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一只宝狐-醒

    长守村的一夜很快过去,商队众人清晨就起身,开始收拾行李,伺喂马匹,一天的劳碌即将开始。

    辛秘闭着眼睛,听到隔着一座屏风的侍女也悉悉索索地动了起来。

    她走了出去,过了不久就传来了小小的水声,是在给自己的主人准备晨间洗漱的热水。

    有热汤的味道传来,粗野的俚语交谈、马匹的走动声、货箱的碰撞,都清晰地传进她的耳朵里,这是她在辛氏老宅很少接触的杂乱民音。

    辛秘睁开眼睛,瀚然双眸映着窗外的苍青天色,没有半分睡意。

    ……嗯,她有些睡不着。

    自从变回凡人,她就几乎没有安然睡眠过。身体很疲惫,自己也清楚知道凡人的体质需要睡眠来休息,不然会吃不消的。

    但,大概是经过了百年多无眠的岁月,她的意识不习惯放松对身体的控制陷入酣眠,所以最近几天,她都几乎合着眼躺到天亮。

    累是真的累,有时候晚上也会很无聊,所以会向暗卫示意一下出门逛逛。

    昨天也是这样才碰到守夜的霍坚犯傻,忍不住怼了他。

    其实跟她有什么关系呢?他放松警惕被骗了,又不会影响到她,她可没有那么容易被人类骗到,更何况周围生活的也都是擅长经营钻研的人精,早就对这些人情世故精通得不能再精通。

    要不是……要不是曾经听说过他,她也不会恨铁不成钢了。

    当她还是个被供奉在古老庭院里的家神,辛枝和辛梓的父母还没有离去时,她曾经与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辛枝辛梓二人是双胞胎,姐姐要早降生几分钟,然后才是先天瘦弱的弟弟,接着就被等待在外的辛秘挨个抱了抱作为祝福,而两人的脾性几乎都继承了他们的父亲辛莘,又赤诚又机灵。

    辛莘常年在外,每次回家,都会给闲坐在庭院里的辛秘带些稀罕的玩意,再给她讲讲自己的见闻。

    “这是钟海国的首饰,那边的女子大多皮肤黧黑,但我觉得您这般雪肤花容也很适合这种异域风情。”

    “嗨,多大点事儿,遇到山贼了呗。不过还好我跟您的暗卫学了两手武艺,还砍了个山贼的脑袋呢。”

    “现在大历乱得很,这样似乎是不对的,可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变它,我会努力找到方法的。”

    “我遇到了一个女子,她不是话本和诗集里说的端庄好妇,但我很喜欢她,这次回来就是跟您借个面子,让我去提亲!”

    ……

    眼睛亮闪闪的年轻人鼓动着她替他去跟家族里的人说,毕竟他心仪的女子不仅是平民,还是个胡人,这段关系显然不会被长老们所祝福。

    不过如果是家神开口,就又不一样了。

    辛秘虽然守护了辛家许多年,但还真没什么朋友,被辛莘撒娇发泼地恳求了几天,犹豫了一会也就真的去了。

    等下一次见面,辛莘就带着一个头发卷卷、高鼻深目的美艳女子出现了。那个胡人女子规规矩矩穿着新妇的罗裙,走路却像小鹿一样健康灵活。

    “这是我娘子,阿伊罗。”骄傲的年轻人鼻子翘到天上:“她跑得比我还快!”

    阿伊罗看到辛秘,也是眼前一亮,一个猛子就扎了过来,上上下下地看着她:“你可真漂亮!比日勒雪山都美,眼睛比最深的亡骨井都黑!”

    ……

    神的岁月太过漫长,又一成不变。因而有什么事情突发时,她第一反应是愣了好久。

    辛莘快死了,他残破的身体被运回辛氏老宅的时候,整条幽深的白玉长廊上上都洒满了血。

    他在外行走的时候,遇到了暴动的流民,又或许是逃跑的叛军,没人知道。

    人类的身体太脆弱了。

    从白玉狐狸们那里嗅到了血腥味,辛秘站在他的床前,有些无言的悲伤。她守护家族的这些年来,看过了太多的别离,可每一次都仍会让她难过。

    “嗨,多大点事儿。”奄奄一息的男人笑都笑不出来,还是努力安抚着她:“我死了之后,就只有阿伊罗还有那两个兔崽子陪您玩了,您可不要把他们惯坏啊。”

