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二只宝狐-竹

    霍坚是极北平原的原住民,毗邻日勒雪山,那里的住民祖上代代混杂了胡人血统,因而他的模样也带着边塞的冷硬,与这湿热温暖的水乡格格不入。

    一头有些微卷的泛棕长发为了出行方便高高束起,露出宽阔方正的额头和挺直的鼻梁。他其实看起来有些凶的,而这种生人勿近的震慑感在那双阳光下泛出浅褐色的眸子加持下,更加鲜明了。

    更不要说他宽阔的肩膀、骨节粗糙的大手,甚至腰上还挎着一把古朴粗大的黑色宽刀。

    侍女一转眼看到这尊煞神一样的男人黑沉沉靠近家神的马车,吓了一大跳,手几乎已经摸上了袖中暗藏的软剑。

    辛秘素白的手从枣红色骑装袖中伸出,及时按住了侍女的动作,周围似乎无人注意到这里紧张的气氛。

    但霍坚知道辛秘这次出门起码带了十个以上的顶级暗卫,除了装作小厮守在马车周围的辛六到辛十,起码还有一拨人散开潜伏在附近,他们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更不要提其他私兵了。

    他若是想动手,也不是无法伤害她,但恐怕下一秒他的头也要落地了。

    男人沉默地低着头,好像瀚然无声的山岳,他双手离开自己的佩刀,轻轻地举了起来。

    ——我没有恶意。

    他似乎能感受到冰凉的视线,神祗化身的少女隔着一层薄而透的纱帘扫视着他,估量着他。

    这种感觉让他有种当年从难民堆里逃出来,被带去军队里,挑剔的士官一个个看过这些面黄肌瘦的孩子,从而决定他们的生死去留时那种令人窒息的挤压感。

    他分明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稚龄孩童,可在神明面前,即使只是凡人之躯,他仍然如此谦恭。

    辛秘看了他一会,确定这人不是来怀恨在心来报昨天的训话之仇的,才一挑眉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霍大人?找我做什么?”

    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但是看到她疲惫的身影,下意识地站了出来。

    霍坚叹了一声,向她微微一拱手:“斗胆,请您去林间小叙一番。”

    这是要避开人的意思。

    辛秘想了一会,点头允了,挥开担心的侍女,率先走进路旁茂盛的竹林中。

    霍坚向看过来的辛宝和辛家众人一礼,就转身跟上了她细瘦的背影,规规矩矩地让自己的视线停留在她枣红的下摆上,她走他跟,她停他立时站住,不逾越分毫。

    直到走到竹林深处,商队的车马喧哗已经轻不可闻时,辛秘才站住脚步,回头瞟自己身后跟着的大个子:“这里够远了吧。”

    他不看她,分明是很高大的体格,却把头埋得很低,像只乖巧的猛兽。

    刚刚走路时也是,对方人高腿长,为了配合她在林间迈过树根而缓慢的行进速度,他几乎是小碎步走着的。

    她察觉到这种古怪的迁就好像并不仅仅是出于对神的畏惧,还有些什么她不懂的东西在内,因而有些不悦,口气也并不温和。

    霍坚没料到她开口就是暴风雨,顿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您是否身体不适?”

    “就这些?从哪偷听到的。”辛秘冷嘲热讽,不饿肚子的时候对他可以说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半点不想这人曾经给她偷摸带过糖。

    “是啊,我是身体不舒服。凡人之躯的一切都让我觉得疲惫,我能感觉到以现在的状态再走不出两日,这具身体就要病倒了。”美貌而冰冷的女子半靠在青翠的绿竹上,咄咄逼人。

    她不愿意让真正记挂自己的人担心,因而绝不肯吐露自己的困境。现在面对这个看不惯的、让她这么难受的罪魁祸首,这些负面的抱怨却一股脑地倾倒出来。

    她在他沉默的面容下读到了那丝挣扎的愧疚,这意味着她可以伤害到他,这让神明感到报复的愉悦。

    霍坚果然僵住了,他的脸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无措,几乎就要抬起头来好好看看她的脸色……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只有双拳在身侧收紧。

    “您可以回去的,”他低语:“是霍某失职,没有照顾好辛氏家神,接下来的旅途在下可以自行上路。”

    辛秘有些稀奇地打量着他,没听出什么玩笑的意思:“哦?那你主家不会罚你吗?”

    她有些恶意地笑了:“本来就是将功赎罪的罪臣,再办砸了,说不定真的会死吧,可能还要祸及家人。”如果不是真的找不到,那只臭鸟也不会穷途末路拉她入伙,还答应她开出的六成了。

    霍坚丝毫没有因为她的恶语相向而动摇,反倒好似更坚定了一点:“惩罚是在下应得的,但您的健康问题不应被耽误。我会尝试一切方法去完成陛下的托福,若真的失败了……我没有家人,也只愿一身应下责罚。”

    他还是不看她。

    辛秘因他这副严肃的模样有些意外,火气微妙地消失了一点,她手指点着自己下颌,打量着他高挺的身影有些揣测,良久后才露出一个有些意外又不太意外的轻笑,带着些嘲讽。

    “哦,我说呢。”她声音依然是珠玉碰撞的悦耳,说出的话却像寒川一般酷烈:“是不是觉得我很美丽,心里有些喜爱我,所以现在不舍得了?”

