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6

    就稍微找了她点麻烦。”

    林语琪:“?”

    沈欢继续说:“然后中午吃饭的时候遇见了几个有些麻烦的小年轻,不过倒不难缠,吓几句就走了。”

    林语琪:“我靠?”

    沈欢接着道:“下午的时候有个男生在背后说了些关于我的恶心话,然后我就去老师面前假哭了一道,装了装委屈。”

    林语琪的语气里有些不敢置信:“你把这叫做普通的一天?这他妈明明就是惊心动魄好吗?”

    沈欢轻轻笑了声,然后垂下眼,明明每件事情里都有江燃的身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偏偏没有和林语琪提到江燃的名字。

    可能是因为沈欢暂时摸不透自己对江燃的情绪。

    似乎是没有到达真正意义上的喜欢,但却总会有些莫名的在意。

    沈欢和林语琪闲扯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可能是因为是说了许多话加上空调的原因,她觉得有些莫名的口干舌燥。

    于是沈欢拿起手边的水杯,推开了门,走到厨房的洗手台边,拿起水壶倒水。

    身后的洗手间突然传来了开门声。

    沈欢手上的动作轻轻一顿,下意识的转过头朝后看了一眼。

    江燃刚刚洗完澡,他将毛巾随意的搭在自己的肩上,一只手握住毛巾轻轻拭着自己湿掉的发尾。

    他身上穿着件白色的t恤,或许是在浴室里沾了些水,微微泛着些透明感,勾勒出充满力量感的线条。

    一双漆黑的眼轻轻一动,目光落在了沈欢身上,薄唇轻抿,光是这么平静的看着人,都让人莫名的脸红心跳。

    沈欢突然觉得,那么多女生都喜欢绕在他身边,还是有原因的。

    像江燃这种长得好看到不正常的人,走到哪里都是移动的荷尔蒙。

    他在沈欢身后停下了步子,抬起手,手臂越过沈欢的脑袋,打开了在洗手台上方的橱窗。

    两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无比贴近,沈欢甚至能感觉到江燃身上炽热的气息,轻轻的拍打在自己的脸颊上。

    她微微偏过头,江燃的发间带着些水珠,滴落在自己的衬衣上,渗开一点水痕。从这个角度看,能清晰的看到江燃棱角分明的下巴,和卷翘的睫毛。

    江燃的睫毛轻轻一动,眼帘一垂,目光向下一落,正好对上了沈欢的视线。

    沈欢突然理解了,为什么电视剧里总在男女主两人距离突然靠近的时候会加上明显的慢速处理和心跳音效。

    过近的距离让她感觉一切的动作和时间都被莫名的拉长,她下意识的向前一步,偏开头错开与江燃对视的眼。

    江燃没有说话,抬眼从橱柜里拿出两袋饼干和一瓶可乐,退后两步。然后侧着头将其中一袋饼干递到沈欢面前,声音带着些刚洗完澡后的沙哑低沉,他说:“拿着。”

    沈欢伸出手接过饼干,道了声谢,然后再心底暗自思付,觉得色令智昏这个词是有些道理的。

    江燃明明就说了两个字,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传到自己耳朵里怎么就那么勾人?

    “对了。”

    江燃掀了掀眼皮,漫不经心的开口。

    沈欢一顿,抬眼看他,安静的等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欢握在手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朝着屏幕瞥了一眼,是林语琪。

    江燃朝她昂了昂下巴,示意她先接电话。

    沈欢刚按下绿色的通话键,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了?”

    “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声。

    沈欢愣住。

    电话那头的男生笑了,然后开口:“挺出息的啊,一声不吭就转学了,电话也不接,你是什么意思啊沈欢?以前不是可粘着我吗?现在这么躲着我?”

    沈欢觉得自己有些头疼,她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眼江燃。

    沈欢知道,他一定听见了。

    果不其然,江燃笑着耸耸肩,一双眼轻轻垂下,脸上的神情看不出情绪。

    他单手食指勾住手中的可乐瓶,轻轻松松的拉开了易拉罐。江燃喝了口水,低笑一声:“我回避。”

    “……”

    沈欢知道江燃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她目送着江燃进了卧室,然后微微侧过身,将通话音量调低。

    电话里那头的人还在絮絮叨叨的:“我说沈欢,你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都说了你别和我舅舅走,你非不听,这么多年他管过你吗?你小学那会儿得病差点出事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沈欢语气宛若寒冰:“沈子骁,我是你表姐。”

    沈子骁一愣:“我知道啊。”

    沈欢的语气依旧听不出任何情绪:“我再怎么说也比你辈分大,所以我做什么事不需要你替我来做决定。”

    沈子骁那头沉默片刻,似乎是被她气笑了:“行吧,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摔东西的声响,然后陷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