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0

    早。”

    江燃的目光一晃,视线不经意扫过沈欢雪白的脖颈,以及那精致的锁骨。

    他握住门把的手一用力,将门重新关上。

    沈欢:“?”什么毛病?

    江燃到学校的时候,早自习的铃声已经响了。快走近教室门口的时候,便听到班主任老何在教室里头语气激动,声情并茂的做着演讲。

    “我们当年为了读书,即使再大的暴风雨都要来上学!那个时候山里学校的条件不好!我每天都要提前三个小时起床!爬过陡峭的山崖!才能按时赶到学校!提前三个小时!这是什么概念!”

    老何讲到激动处,恨不得手脚并用的在讲台上比划起来,“所以即使这么恶劣的环境,我也从未迟到!正是因为这样的精神!我才能过上如此幸福的生活!同学们!你们不能被惰性荼毒!要像我一样……”

    “报告。”

    江燃勾起食指,轻轻敲了敲教室的门。

    气氛有一刹那间的宁静。

    老何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江燃,语气显得无比悲痛:“看到没有,如果你有老师我当年一半的精神就好了。”

    “我觉得老师说的很对。”江燃点了点头,然后扭扭脖子,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眯着眼睛笑着问了句:“但是您不是土生土长的潼南市人来着?马路这么难走?”

    班里闹哄哄的笑成了一团,七嘴八舌的接着嘴。

    老何一时语塞,脸涨得通红,只能恨恨的拿起一根粉笔,砸在了江燃的肩膀上:“就你记性好!就你屁话多!”

    江燃投降似的举起双手,笑嘻嘻的弯了弯腰,道歉:“对不住了。”

    老何余怒未消,伸出手指朝着江燃点了几下,气得半天说不出话。片刻之后舒了口气,才道:“你,罚你去教务处搬一套书来,等会班上来个新同学,你就让她坐你后边那张空桌子。”

    新同学?

    江燃一愣,眉头稍稍一皱,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他直起身子,正准备开口说话时,听到后面响起一阵渐近的脚步声。

    老何探了探脑袋,笑了:“诶,正好,那小姑娘来了,你带她一起去教务处拿书吧。”

    江燃转过头,看着刚刚走到教室门口的那人。

    沈欢和老师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江燃,张了张嘴,用气声说了句:“好巧。”

    山不转水转呀。

    于是过了一会儿,走廊上出现了这样一副画面。

    潼南二中内向来没人敢指使的佛爷江燃搬着高高的一摞书,旁边跟着一高一矮两个空着手慢悠悠散步的人。一个老何,一个沈欢,一个在吹逼,一个在捧场。

    “现在的学校教育,总是忽略学生的锻炼。但是我们潼南二中就把这一点做得很好,什么体育课活动课,从来没有老师去抢占!所以你看我们学生的体质——”

    老何说着,伸出手用力拍了拍江燃的后背,无比自豪的挺起胸:“你看!好得很!”

    江燃被他拍的一个不稳,手上的书有几本掉落在了地上。他停下步子,偏过头沉默的看着老何,眼睛一眯,看的老何一个铁骨铮铮的班主任居然有点发虚。

    沈欢摇了摇下唇,险些笑出了声。她转过头咳了几声,然后道:“不然我帮他搬一点吧?”

    江燃一个“好”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老何打断:“不用!我们学校注意培养学生的责任感!”

    江燃:“?”什么玩意?

    “可是我也还是过意不去……”沈欢皱着眉毛,看着江燃手中的那一摞书,眼睛一转,开口道:“要不然我帮你拿一本吧?”

    江燃:“?”你说你拿多少?

    可是一旁的老何却是很感动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看,一个小姑娘都这么懂得体谅别人。”

    沈欢:“不是的,主要还是您刚刚说的那些责任感的发言让我十分触动。”

    老何无比欣慰:“孺子可教也。”

    沈欢:“还是您教的好……”

    江燃斜着眼,看着旁边这个被小姑娘哄得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恨不得当成和沈欢结忘年交的班主任。有些头疼的抬了抬眼皮,然后正好望进沈安带着笑意的双眼。

    沈欢眼底的笑意,一如初次见她卖弄乖巧得逞时的那般狡黠。

    江燃掀了掀眼皮,没有说话。

    “你们刚刚看到那个转学生的脸了吗?卧槽,绝了,尖货儿啊。”

    老何一走,班上的气氛就被瞬间点燃了起来,叽叽喳喳的闹成了一片。更 多 推 文 关 注 公 众 号:搜 索 君 君

    “我看见了,那大长腿——”坐在徐云飞前的小胖子啧啧了几声,拿手搁在自己身上直比划,“就这么长,到我腰这,还他妈贼白。特别是和燃哥站在一块,那画面简直像拍偶像剧一样。”

    坐他旁边的一个寸头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不是还坐咱燃哥后边?诶,你说这一出在那些娘不垃圾的小说里面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