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只老实人-夏夜

    【【与剧情无关的肉汤番外,想保证剧情流畅性可以先不看!】】

    外面在打雷。

    夏夜的滚滚热浪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驱散,锋利的闪电撕破天空,寂静的室内一瞬间恍若白昼。

    辛秘在雷声中惊醒,窗户未关,有水汽的凉风吹拂过床帘。

    这种湿润的感觉让她在初醒的模糊里以为自己回到了那个静谧幽深的古宅里。

    但随即这份恍然就被打破了。

    一双有力的手臂关上了她的窗户,夹杂着湿润雨丝的夜风被阻隔,在木窗的吱呀声中,她抬头看过去,借着月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挺拔身影。

    霍坚散着发,穿着一袭松垮寝衣,胸口隐约露出有力的起伏。

    “您醒了?”他的声音带着些北地的沙哑,在寂静夜色中低沉响起:“害怕打雷吗?”

    他还是那副守礼的样子,端着灯盏低着头站在她的床帐之外,目光没有一丝逾距,仿佛只是一个衷心的侍卫,因为担心自己所守护的少女而冒雨前来。

    但……真正懂得分寸的人,会在深夜进入神祗的卧房吗?

    辛秘坐起身来,云雾般的鬓发松松流泻,锦被下包裹着玲珑的身体。

    她看着床帐外的黑影,点漆般的眸中写满被冒犯的不悦。

    “进来。”她命令。

    帐外的男人一僵,并不行动,面容垂得更低,仿佛是真的谦卑忠仆。

    然而辛秘并没有忘记他眼中的猛兽,她冷笑一声,伸出姣白的腿,珠玉般的脚趾掀起一点床帐,让自己锦裘堆迭的软红床幔在他面前露出一角。

    “进来,或者滚出去。”她冷漠又高傲,月光在脚下踩碎,像是践踏人心的修罗。

    垂首的男人抬起头来,月光从他伟岸的身后洒下,看不清他的面孔,但辛秘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寸一寸,犹如浸饱了毒汁的兽齿,要将她嚼碎吞下。

    他动了。

    灯盏被挥灭,打翻在地板上,微弱的火苗熄灭。

    下一秒一只有力的手掌握上了她的小腿,存在感鲜明的粗茧在她薄薄的皮肤上擦过,接着那只手的主人膝行而来,她柔软的床面接纳了更为沉重的身体,缓慢下陷。

    纱幔挥起又落下,男人的火热身体包裹上来。

    他像是被逼迫无奈的仆从,口中道着失礼,却又像是最无可救药的恶棍,炽热的鼻息喷洒在她衣领松开的颈边。

    钳制着她小腿的手掌并不松开,一路绵延而上,伸进她松垮寝衣下不盈一握的腰肢上,捕兽夹般牢牢封锁。

    “不装了?”冰冷的神女注视着他。

    她被卑贱的下仆压制在身下,仍然高傲地像是端坐在云端,即使只是凡人之躯,只有一具羸弱的肉体和怦咚跳动的心脏。

    “这是您的命令。”霍坚回答她,湿润的吐息晕红她玉白的耳垂。

    她的寝衣散开了,不知该怪睡时的磨蹭还是此刻在腰上作乱的手,名贵的衣料向两边滑开,如同珍珠白的雪肤在蚌壳间出现。

    神女无情地嘲笑:“我并没有命令你触碰我的身体。”

    嘴上斥责,她却无声抬起一条狡猾的腿,水蛇般攀上他的腰侧。

    大腿内侧接触的肌肉隔着薄薄一层布料倏地绷紧,他狼狈地寻找她的眼睛,像是茫然可怜掉在陷阱里的猛兽。

    可她不看他,肆意妄为的神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依然美得让人窒息,男人目光徒劳地追寻着她,胸膛起伏。他猛地俯下身体,去撕咬她的嘴唇,困兽犹斗。

    冰冷的玉白膏脂在他手心里融化,深沉的月色下她胸前的项圈散发着莹润光泽,珠翠闪烁,黄金温润。

    一切的源头都是这个细细的圈,它给了她情感,给了她欲望。若有一天她解下它,重新拿回自己神的身份与地位,那现在……这床幔间靡丽的一切,要如何才能遗忘?

    霍坚不愿意去想。

    如果只是神太过寂寞,想要玩弄自己的祭品。

    ……那他甘之如饴。

    在他平淡暗含苦痛的颤抖眸光中,辛秘笑了一声,她双手捧着他的脸,男人的脸并不细滑,而是一种在边关磨炼而来的粗粝与风霜。

    “你看起来快哭了。”她轻声地念着,在他的鼻梁上轻轻一吻。

    然后被他抓住,狂风暴雨般的反攻。

    他像是找到了什么逃命的出口,嘴唇胡乱地在她漂亮的下唇上一吮,接着是下颌,修长的脖颈、肩膀、胸口……每一寸肌肤他都以一种近乎虔诚的态度去接近。

    亲吻更像是对神明的进献。

    他用湿润的唇舌取悦着自己的神,一寸寸舔舐过她紧绷的腰肢,在袅绕的轻声抽吸中,他吻上了她的小腹。

    那里雪白、平坦,不着寸缕,正因为主人的急促呼吸而不断起伏。

    接着是莹润的大腿,微粉的膝盖和线条流畅的小腿,火热的舌面留下一道液线,在皎洁雪肤上蜿蜒而下。

    辛秘轻轻喘息着,化身为凡人的身体拥有着凡人的一切,七情六欲、五感六识。

    她并不明白自己的目光为什么会追寻着这个罪臣,但这并不影响曾经高傲的神明直白而热烈地满足自己。

    “我命令……嗯、命令你,”白玉般优美的身体微颤,她双颊晕红,因为一个忽然用上牙齿的轻咬而战栗:“……要让我舒服。”

