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78

    离开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江燃突然站起身,推开门,按开了电梯,然后轻轻按下沈欢所在的楼层。

    听到门铃被按响,沈欢打开屋门,静静地看着江燃,许久之后,突然笑了声,侧过身子道,“沈子骁和我说啦,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江燃应了一声,然后走了进去,道:“所以不准备送我。”

    沈欢笑着坐在沙发上,用手捻起一枚小番茄,放在嘴里嘎吱嘎吱地咬着,“不了,怕你万一舍不得我怎么办,我不就耽误你了吗。”

    江燃笑了声,然后挑眉道:“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

    沈欢笑嘻嘻的说:“也可以。”

    这一段话结束后,屋内却陷入良久的沉默。

    沈欢垂下眼,伸出手,拨着碗里的小番茄,许久没有说话。

    江燃沉默了一下,伸出手,将机票递给沈欢,突然发问:“你想让我留下吗?”

    沈欢愣了一下,抬起的手微微抖了抖,然后深吸一口气,笑着将机票放回江燃掌心,并且包裹住他的手掌,让他紧紧的握了起来。

    沈欢扑哧一声,然后道:“别开玩笑了,三年之后,没准你就成新闻上的大名人了诶。”

    江燃轻“嘶”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笑着说:“怎么办,我还以为你们回很不舍得,很需要我呢。”

    “我们是朋友,肯定会舍不得,但是怎么会想要你留下来呢。”

    沈欢将手收了回来,然后笑着说,“当然是希望你能成为更好的人,而且,会有更多的人需要你的。”

    江燃垂下眼,许久后,笑着说了句:“也对。”

    紧接着,他转过身,朝着沈欢轻轻挥了挥手,然后耸了耸肩,道:“走了。”

    沈欢:“嗯,再见。”

    江燃关上门。

    沈欢垂下眼,伸出手够着碗里的番茄,然后不小心,“啪嗒”一下打翻了玻璃碗。

    番茄落在了地上。

    沈欢突然垂下头,伸出手捂住眼睛,轻轻哽咽了起来。

    “作为朋友,当然不会希望你留下来。”

    我希望你留下来。

    她突然回忆起,有许多次,都是江燃朝自己伸过了手,张开双臂,然后柔声顺应着自己的话,安抚着自己的情绪。

    包括刚才。

    江燃问:“你想让我留下吗?”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放下了无数次的自尊。

    而自己,却直到现在为止,从没有在江燃面前吐露过一次真心,表达自己除去这张面具外的真实情绪。

    一次都没有。

    沈欢抬起头,眸光微微闪烁。

    自己有一句话必须要对江燃说。

    她突然站起身,推开了玄关处的房门。

    沈欢伸出手按下了电梯,但是电梯却依旧在缓缓下降,然后到达了第五层。

    来不及了。

    沈欢转过身,从一旁的安全通道下了楼。

    沈欢能清楚的感受到,还没有痊愈的脚伤在这一刻再次发作,一根筋抽动着让整个脚掌都宛如踩在针尖上一般发痛。

    她有一句话必须对江燃说。

    必须当面对江燃说。

    而终于在到达一楼的时候,沈欢听见电梯门缓缓关闭的声音。

    前面那个的身影,是印象中的那样挺拔而又让人拥有莫名的安全感。

    “江燃!”

    沈欢喊道。

    走在不远处的江燃停下了步子,他转过头,看着沈欢的沈欢。

    沈欢抬起头,看着江燃,但是眼角微微发红,眼眶中带着一点晶莹。

    她抿了抿唇,眼眸里带着笑意,笑着开口说道——

    “我需要你。”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是在经过索道的缆车上绽开烟花,是在阳光下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带着的温暖笑意,是在孤单窒息时的拥抱与安抚,是在生死边缘后重逢的怀抱。

    或者,只是一袋甜甜的小番茄。

    沈欢从来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暴露真心,沈欢从来不会向人表示需要。

    不,她会。

    比如现在,她必须要说,必须亲口对着江燃说。

    “我需要你。”

    江燃没有说话。

    沈欢笑了声,走到江燃面前,伸出手轻轻抱住江燃的后背,然后垂下眼,开口道:“再见。”

    她松开手,退后几步,然后道:“等你回来。”

    江燃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叠碎纸。

    风轻轻一吹,便将这叠碎纸吹得轻轻发颤。

    沈欢辨认出了这叠碎纸,就是那张江燃曾经递给自己的机票。

    沈欢瞳孔微微一缩,然后道:“你……”

    “我根本没想走。”

    江燃垂下眼,将这摞纸握在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