼,现在被人称为酒神,早三杯晚三杯是日常任务,住在这里倒也不奇怪。

    只要站在这里,他就不是那个杀伐暴虐的林帅,剩下的只有对故土的温柔。

    徐昊此刻的眼瞪得老大,在他印象里,林霄威严而不可侵犯,似乎还从未见过他露出这幅似醉非醉的温柔表情。

    走在巷子里,看着打闹嬉戏的孩童,和那些早早起来忙碌的人们,林霄仿佛梦回幼年,满满的皆是回忆。

    五年前,他家族蒙难,虽然陆叔叔也极力的想要挽回局面,但奈何不是林若的对手,常言道兵败如山倒。

    一夜之间,他就被逐出林氏集团,以莫须有的罪名剥夺了股份,只能带着一家老小深入谷酒巷,以酿酒谋生,从此不在染指商战。

    林霄此番,不仅仅是看陆叔叔,更多的是为了报答恩情。

    当初他被林若陷害,是雨凝替他拿出的不在场证据,萧微儿送他出的燕京,陆景山派人截断了追兵,梅姨替他处理善后之事。

    正是因为他们不畏生死的鼎力相助,才让林霄死里逃生。

    “徐昊,你在门口守着”林霄看着熟悉的大门,开口道。

    “是”徐昊将礼品递给林霄,便如同忠诚的守卫,站在了门口。

    进入院子,一个刚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院子里,品尝新鲜出窖的美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年纪虽然不大,但是陆景山已是满头白发,似乎是五年前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陆叔叔,酒虽好,但也不能贪杯。”

    林霄走近之后,看着满头白发的陆景山,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如果没有五年前的那场阴谋,或许他的父亲正和陆叔叔把酒言欢。

    “林小子?你...你怎么回来了!”陆景山忽然转头,立马起身,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能叫他林小子的,怕是整个世界也只有陆叔叔有这个资格。

    “回来了!陆叔叔,五年不见,你老了很多”林霄将礼品放下,还没等他上前,陆景山一个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林霄。

    “哈哈!好小子!几年不见,结实了!个头也高了!”陆景山用力的拍了拍林霄的后背,大为惊喜。

    若是此刻徐昊在场,怕是会大为吃惊,几年来,能够靠近林霄的人,哪怕是三尺之外,都必死无疑!

    但是,林霄所面对的是自己的陆叔叔,对他不仅有养育之恩,更有昔日的救命之恩!

    陆景山刚要拉着林霄坐下喝一杯,不过忽然一愣:“林小子!你是怎么回来的!现在林家可是林若的天下,你快走!如果让她知道你来我这里,肯定会派人来杀你!”

    “陆叔叔,今天我来,咱们不谈任何烦心事,”林霄笑了笑,这才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一大堆礼物:“家里有其他客人吗?”

    “那好,不谈事”陆景山说完,又道:“是婉彤的男朋友今天来提亲”。

    “陆婉彤?”林霄碎碎念了一句,似乎想起了那个小时候经常屁颠屁颠盯着自己要糖吃的丫头片子。

    林霄还记得这丫头曾经给自己许下的约定,只要给她糖吃,以后就以身相许。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开始冷漠,没了童年的天真。

    “真快,一晃眼,那小丫头片子都快成婚了”林霄笑了笑。

    “其实一开始,你和婉彤是指腹为婚,还想着你能叫我一声岳父呢”陆景山苦笑的摇了摇头。

    “我又不是她心目中的盖世英雄,这种事强求不来,她能找一个中意的,也不失为一件喜事”林霄笑了笑,倒是没放在心上。

    这件事林霄父亲曾经也提及过,不过在陆婉彤心里,她的另一半一定是一位有权有势,万人之上的盖世英雄,很显然,当年的林霄和权势没有半毛钱关系。

    毕竟当初林家在燕京也只能勉强挤进二流,而他也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以陆婉彤那堪比天高的眼光,自然是瞧不上半分。

    “景山,正客马上就到,你不去收拾收拾客厅反倒是喝起酒来了。”

    厨房里,一个围着围裙的中年女子走了出来,虽然已经四十出头,但是保养的还算不错,也算是有几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意味。

    “这是?林霄?”陈晓雯看了一眼林霄,似乎一时间没认出来。

    “婶婶,”林霄叫了一声。

    陈晓雯虽然一直以来也都瞧不上他,不过自幼也算是对他有所照顾。

    “你看我!喝酒喝迷糊了,说那么久话,还没让你进屋”陆景山一拍脑门,赶忙拉着林霄进屋。

    “慢着...”陈晓雯忽然止住了陆景山的动作。

    “林霄呀,你出去那么久突然回来了,按理说婶婶应该好好招待你,不过你也看到了,今天家里有客人,我这姑爷事多,不如你就明天再来吧,明天我一定做一桌你最喜欢吃的菜招待你”。

    “你没睡醒吗?说什么鬼话呢?咱们和林小子多少年没见了,刚来你就想逐客?”陆景山脸色一沉:“他能有啥事,大不了这闺女我不嫁了!”

    听到院子里的吵闹,待在客厅里的那些亲朋好友们,也都走了出来,满脸疑惑的看着院子里。

    今天可是个好日子,这怎么还吵上了?

    咦?这年轻人是谁?

    周围的人们,似乎一时间都没认出林霄,纷纷露出了愕然的目光。

    这眼看正客马上就到,这个时候吵起来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