    他不再年轻了,因为在外奔波的风沙,眼角已经有了皱纹。

    那双曾经亮晶晶的眼睛,也在一点点地失去焦距。

    “其实我还挺想活下去的……”他喘了喘气,“如果,如果有什么厉害的大将军,能守好我们的国家……就太好了。”

    他死去之后,源源不断的动乱愈演愈烈,各路武将层出不穷,唯有一个名叫霍坚的年轻人在战报上被一再提起。

    这个一路爬升的“仁将”几乎以一己之力镇守北部阔大边境多年。

    所以,面对这个曾经镇守边疆抵御外敌的镇北大将军,满身血肉功勋的忠臣,她曾经有过好奇。

    但随即她就发现,这个人现在只是个落魄的迷茫武夫。

    他的身手还在,但他的将心已经失去了。

    辛秘……不是不失望的。

    “大人,您该起身了。”屏风后的侍女出声喊她,打破了她的沉思。

    她睁开眼睛,推开被子下床,头发松松懈懈,从肩头流水般滑落。

    桑州地处中原,分外湿热,即使出了桑州,炎热的天气也没有立即好转,反而因为水汽的减少而更加难熬。

    她出行带着的衣服都是轻薄的夏装,但毕竟行走在外,又不能太过单薄,这副凡人的躯体真是吃尽苦头。

    “您就不该答应他的。”侍女并不知道完整内情,只知道官家要命令自家家神去做一件事,这件事不能被外人知道。

    但看着一向在家里呼风唤雨一求百应的狐神大人委屈自己住在这个小破祠堂里,因为炎热而香汗淋漓,而且……虽然她不说,但狐神眼下的微青作为贴身侍女她看的一清二楚。

    她憋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抱怨了。

    辛秘看了她一眼,这个女孩子还年轻,来自不太偏远又不是主枝的旁氏,她是真真正正把她当作老神仙一样恭敬崇拜的。

    她觉得有些好笑:“可是我不去,你们就要被杀头呀。”她开着玩笑,逗弄小侍女。

    侍女瞪圆了眼睛,似是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她皱眉咬唇,思考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看辛秘脸色:“那……也许是我们命中该有一劫?您已经照顾了我们百年多,做的足够了。”

    “傻孩子。”辛秘失笑,没有再逗她,起身洗漱。

    她做的……远远不够回报这些人的期待。

    从长守村出发,要转道途径孟县,走上一整天,才算正式走出桑州辖地,也就更危险一点。

    霍坚和镖局经验丰富的镖师们商讨着路线,大家的一致想法都是走官道,虽然近些年战火燎天,官道疏于维护,没有以前那么安全了,但起码辛氏商队跟各方势力关系都不错。

    直白点说就是每年给的钱多,关节都打通了,各方都会给些薄面,总是会比翻山越岭要安全一些。

    因此大家没怎么讨论就出发了,辛宝骑着自己的马,亲自护送在那辆马车旁边。

    霍坚落后他两个马身,跟随其后。

    他看到一个青色衣衫的背影从马车里钻了出来,是那名侍女。

    没有故意竖起耳朵去听,但他的常年习武,行走在外时五感都是全神贯注的,因而难免听了一耳朵。

    “……大人怕是今晚依然没有入眠。”那位精明的侍女小声汇报,声音里难掩紧张。

    辛宝沉默不语,但神色估计也不怎么好看:“……大人可有说哪里不适?”

    侍女咬唇:“正是没有,奴才觉得束手无策。大人什么都不说,简直好伺候的很,只是对食物要求高了一点,这也好满足……只是晚上整晚整晚不会入睡,奴在屏风外听大人的呼吸,一直清醒着的。”

    “这样下去不行。”侍女低落不已:“大人并不会告诉我等,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受着……奴婢太失职了。”

    辛宝低声劝了她几句,让她回去了。

    只是他的情绪也不好,中午停下来歇息的时候,霍坚看到他脸色阴沉,眉头皱得很紧。

    这些人都很重视自己的家神,是他强人所难,让他们为难了。

    他沉默着,打马赶上那辆马车。

    辛秘在里面坐了一上午,中午惯常是要下来走一走散散心的,他过去的时候正赶上侍女掀开车帘,一只雪白雪白的手臂扶着门边,纤细的身影跨了出来。

    带着薄纱的女人微微抬头,冷艳的面容没有表情,眼下带着微微的青黑。

    她看着他,声音冷漠:“霍大人?你来干什么?”

    =======

    基友:直接做晕过去?

    ?草,也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