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正义的夥伴☆黑鲍苹苹!(03)

    作者:indainoyakou字数:5386

    正义的夥伴☆黑鲍苹苹!(3)

    话说上个周末败给美鲍莉莉,接连五天工作日早让我忙到忘得一乾二净,唯独米虫天使越想越不甘心,趁礼拜六找来大家,打算搞个史诗级复仇计划。於是乎──

    “啊嗨──火锅料我都买好啰!按照天使吩咐买了新鲜的鲍鱼,没切片那种!”

    呜啊好臭!一开门就好臭!满头大汗又穿着超透气运动紧身衣的腋臭妮妮加上各种海鲜食材交错纵横的气味,简直就是违反国际公约的化学武器!

    “黑奶头琪琪,带着补给品前来助阵!”

    别穿着开胸开到胸部都跑出来的衣服在人家家门口报那种名号!

    “啤酒六手就够了吧?”

    ok绷配兜裆布又是哪招!毛都从布的边缘浓浓地爆出来了啊……!

    “我宣佈第一届正义火锅大会开始!耶咿──!”

    这事态发展明显需要一记肘击来修正,看到天使兴高采烈的模样又於心不忍……二十年前明明就能毫不犹豫地巴过去的说!

    既然人跟吃的喝的都到齐了,我也不想做个扫兴鬼,就和大家一起准备那备料备到十人份去的火锅盛宴。呃,应该说臭臭锅盛宴。

    趁大家忙得一头热,我戳了戳安妮(←腋臭妮妮)的肩膀叫她进房,将我全部的除臭喷雾和芳香喷雾都拿出来。

    “哇,你怎么准备那么多!”

    “我自己也常用啊,就是放奥义的时候……”

    “对、

    对!谁叫我们必须维护正义,哈哈!”

    “哈……”

    ……说不出口!因为放奥义的时机不光是用来打击坏人啊!

    “语苹,谢谢你为我着想,不过这些东西派不上用场哦。”

    “为什么?”

    安妮微微皱起眉头,苦笑着指向我的下半身说:

    “你的私密处会因为保养品重回粉嫩吗?”

    “是不会……但我改变的是身体部位,你的是气味呀?”

    “不信的话,现场示范给你看!”

    安妮说着便拿起除臭、芳香各一罐,接着扬起她湿臭的右腋,两罐先后喷到底。

    "w'w^w点0^1'b"z点n`e"t

    “语苹,你过来。”

    “蛤?”

    “你过来就是了。”

    “喔……”

    离她有段距离的我都闻到芳香剂的味道了,应该没问题了吧?但我还是有点担忧地靠过去。不料安妮趁我走近时伸手压住我的后脑勺,硬把我的脸凑到她洒满雾水更显得湿透的腋窝!

    我确实有闻到浓浓的芳香气味,可是原本的腋臭味竟然还在!丝毫未减!不如说两种薰鼻的气味混杂在一块更可怕了……!

    “黑鲍苹苹!你干嘛躲在房间……呜哇!原、原来你有这种嗜好!”

    “别给我一边吃得津津有味一边误解!”

    “语苹,我倒是不介意你闻一整天哦!”

    “问题是我超介意啦!”

    “哎,我老公都不肯乖乖闻,你就好人做到底嘛?”

    “等等!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兴奋了……”

    “呜呼呼!”

    好不容易从安妮的腋臭中获释,肚子再饿都没食欲了……我往自己脸上好好地除个臭,就跟着不晓得在满足什么劲的天使和笑吟吟的安妮回到饭桌上。

    丝琪(←黑奶头琪琪)和孟玲(←刚毛玲玲)已经在那边拼酒,火锅都还没开始滚,天使碗里却装满了料……这傢伙竟然饿到吃半生不熟的东西!别让她们以为我在虐待你这个米虫啊!

    而且我说这个位置也太过分了,左边是天使,右边是臭气源,对面一对黑奶头、一对杂乱的腋毛……不想让我吃火锅就说嘛……

    “语苹家的天使吃东西好可爱,我好羨慕你喔!”

    “交换啊!”

    “啊哈哈!你真幽默!”

