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生平讨厌狗吠

    进入别墅之后,偌大的厅堂里,人头济济,不少来自燕京各处有头有脸的人物齐聚一堂。

    性格向来孤僻且独树一帜的林霄,与这些酒肉之人,显得格格不入,孤立的站在原地。

    看来自己不在的这五年里,林若已经完全取得了家族的控制权,如今来客大多都是他父亲生前的生意伙伴,如今纷纷倒戈向了林若。

    林霄看着来来往往的服务人员,便随手拦下一个。

    “林若在哪里”林霄看着眼前端着酒盘的女孩,忽然问道。

    这女孩楞了一下,便上下打量了一眼林霄,发现对方身着普通,而且也没带什么名贵的手表饰品。

    看样子不像是权贵之人,女孩有点懒散的说道:“林小姐还没入场,要待会”。

    “何时入场,”林霄惜字如金,淡淡问道。

    “抱歉,我不清楚”女孩摇了摇头,正要准备走。

    林霄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现金,仿佛废纸一般随意的丢到了女孩的酒盘中,再度问道:“何时入场”。

    女孩明显楞了一下,这一沓少说也有一万吧!天啊,他两个月工资也才一万啊!这青年什么来头,出手那么阔绰!

    就算是那些名门望族的权贵给小费最多也才一千啊!

    “那个...林小姐大概一个小时后从公司回来”女孩说道,似乎瞬间对林霄的态度有了质的飞越。

    林霄随意的点了点头,女孩刚要继续搭话,可是明显林霄不在理她了。

    就在这个时候,主持台上,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缓缓走了出来,清理清嗓子,道:“咳咳,感谢诸位同仁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林氏集团的六十周年庆典,为了感恩社会,林小姐打算拍卖一件夜明珠,拍卖所得的百分之三十将用于慈善事业”。

    忽然听到此话,林霄的脸色愈发的阴沉。

    这林若竟然如此大胆!夜明珠整个林家只有一颗,而这颗夜明珠是林霄母亲生前所有,也是林霄母亲唯一留下的物件了。

    这林若其心可诛!

    就在林霄脸色阴沉,怒火滋生之际,一道倩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朋友,我观察你好长时间了,出手那么阔绰,给小费随随便便都是一万,是那家的公子哥呀”。

    这女子生的俊俏,二十三四,看起来颇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林霄转头看去,发现这女孩竟然雨溪?他的朋友?

    “呀!林霄?你...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啊!”雨溪看到那一张熟悉的面容,俏脸一惊。

    “雨溪,别来无恙”林霄难得露出笑容,应道。

    “我们都五年没见过了啊,我记得最后一次,还是五年前你被告上...”雨溪刚想说告上法庭她也去听审了,似乎又觉得不合时宜,这才突然闭口。

    但是她很纳闷,他既然已经逃出了林若的魔爪为啥还要会来呢?难道回来送死的吗?或者是在外面生存不下去了,跑回来向林若求饶?

    毕竟五年前林霄什么样她可是一清二楚,完完全全的一个废物公子哥,除了有点小帅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是啊,五年了,不过你还是没变,一样漂亮”林霄淡淡一笑。

    “被你夸一句可真不容易呀~”雨溪羞红小脸露出笑意,又道:“快,咱们这几个朋友,也有那么多年没见了,来叙叙旧”。

    雨溪拉着林霄,便朝着附近的一个座位走去。

    来到前排的圆桌前,林霄一眼扫过,发现这坐着的全是他五年前的那些狐朋狗友。

    “这是林霄吗?你不是死了吗?诈尸了?”

    突然,一个身材健硕,颇有几分英气的男子站了起来,带着戏虐笑道。

    这出言不逊的,便是林霄五年前的朋友之一,刘野,刘家的独子。

    曾经和林霄一度因为萧微儿决裂,因为刘野当初也是萧微儿的追求者之一,最大的爱好就是在萧微儿面前变着法的诋毁林霄。

    当然,萧微儿可从来没信过。

    看着刘野对昔日朋友如此恶咒,其他同学多多少少感到不耻,不过也都畏惧刘野的手段,故而全都装聋作哑。

    “喂喂喂,老朋友见面,干嘛搞的火药味那么重,”雨溪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按照林霄以往的脾气,这会多半和刘野骂起来了,但是雨溪发现,此刻的林霄,眼神之中平静的可怕?极其反常?

    “谁和这货是朋友,杀了自己老爹,他倒好,携款潜逃,一跑就是五年,我看这会回来,多半是钱霍霍空了,跑回来找林若求饶要钱来了”刘野咧嘴笑道。

    “林霄,你别生气,刘野就是嘴欠,你也知道”雨溪有点尴尬的应道。

    “呵呵,雨溪你还真敢替他说话?你别忘了,你家也是靠着龙家才站稳脚跟的,你忘了五年前这小子在法庭上怎么臭骂龙家十八代的吗,你不怕龙家一句话让你破产吗”刘野冷笑道。

    一听这话,本来还想替林霄反驳的雨溪,瞬间哑火了,紧握粉拳,想想也只能把这口恶气吞下,毕竟她如果得罪了龙家,她家也会受到牵连。

    林霄面无表情,从容的缓缓走到圆桌前,抬起手,对着刘野的额头屈指一弹!

    咻!

    这一指仿佛被灌注了强横的劲气,直接弹在了刘野的脑门!

    磅!

    弹指之间,让的刘野脑袋猛地往后仰,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额头上赫然出现一个鲜红的血印!

    林霄旁若无人的坐了下来,看着那倒地的刘野,平静的道:“我生平讨厌狗吠,你若在敢乱叫,取你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