    欲念与爱意,都令她新奇,却绝不让她感到厌恶。

    霍坚苦闷地喘息,汗珠从额前鬓间滚滚而落,高热的夏夜似乎要将他整个吞没,只有她的身体是沁凉柔软的。

    雷声撕裂满室暧昧声息,他起身抱住了她:“……遵命。”

    神女的身体莹润洁白,带着不触人间烟火的冰凉冷淡,他的牙齿咬在她纤长的颈项上,留下斑斑点点的红痕。他想要将她撕裂、嚼碎、吞下肚去,最终却只是缠绵不已地亲吻着她。

    纱绸的寝衣顺着打开的双臂倏然滑落,辛秘轻笑着,将下唇咬得绯红,明明灭灭的月光照亮她轻颤的胸脯。

    金黄的项圈搭在雪白乳团上,玉石璎珞缀在嫩肉之间,一时间竟不知是哪里更耀眼。

    霍坚不敢看,总觉得自己粗俗的目光都是对她的亵渎。但他又不舍得就这样放手,只能苦闷地喘息着,低下头去,含住红得惊心动魄的那里吮。

    “嗯……”辛秘仰头,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依靠在他掌间,后背沁出薄薄的汗,打湿他托着她腰身的手。

    舌面每一次卷缩含吮都像是浪漫的折磨,辛秘细细叫出声,这莺鸟啼哭般缠绵的声线又被滚滚的雷鸣吞没掩盖。

    他的手好大好烫,覆在胸口揉捏几乎将她烫伤,辛秘呜咽着,双腿无意识地在床面上碾动,小腹深处蔓延开一种陌生酸软的感觉。

    她的不安被霍坚捕捉到,男人喘息着从她胸口抬起头来,方正的下颌蹭的湿漉漉,口唇之间与嫩红乳尖连出暧昧的银丝。

    “您怕了,就可以停下的。”他额角筋络微微跳动,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寝衣敞开,露出坚实的胸膛。

    上面伤痕累累。

    辛秘双腿索性都攀上他有力的腰腹,眼角晕红高挑:“我才不怕。”

    从未被他人造访过的秘地被轻轻一碰,她腰肢轻弹,又被缓缓压制,男人粗粝的手指温柔又坚定,不容拒绝地分开湿润的唇瓣,在嫩肉间隐没摩挲。

    奇妙的愉悦攀升而起来,辛秘抓破了他的脊背,红唇轻启,暧昧吐息。

    这种萦绕着四肢百骸的快感让她觉得昏沉又陌生,原来凡人的身躯有这样的欲求,似是被恶鬼缠绕,又仿若置身神国……

    紧紧合拢的两片花唇被揉开,湿润的手指胡乱穿梭,沾染了气息模糊的花液,又来按揉花瓣之间的宝珠。

    “唔嗯……”辛秘并不懂得凡人的廉耻羞窘,她很喜欢这种让人手脚皆软的快乐,整个身体都软绵绵地敞开着,热烈又高傲地命令着服务自己的仆从:“再、再快一点嗯……”

    可霍坚手下加了几分力道,她又承受不住一般颤声呜咽,腰肢扭动着要逃脱他的桎梏。

    “嗒。”他的汗滚落在她的胸口,炸开小小的水花。

    在极乐中翻腾不休的女人睁开双眸,那黑眼再不是古井无波,湿润情欲化作朦胧的水雾,让她的双眼变成无底沼泽,要将他溺毙。

    他的手掌规律地揉动捻拧着,幽香阵阵的花液随着他的颤动汩汩流出,沾湿他的手臂,又逐渐漫延开来,打湿她臀下的大片床褥。

    夹着他的雪白大腿经络阵阵紧绷,她似乎绷成一根快要断掉的弦。意识到了即将发生些什么,但无力阻止,也不想阻止,花瓣般的嘴唇无助呢喃,她额上渗出细汗,手指在他臂上胡乱攀附。

    “不、这不对……嗯……”她高傲索求的快感此刻来的太多太猛烈,像是灭顶的潮水,将她汹涌吞没。

    那一刻烈焰弥天,窗外暴雨正酣,雷鸣如疾,她在床上、在他掌间融化,失神的尖叫被雷声掩盖,只有暗流的水液无声证明着神明的溃散。

    雪白娇躯抽搐未歇,她黑发在床铺间揉乱,眼角渗出细细一滴泪,又被沉默的仆从吻去。

    “您还满意吗?”他沙哑地开口,被寝衣遮蔽的下身狼狈鼓起。

    床帏似乎变成了香软的陷阱,他被牢牢捉住,一动都不能。

    高傲的神明裸露着玉白身躯,每一寸每一分都是恰到好处的精致。她抬起腿来,腿心的软瓣吐出汩汩蜜液。

    “尚可。”神明喘息着说,她将雪白足底踩向他胯间狰狞的凸起:“作为奖励,我允许你在我面前纾解你自己。”

    ——任性的神。

    ========

    惹!先炖个开胃肉汤喝喝!不是我不开大,是男主身上还有个伏笔没铺开!但是这个地方又很有味道很性感,如果脱了衣服真正干,不写这里就很难受,所以只能让他不脱衣服光出力了!!!

    两个人的相处基本就是这样的,先给各位小馋猫们过过眼瘾!真正吃还要靠后一点!

    基友:笑死,断在这里是不是因为你不会写男的撸?

    (确实,只会写女性向前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