    不,我是认真的。

    “哎,我家的天使最近在准备特考,都不太搭理我……”

    安妮一脸真的很欲求不满的样子说这句话,我忽然觉得她老公好可怜喔……

    丝琪她们没看出端倪,兴沖沖地接着天使的话题说:

    “我家的倒是很安稳地待在营建署,安稳过头到现在晚上还跑出去打工喔。”

    “嘿──是工作狂啊。我家的接手诊所也快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我跟黑鲍苹苹也过得很快乐唷!”

    “给我有点自觉啊你!”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的天使都那么勤奋,只有我旁边这只成天吃喝拉撒睡!

    “别对天使这么凶嘛,等到你结婚或者天使开始忙碌,就会觉得寂寞啰!”

    别拿结婚刺激我!我家的天使更不可能忙碌!

    “没错,趁还可以和天使恩恩爱爱的时候尽情恩恩爱爱,不然你会后悔的。”

    那傢伙根本只会吃啦!没看到她那张嘴已经塞满丸子了吗!

    “唉,真羨慕语苹!”

    “羨慕死你们小俩口了!”

    “真的!真的!”

    ……干,都欺负我。

    她们在那边吃得有意有思,我却得一边忍受来自右方的空污,一边看顾吃得太快呛到乱七八糟的天使。要是天使梗到或呛到而我没出手相救,还会遭受来自三个正义夥伴的谴责目光……

    我替吃个饭就退化成三岁幼儿的天使擦拭脸颊上的汤汁、沙茶酱和鱼板,话题跟着从婚姻、工作转移到正义活动上。安妮和丝琪为了比较谁的奥义更厉害而发生争执,话锋转来转去忽然就转到我这里。

    “语苹!你说!我的『腋臭毛』和孟玲的『臭刚毛』谁才是多余的!”

    “别在我碗里有金针菇的时候问这个好不好……”

    “丝琪就坚持我的很多余啊!孟玲都没说话了,她还一直该该叫!”

    “梁安妮小姐,我说的是事实好吗?孟玲的刚毛再加上体臭是最强的!你只有腋窝会发出味道,人家孟玲可是腋窝、私处和肛门都很臭喔!”

    就算你们关系再好,当着孟玲面前说这种话真的没问题吗……我不禁对丝琪旁边投以紧张的目光。

    “嘶噜噜噜──”

    你倒是别心平气和地在那边吸乌龙麵,表示些什么啊!

    “所以说臭度不一样!孟玲的传播速度比我快没错,可是我的臭度比她还要高很多呀!”

    “我不管啦!闻起来都差不多臭,当然是越多臭点越强!”

    “你真是讲不听耶!语苹,你来说句公道话!”

    “语苹!我说的才正确吧?孟玲绝对是最厉害的!”

    别问我!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谁比较臭!孟玲你也别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盯着我瞧啊……!

    “哼哼!你们都错了!黑鲍苹苹的『臭黑鲍』才是最臭的喔!”

    “闭嘴吃你的百页豆腐啦!”

    呜啊啊真是够了!那个什么臭黑鲍奥义够了啦!因为无论如何都会变阴道炎啊!有时候还会跟尿道炎结伴爆发!

    “──所以,语苹,你也认为你比较厉害,是吧?”

    孟玲眼神锐利起来了!但我什么都没说好吗!

    尽管我拼命指着旁边的天使,双颊各挂一枚红晕的孟玲摆明就是针对我的样子。只见她放下碗筷,起身,缓缓撕掉胸前的ok绷……

    是深黑奶头!完全不输给丝琪的黑奶头!

    “你认为……你比我还厉害,是吧?”

    罪魁祸首明明就是在那边拼命扫锅的天使啊!到底干我屁事!

    显然我的无辜小兔兔表情挽救不了当前事态,孟玲飒爽地扯掉兜裆布,接着动作轻盈地跳到桌子上!

    眼熟到让人宛如照镜子般的景象出现啦!是深藏於超浓密阴毛内的黑鲍!穴口附近的乌毛还整团湿透!

    除了自身拥有的刚毛,还包含黑鲍与黑奶头之力在内、使用奥义武装则连腋臭之力都能掌握,这就是正义夥伴中的绝对强者──“最高战力”刚毛玲玲!

