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

    和一个小胖子玩着游戏,看见江燃来了,将游戏机往旁边人手上一塞,站起身笑呵呵的走上前:“今天怎么迟到了啊燃哥。”

    “还不是之前我妈交待的麻烦事。”

    江燃找了个空位置,开了瓶冰啤酒。

    “我想一下……”徐云飞坐到江燃旁边,思索了一下:“你之前不是说,你妈有个朋友的女儿要搬到你家楼上吗?我估摸着就是这几天,怎么,见到了?”

    江燃应了声。

    徐云飞笑着拍了一下江燃的肩:“诶我说,那小姐姐长的怎么样啊?之前谁打电话的时候还和自己妈顶嘴,说什么‘除非出人命的事要不然别麻烦我’的吗?”

    徐云飞还记得,几天前江燃的妈妈打电话过来。

    “我有个朋友,她女儿最近搬到潼南市正好住咱们家楼上。她家长这几天走不开,我们也都不在家,你照应一下哈。”

    江燃:“不好。”

    那头的女声笑着道:“江燃,你别总和你爸一样这么不通人气,换个态度再回答一遍。”

    江燃思索了一下,然后软了声音:“不好嘛。”

    徐云飞在一旁笑的天花乱坠,被江燃横了一眼后才收敛一点。

    他妈拿他没辙:“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小姑娘比你懂事多了,又不麻烦。”

    江燃:“想都别想,不是出人命的事情别来烦我。”

    徐云飞念叨起这件事情,还笑呵呵的自顾自的笑了一会。

    江燃看了他一眼,拿冰啤酒贴了一下他那张笑嘻嘻的脸,道:“对,被我说中了。”

    徐云飞:“那小姑娘怎么了?”

    江燃:“被只寄生虫盯上了。”

    江燃倒确实不是管闲事的性格,如果换了其他人,他最多也是提醒一句,倒不会浪费什么时间在上面。

    但是沈欢毕竟是自家妈提过要照顾一下的人,就算嘴上不给面子,但倒也不太至于坐视不理,

    徐云飞跟着江燃玩了这么久,大概也知道他口中那个词指的是什么,立刻跳了起来:“我靠,没报警啊?”

    江燃打了个哈欠,午日的时候更容易犯困,他懒洋洋道:“我没有报警的立场,而且我提点过她了,差不多就行,也不算没有照顾。”

    徐云飞调侃了句:“你这工藤新一当的一点正义感都没有。”

    江燃抬眼,伸出手抽出背后的抱枕,一把捂在徐云飞脸上。

    不过徐云飞话说的倒是没错,江燃不是个热心肠的人。就算江燃有很多理由能够推测楼上的人就是一个寄生虫,他也不愿意张罗着报警非要警察去立案调查给自己添麻烦。

    比如说,在电梯里的时候,江燃观察到男人的裤腿短了一截。上衣和裤子都是名牌,但鞋子却是极其廉价的牌子。按照道理说,如果是注意穿着品牌的男性,必定对鞋子的重视会更胜一筹的。

    按照监控看来,男人并不是一条裤子不合身,因为天气炎热出汗衣服需要每日更换。但他每天穿的裤子却都在裤腿处略短。

    并且一进电梯,能闻到一股很重的樟脑丸的味道。

    樟脑丸的作用是防潮防腐,气味如此浓重,证明衣服放在所处于有樟脑丸的环境一定很久。

    但潼南市进入夏天这么久,夏季的衣服经常换洗晾晒,理应不会有这么重的味道。况且男人出现在这里不久,如果是自己的衣服一定不会有这么重的樟脑丸气味的。

    但如果这并不是他的衣服,而是那对老夫妻已故的儿子的衣服,就可以解释了。因为两人好好珍存着儿子的遗物,所以会定期去儿子家中打扫卫生,放置樟脑丸。

    如果是远房亲戚,会随意翻动死者的东西,并且毫不心悸的穿在身上吗?

    再比如说,这栋楼进门之前都需要输密码才能打开单元楼的大门。根据监控录像的视频,男人每次回来的时间都选取下班回家的高峰期。

    而且每次在回来时的那一班次电梯里都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极大的可能,他并不知道进门的密码,而是掐点等待有人打开单元门时才紧跟进来。

    这些事情加上对那对老夫妻的了解,大概能有八分把握确定那个男人是非法入侵住宅。但这些推断解释起来太过复杂,或许不一定能说服所有人。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没必要做。

    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的人,往往都不会太过张扬,如果不过于打草惊蛇,倒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再加上这几天听到风声,那两位老人的病情转好,只要他们醒过来,这件事情就很好解决了……

    等一下。

    江燃蓦地想到了什么。

    他突然站起了身,徐云飞原本懒洋洋的半靠在江然身上和旁边人扯着皮,江燃的动作让他一下子硬生生的栽到了沙发上。

    徐云飞揉了揉脖子:“我靠,你报复我呢?”

    “我回去一趟。”江燃拍了拍徐云飞的胳膊,“你骑车来的对吧?”

    徐云飞瞥了一眼江燃,懒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