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8

    ,然后笑了声,转过身进了卧室。

    沈欢微微侧过身子,以为江燃是结束了这场对话。正当她提步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江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

    她转过头,江燃靠在门边,抬起手将一小袋东西朝她抛了过来。

    沈欢下意识的接住,她摊开手心看了一眼那袋东西。

    是满满一纸袋的柠檬糖。

    “有些事情既然不愿意开口和人说的话,就只能依靠自己消化了。”江燃伸出手紧了紧自己搭在身上的外套,眼皮耷拉着,显得漫不经心,但语气却让沈欢感到无比的认真。他朝着沈欢手中的糖,昂了昂下巴,“吃了能放松点,拿去吧。”

    说完,江燃伸出手握住门把手,然后缓缓的带上了门。

    沈欢有些发愣,甚至忘了开口和他说句客套的谢谢。

    她握紧了手中的糖,转过身进了自己的客房。

    沈欢关上了门,靠着门边,侧着头从纸袋里取出一枚柠檬糖,拆开了糖果的包装袋,然后放入口中。

    柠檬的酸甜味在唇齿间炸开,舌侧泛着清香的气息。

    她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到鼻尖有一丝莫名的酸涩。

    沈欢侧过头,用食指和拇指揉了揉自己的鼻梁,缓解下那股酸涩的感觉。

    在这种时候明明应该埋头抽噎,但是在她的脑海中却好似有一根弦紧绷着。

    那根紧紧绷着的弦让她没有任何想哭的感觉。

    沈欢牙齿轻轻用力。

    柠檬糖在她的齿间裂开,一股浓烈的香气扑鼻而出,甜味在她的舌尖弥漫开来。

    她抬起手,将那纸袋抬起在自己面前,仔细端详着。

    江燃是在安慰她。

    用这种不需要太多繁琐和煽情的方式。

    沈欢突然轻轻笑了起来,她直起身子,将纸袋放在自己书包的隔层里。重新坐回椅子上,翻开了那本自己刚刚还在复习的书。

    然后告诉自己。

    刚才直到现在,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发生。

    除了书包里多了一袋柠檬糖。

    江燃将空调的温度打高,将外套随意的搭在了椅背上,然后伸出手端起那杯热牛奶。

    因为空调冷风的缘故,这杯刚才有些发烫的牛奶已经变成了温热。

    而这个时候江燃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站起身,靠在桌边,接通了电话。

    打来的人是宋女士。

    “今天你们何老师和我说你打架的事情了。”宋女士的语气又几分调侃的意思,“可以啊,还挺见义勇为,我还以为你指不定得把人家沈欢惹哭呢。”

    江燃喝了口牛奶,然后将被子放在桌面上,用食指轻轻一弹杯壁,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他笑了声:“您特地打电话过来,应该不会只是为了说这件事吧?”

    “啊,刚才沈欢的妈妈给我打电话过来了。”宋女士停顿了一下,在电话那头说,“下周刚好是沈欢的生日,可她们两个家长刚好都赶不回来,就想拜托你件事。”

    江燃把玩着杯子的手轻轻一顿,沉默了片刻,然后问:“什么事?”

    宋女士笑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都是当父母的,担心孩子生日过的冷清了。反正你们都是一个班,送点礼物吃个蛋糕什么,热闹一点就行了。”

    江燃突然问了句:“沈欢知道这件事吗?”

    宋女士愣了一会儿,然后会过意:“你说知不知道她家里人回不来啊?她妈妈和我说,刚刚发消息告诉她了。”

    江燃掀了掀眼皮。

    原来这才是她不在状态的真正原因。

    江燃沉默了一会儿,端起了手旁边的杯子,目光轻轻的落在那杯牛奶之上,片刻后才缓缓开口:“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关心她的生日过得热不热闹。”

    “我会更关心她的心理问题。”

    江燃挂断宋女士的电话之后,推开房门走到阳台,他伸出手从衣兜里拿出火机,然后将烟衔在嘴里。

    在即将点燃烟的时候,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将手中的烟和火机收了起来。

    他扶着阳台的栏杆。

    夏日的风吹在脸上有一种温热的感觉,在空调房里被制冷吹僵的手指也一点点的舒缓了过来。

    宋女士的电话在这时再次打来。

    “和你说的一样,沈欢确实有过抑郁症的病史,在她小学到刚上初中的那段时间。”

    “这件事情沈欢的父亲并不知情。”

    “而且,现在已经痊愈了。”

    沈欢已经连续一周发现,每天早上都有人在自己桌上放三明治和豆浆。

    沈欢来班上一直都比较早,但三明治和豆浆每次都会在她来之前出现在桌面上。

    沈欢也没问什么,只是每次都很平静的将东西收起来,却从来都没吃过。

    沈欢对给自己放早餐这种行为倒没什么感动,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