    很有自知之明的我赶紧低下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示弱再说:

    “小女子从来不曾……”

    “没错!黑鲍苹苹更厉害唷!”

    你这傢伙不是只顾着吃东西吗……!

    “哎,你没变身一点味道都没有,论臭度当然是不及我和语苹吧?”

    你也别扯到我啦……!

    脸颊红通通的孟玲发出可怕的冷笑了,边笑边伸展双手,然后掌心交叠於脑后,胸口微微挺起。虽然现在才发觉也太慢不过原来她已经醉了吗!

    “高氵朝☆臭刚毛变身!呵嗯嗯嗯……!”

    突然就在饭桌上变身是怎样!再说她竟然可以强忍变身时的高氵朝,这就太夸张啰!

    犹似王者降临的激烈体臭迅速席卷整个餐桌,首当其冲的天使面色瞬间发青!

    “噁呕呕呕……”

    “别吐在桌子上!髒死了!”

    “不……不行惹……!黑鲍苹苹……剩下的,拜託你惹……咕噗!噗呕噁噁噁!”

    这傢伙塞得最多,要是给她全吐出来桌子就报销了!实在是不得已,只好先扶着她到浴室再说。不料我刚触及天使,一团小小的白色物体就从眼前迅速掠过!

    啪嚓!从我和天使中间飞梭而过、打在墙壁上的,是一滩白浊色液体!

    “不要扶她!”

    坐於对面的丝琪以奶头对准我们这边,其中一颗奶头正滴出奶水!

    “我的乳汁初速可达每秒五百公尺,你们若坚持离开,休怪我不客气!”

    被黑奶头挟持的我默默坐回自己的位置。

    金光闪闪的呕吐物继续蔓延,强烈的视觉感加上业已浓郁到无法忽视的体臭,连我都觉得喉咙酸酸的了……

    这时候安妮无视丝琪的黑奶头威胁,继孟玲之后也踏上了桌面!啪滋!踩到天使呕吐物仍然不形於色的安妮,在众目睽睽之下扬腋大喊:

    “高氵朝☆腋臭毛变身!啊嘿欸……!”

    安妮的变身就合理多了,双眼愉快地上吊、舌头舒服地伸展、浑身酥麻地阵阵痉挛……但我一点都不想看到她们变身啊啊啊……

    只见安妮原本就超臭的腋窝冒出了浓密的腋毛,被汗水沾得湿淋淋的腋毛促使整个臭味升华到另一个境界,那个境界让我毫无悬念地跟着污染桌面。

    “噁呕……!”

    “噗噁……!”

    我居然沦落到跟天使来个二重奏……呜噁噁!

    正当我吐到脸都红起来的时候,一对黑奶头忽然出现在面前。不知何时跑过来的丝琪用她湿润的乳头近距离指着我说:

    “语苹,换你上去了!”

    “啊……?”

    “你们不是说你比孟玲厉害吗?现在就上去证明给大家看,快!”

    “等等,那是天使……呜齁!”

    黑奶头倏地逼近!白白净净的乳肉柔软地压满我整张脸的同时,那颗温温湿湿的黑奶头精准地插进了我的鼻孔……!

    “你不去的话,我就──”

    当了二十五年的正义夥伴,却因为灌母乳灌到送医或者脑袋被母乳射穿而死就太丢脸了啊……!无论如何都必须避免这种下场!

    “我……我去就是了……”

    “很好。”

    br />

    黑奶头警报解除,我赶紧脱了衣服爬上餐桌,踩在滑滑的呕吐物上摆出螃蟹脚;也不管是否会被取笑,左手拨开小阴唇、右臂贴耳抬高便喊道:

    “高氵朝☆臭黑鲍变身!噫欸欸欸──!”

    呜呜……在天使面前露出丑态就算了,给安妮和孟玲就近看见我的高氵朝表情,有够丢脸的啦……

    等我从高氵朝余韵中回过神来,孟玲跟安妮各自把手搭到我肩上

    ,要我也和她们一起搭肩,我们就像在球场上商讨战术的球员那般搭着彼此的肩、头对头紧密地靠在一块。孟玲首先说道:

    “奥义齐全,再来要怎么比?轮流闻彼此直到有一方认输?”

