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失仪(h)

    季千鸟脑中轰的一声,羞得恨不得御剑千里,速速飞离京城。

    她那张清丽的俏脸烧得通红,急忙解释道:“并非失禁……!那些只不过是……因为女子登了极乐才流出来的……水儿……淫水……不是那等秽物……”

    叶修文此时正捏着她的脚腕,分开她的腿,低头仔细端详那淌着水的淫穴,闻言微讶:“竟是如此?倒是修文疏漏寡闻了。”

    他手指蘸了晶莹淫液,伸出舌尖,竟是舔舐掉了那点汁液,若有所思:“确实并无意味,倒是带着国师身上的……抱歉,是修文孟浪了。”

    季千鸟初次同人欢好都没这么羞耻,此刻竟是羞得头皮发麻。

    若是每次都和叶修文这样未经人事的童男交合,岂不是每次都要这么慢慢解释这些东西……不,不应该,凌轩凌光当初也是童男,可他们却也没有这么缺乏常识,顶多是找不到位置……

    她胡思乱想时,叶修文的呼吸已经喷洒在了她刚刚才去过的、敏感的小穴上。等她回过神来,他已经埋首在她腿心,高挺的鼻梁磨蹭了一下她的花核。

    “等……唔!”她还没来得及阻止,他的唇舌就覆上了花唇。湿热的舌头有些生涩地顶弄着肉缝,把残留的淫汁卷入口中。

    “别……修文……够了……嗯……”季千鸟纤腰发软,伸手无力地推他的脸颊,“脏……哈啊……别舔……”

    她只盼他快点泄出来,停止这场越界的荒唐性事,原本就未曾满足的身体却又被舔弄得越发空虚,诚实地夹着他的舌头挽留。

    “为何要停?”叶修文微微抬眼,表情困惑,“国师流了这么多水,难道不是舒服么?既是舒服,为何要停?”

    他指着春宫图,给她看上头女子含着春意的眉眼:“国师停留在这一页,应当也是欣赏、想这么试试的吧?既是国师想试,修文自当奉陪。”

    季千鸟无法,只能蜷着脚趾,想方设法解释道:“唔……画上男子用舌头舔……只是因着想要、对,想用口涎使女子私处变得湿润,有润滑扩张之意,是在为之后的……交合……做准备。那女子表情爽利只是因为画得夸张……总之你先起来,不用像画上那样……”

    “这样吗?”叶修文果然依言起身,依旧贴着她的身体,“我却是未曾想到还需要特意用口涎润滑……毕竟国师的身子似乎并不需要舔舐,便已经流了许多……可是叫淫水?”

    季千鸟心虚道:“嗯……这么叫也可以……因人而异罢了……等、你做什么?不是说用手,为何——”

    她察觉到叶修文未曾发泄过的肉根贴上了那微张的花穴,阳具上鼓起的筋络在肉缝上磨蹭。那灼热的硕大蕈头似是不得其门而入,有一下没一下顶弄着娇嫩的花蒂。

    “国师说了不必用口舌润湿,那不就可以继续下一步了么?”叶修文握着她的纤腰,垂眼看她,眼中满是炙热又隐忍的欲念和爱意,“国师与扶余政素未蒙面,便可以手助之,我与国师这般亲密,自然可以做得更多……”

    他的呢喃声淹没在她柔软的唇齿间,软舌勾缠,含情脉脉。那与他温柔外表相比显得过分狰狞粗长的阳具却毫不留情,抵着肉洞,顶开湿润花唇,就着淫液插了进去。

    也就是在这时,季千鸟才看清了他眼中的光彩,几乎溺在那片温柔的水光中,竟罕见地感到有几分超出掌控的不知所措。

    她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上了当,自己的好友根本早有预谋;可此时此刻她却无暇去思考这些不相干的事,被顶弄得腰腿发软。

    贴在一起的舌头终于分开,牵出淫靡的银线,底下的小嘴却依旧吃着男人的阳具,被肏得直流水。

    叶修文毕竟未经人事,被那软肉吸吮得头皮一麻,未曾想到与人欢好竟是这般滋味。他白玉般精壮的腰腹上也溅上了一点晶亮淫汁,腰胯紧紧贴着身下柔软纤长的女体,近乎连根没入。

    他往里头顶了一点,尝试着抽送,便见半倚在桌案上的女子惊喘一声,声音中满是春意:“修文……!”

    “修文在。”他拥着她,亲亲她有些凌乱的发顶,温声道,埋在在她体内,往里头顶弄,竟是直接顶着深处的骚心,浅浅地抽送了起来。

    只一下,季千鸟的喘息声里便带了些舒爽的泣音:“太深了……修文……别、别肏得这么深……小骚穴会被肏坏的……嗯哈……好棒……好舒服……”

    堂堂国师,竟是说出了这样下流的淫话,叶修文又想到她软着声音向扶余政撒娇说的淫话,眼中的光越发暗沉。

    此乃失仪——但他却发觉自己竟然想看她更加失仪的模样。

    “是修文情难自禁,冒犯了国师。”他眉眼间浮起清浅的笑意,一面撬开紧窄的宫口往里面顶,一面温声说道,“不过国师既然喜欢,修文自会如国师所愿。”

    那粗长肉物被软肉包裹着吮吸,竟是又胀大了几分。

    “也望国师……多多包涵。”

    首发:po18.nl (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