    “……”霍坚干咳一声,就算再蠢也知道对方说的“喜爱”不是什么好话,多半是把他当作见色眼开的登徒子。

    况且……她的小狐狸还曾经给他造过一个那样的梦境,他一时有些窘迫,额头都渗出汗来,不知该如何辩白,直愣愣地抬起头来。

    她偏偏又恶意地挑眉看他,还把覆脸的纱幔都掀开了,身姿窈窕,面容娇媚,脱离神性的她脱去了那种隔阂的浓雾,唯独留下不变的精致浓丽,再挑起一边的眉时简直像诱惑人心的精怪,让他恍然无语。

    不知道呆了多久,仿佛是一瞬间,又仿佛是一辈子,他像被火烫到双眼一般猛地重新低下头去,手掌握得死死。

    “……您的身姿举世罕见,是在下唐突了。”他说不出辩白之语,干脆单膝跪下,以更恭顺的姿态表示自己的服从:“但霍某从未敢对您有非分之想,如您所说,在下一介罪人,而您……”

    他喉咙干哑,真心实意地吐出夸赞:“……是日勒雪山巅的明月。”

    在他还不叫霍坚,没有名字的时候,就是那个呆呆看着天上美月的小男孩。

    而现在,过去了十数年,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羸弱的稚子,但他仍只会称赞这轮明月,在无声的夜里眺望它的光芒,并不敢用自己沾染血腥的手去触摸它。

    辛秘自然能察觉到他并未说假话。

    这个男人诚实、坚毅,又有着可怖的自制力。他对她的非人容貌表现出了本能的惊艳,却也恪守本分,绝不肯再贸入,沉沦一丝一毫。

    有意思。

    她的火气淡淡地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也说不明的趣味。

    辛秘嗤笑一声,放松身体,斜斜倚靠在竹林间的一块大石上,看他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笑声而紧绷,不由得好笑:“你在紧张什么?”

    她扬起面容:“看着我。”

    不容拒绝的语气让霍坚沉默了一会,还是强撑着,用那双鹰隼般的眼眸对上她漆黑的星眸。

    美艳又任性的神明在他晦涩的视线中璨然一笑,红唇勾起是述不完的骄傲:“凡人皆喜爱我……凡人皆应当喜爱我。”

    “我这一族本就是集合了愿望所诞生的爱欲的神明,女子的期盼,男子的宝爱,皆出自于我,”她耀眼的像是半空中炽热的烈日,几乎让霍坚难以直视:“你喜爱我,再正常不过了。”

    男人愣愣地看着青翠竹林间的那抹钻心的红,有汗珠从额头滚落,落进眼中,刺痛难忍,但他仍然睁大着双眼,极力捕捉耀眼的红。

    他还需要时间去消化这些离经叛道的话语,但辛秘已经不想再纠缠这个随手为难引起的话题了。

    她敲着脚,问他:“霍将军,从前是北人吗?我听你方才提到过日勒雪山?”

    这声将军又是挖苦又是揶揄,好不容易才让霍坚从窘迫震惊中回神,低沉回道:“……是,我的家乡便在山脚下。”

    “可真巧。”家神托着腮,视线游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曾经听过一段阔北长调,不知霍将军会唱吗?雪山的莲花……什么的。”

    那是辛莘那位心仪的胡人女子阿伊罗曾经会唱的一首歌。

    这首长调她在辛莘不着四六的跑调嗓子里听到过,也曾在阿伊罗嫁来后,听她清冽动听的嗓音唱过,接着是……他们的孩子出生,阿伊罗强忍丧夫的悲痛,沙哑着嗓子唱着这首家乡的歌,哄两个孩子睡觉。

    再后来,阿伊罗也死了,辛枝和辛梓长在她的小院里,她也曾胡乱哼唱着,哄他们入睡。

    “……在下不善音律。”不知道她为什么提到这首记忆里的民歌,霍坚又开始窘迫了,嗓音低哑,干涩地回答。

    “哦。”辛秘也就是突发奇想,回过神来想想,霍坚看起来也跟乐伶半点不沾边,她问这话都带了点折辱人的意味了。

    不过他脾气还挺好,没生气。

    她兴致缺缺地收了声,将乱晃的脚收好:“行了,还有事吗?”

    这是在送客了,霍坚识趣地抱拳辞别,反正他们身后还跟着两个暗卫,即使听不到说话,也足够保护她的安全了。

    他向来时的路退了几步,又有些迟疑,回头看了看那个红衣的少女。

    她头发简单地梳着,搭在肩膀上,靠着竹子的身影疲倦又瘦弱,看着竟有些弱不胜衣的可怜了。

    ——又一次,他也摸不清自己的想法。

    回神的时候,脚步已经站定了,伸手摘下一片略宽的细长竹叶,霍坚苦笑一声,没有再挣扎。

    他将那片竹叶生疏地贴在唇边,尝试着用力吹气,久违地尝试儿时的技巧。

    “哔——”

    悠长的、熟悉的清脆乐声,在竹林里响起。

    =========

    可恶,前面说过霍坚是北人,有伏笔的!!比起做晕,我果然还是个纯爱写手呜呜!!我会努力的,加油让他们有更多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