    “这个有点……”

    “当然没问题呀!语苹也ok吧?”

    “我不……”

    “那就来比吧!依照上桌顺序,你们先来闻我,一次一分钟!”

    “等……”

    “ok!语苹,一起加油哦!”

    “呃……嗯……加、加油……”

    虽然讨论过程有很大的瑕疵,但我连申诉机会都没有,孟玲就已经摆好了姿势,安妮也体贴地让我先选部位……没办法了,就选自己比较有经验的私处吧。

    於是我们一人蹲在孟玲私处前,一人弯着腰把鼻子凑到孟玲腋窝上。孟玲一手夹紧了安妮的头,一手把我脸压到她毛茸茸又湿答答的黑鲍上,开始了堪比地狱的一分钟。

    为什么……为什么开会开到变火锅派对,吃火锅又吃到变成闻孟玲的小穴…

    …再说孟玲也没臭到我想哭,她的味道就和我的差不多,不上不下的反而更尴尬了啊……!

    “三十秒──”

    你看!居然不是“啊啊怎么才过五秒钟”或者“太好了只剩五秒钟呢”而是不上不下的三十秒!

    “好,时间到。”

    没什么挑战性、却压根也不想再经历一遍的挑战结束,毫发未伤的安妮立刻扬腋催我们靠过去。跟着孟玲分别把鼻子凑到安妮左右腋窝的我,突然想起稍早在房里的意外插曲,忍不住偷瞄安妮的表情──

    “呼呵呵呵……!”

    ──这女人简直超兴奋的!好可怕啊!

    “那么要开始计时啰……!呼呼呼……!”

    别那样笑啊!好像隐约猜得到你在想什么啊!

    话说回来,刚刚的姿势就够猥亵了,现在又是两人弯身闻一人的腋窝,从安妮正面看过来一定更下流啊……!

    “五十五秒──”

    啊啊怎么才过五秒钟!

    说来安妮这个变态腋臭女明明嫁了个好老公,只因为不肯闻她腋下就欲求不满,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一想到她可怜的老公,就觉得牺牲自己当安妮的配菜也无所谓了……

    “嗯!时间到!”

    “呼呵……!”

    脸庞从湿湿热热的腋窝释放出来,登时被空气吹得凉飕飕。是我习惯了安妮的腋臭吗?已经不会噁心到想吐了。

    再来是我的回合!

    脸色有点欠佳的强者和色气满盈的变态主动蹲下,我往前一跨,在火锅正上方推开小阴唇,她们便脸贴着脸凑了上来。

    喔喔……一次两个正义夥

    伴等着闻我的私处,莫名其妙超有成就感的啦!

    “开始!”

    话声方落,两人竟然嘶嘶地嗅了起来!现在是怎样,因为难度太低所以才猛吸吗……

    不妙。

    不妙了!

    尽管很不想承认──被人猛闻意外地很有感觉!过去总是依赖变身来满足自己,给她们一闻才发现,原来我的私处弱到连这种程度的刺激都忍不住……!

    “三……三十秒!”

    呜呜……不用特地检查也知道里面浸水惹……

    这两个女人还在那边嘶嘶、嘶嘶个不停,就算是比赛好了,有必要这样一直刺激我吗……

    “最后十秒……!”

    兴奋了,不管了,我不管了啦!我的小穴会湿掉,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啦!

    “五、嗯!四、三、欸嗯!二、一……时间到!”

    安妮撑到时间结束旋即停下吸嗅动作、一脸满足地晕倒,尚且维持蹲姿的孟玲也翻白眼昏过去了;一旁的丝琪则是加入天使的呕吐行列,她的黑奶头也跟着滴了一地的奶,两人皆倒在桌上一颤一颤地抽搐着……也就是说我赢了!

    环顾满目疮痍的餐厅和倒下的众人,我深刻地了解到有些事情并不能只看结果,过程才是最重要的部分。没错,今天最大的收穫,就是大家以身作则带给我的警惕──这辈子别再让这些傢伙踏进我家一步啦干!

    待续